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品故事 > 鬼故事 >

小鬼怕恶人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4-01-07 20:43 点击:
300x246

相传,在很远的地方有个城,它叫娜都城,是阴曹地府

五大阎君、六曹文武、四大判官、十大阴帅、牛头马面、白无常、黑无常,鬼头鬼脑,鬼兵鬼将,个个青面撩牙,巨齿红发,一座座鬼舍挨着鬼舍,他们都云集在这哪都城中。在城东城西,有两大阴森可怖的地狱遥相呼应。凡在阳世三间行好为善的,进了鬼门关,在奈河桥上稍等片刻,便会有一小鬼儿来领着去走金桥银桥;在阳世三间作恶为孽的,分罪恶轻重,有一小鬼用铁链牵着送进地狱。这地狱中受什么刑法的都有,在阳世三间舌头扯簸箕的割舌头;专瞅别人的短处的挖眼睛;做买卖发小分量的用秤钩子挂;黑了心肝做坏事的上磨碾,几个小鬼抱着磨棍推,几只黑正在舔磨台上的血肉;不正经的女人,被几个男人锯开分;不正经的男人有砍腿剁手的,还有割生殖器的……东西两狱都是十八层,层层都是受罪的,呼爹的,喊娘的,真是狼嚎鬼叫。

一天,卖肉的张七赶集路经此地,因贪揽买卖回家晚了。他把肉挑子往路旁一撂,走到十字路口的一棵大柳树下,把裤子一
脱就想蹲下来解大演。可是刚蹲下,旋捶子上“啪”地挨了一巴掌。同时还有人愤愤地骂:“真他娘的不长眼,怎么往俺的货摊上属屎呀?”张七脸捶子上被抽了一巴掌,本来火烧火燎的疼痛难忍,正四下寻人发作,可是却看不见人,不觉有些纳闷。无缘无故挨了一巴掌,还又被骂了个狗血喷头,张七哪受得了这窝囊气,便开口回敬道:“扯他娘的躁,在哪了你的货摊?你为啥平白无故地打我。”张七一赶三不卖的,从肉挑上抽出一把尖刀,四下寻人,就要跟他来个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这时,就听有人说:“这小子不老实,把他弄到阴曹地府去吧!”

张七一听这话,再四下一看都黑咕隆咚,知道坏了,这是碰上鬼了,撒脚就跑。可是刚跑了几步,那小鬼用阴阳扇一扇,张
七像堵墙一样“吭嘈”一下子就倒了。紧接着一个小鬼儿就给张七套上了铁锁链子,另一个小鬼儿使个白色的勾魂棒,往他脖子上一搭,拽着就走。

这时张七什么都看见了,这里原来是个鬼市,灯笼火把,卖什么东西的都有,吹吃喝喝跟阳世三间的那些事儿差不多。

张七跟小鬼儿刚走了几步,一回头,看见了自己的皮布袋正四脚拉叉地躺在大柳树下,知道自己己进了阴间。他想:死了对
自己来说,倒也无所谓,因为自己无父无母,无妻子儿女,阳世三间倒也无牵无挂,也免得再受人间争名夺利之苦了,可是刚走出不远,他又后悔了;我犯了什么罪了?就因为在树底下局屎,就要了我的小命儿吗?不行!张七一挺不走了,又哭又闹,手里的尖刀还直玩花样。他左冲右刺,还直一股劲儿地使劲剁那勾魂棍儿。那勾魂棍儿是鬼宝贝,光怕剁坏了。两小鬼儿给他说好的枷弄他:“莫剁莫剁,送你到望乡台上坐坐。”

一进地宫,张七见各处都是阴森森,一个个虽衣着不同。可都是眼像铜铃,头像巴斗,巨齿撩牙,青面红发。张七一看这回
是真的完了,便暴跳如雷,左砍右杀,把个地宫一下搅得个乱七八糟。判官忙问两个小鬼儿从哪里抓来的差?两个小鬼儿便如实说了。判官一看生死簿上,张七还有十五年的寿享呢,就要拿两小鬼儿问罪。两小鬼儿忙分辩说:“他一生杀了好几千猪的性命,难道还不该治罪?”判官一听有理,正要落笔给张七减寿注死。张七一下急了,一个箭步窜到了判官案前,举刀便刺。判官躲闪过后,忙喝令小鬼儿把张七拉下去;张七被拉下去以后,依然咆哮如雷,大骂不止。地宫门前、窗外早已围满看热闹的小鬼儿。判官一看,这样不行,东西两狱,鬼故事www.aidwz.com 冤死鬼何止千万,让这个恶人一折腾,如果都起来造反怎么办?于是一挥手,喝令两小鬼儿快把这个恶人赶出地宫。

张七出了地宫后,铁锁链不翼而飞,两个尾随的小鬼儿也早已无影无踪。他顿时觉得浑身轻了许多,便云里雾里地往回走。
张七走着走着,不觉来到了奈河桥上。

在桥头上,有个披头散发的女鬼,红袄绿裤,正坐在桥头上卖大碗茶。小媳妇又洒脱又漂亮,里打外开,对待来往过客,又
热情又大方。张七直拐愣地看着小媳妇,心里羡慕得了不得。心里话: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小媳妇该是多么好,我宰猪,她卖肉,那小日子该多好。等一些喝水的野鬼走了以后,张七凑上来,小媳妇似乎看出了张七的心思,把脸一抹,小粉脸立时变得灰气皂光,两个大黑眼珠子“当哪”在鼻子上,舌头聋拉在胸脯上足有二尺长。可是张七半点也没有害怕,从后腰带上拔出尖刀来,就要割她的舌头,说:“这么长多难看啊。”那女鬼一看没有吓唬张七,忙又变了方式。她两手一举,就把脑袋摘下来了。一个无头人,两手托着一个血糊糊的女鬼头就往前走。可是张七依然没有被吓唬住,他说:“猪头比这个还难看,我不光割过多少了,还吃了不知多少呢,甭给我弄这个!”说着,张七借着女鬼托着头走开的时候,一腰拾起了那女鬼的茶挑子,挑着就忽闪着往鬼门关走。

那女鬼是个有夫之妇,本打算使两招儿,把这个野鬼吓跑了就算了,谁知道竟遇上了一个恶人,啥也不怕,而且还胆敢挑走了她的茶挑子。可是谁知,这反倒使她产生了好感,因为在阳世三间的时候,她就是因为有张小粉脸儿,常常被人欺,自己的丈夫愚能不才,半点也给她遮不了风雨,就是由于一次被人欺,她有苦难言,悬梁自尽的。来到阴曹地府,看监狱的大头鬼见她长得好,就使了两钱把她买了出来。这时她想,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兴许跟了他还不受气呢!

卖茶的女鬼跟着张七乖乖地走了。

大头鬼听见信以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可是他找谁谁也不敢管,没有一个鬼敢帮他的忙,都说:“这个恶人这么厉害,判官都怕他,咱能怎么着!”

卖茶的女鬼她丈夫,和一群小鬼儿站在奈河桥上,眼巴巴地看着恶人张七拐着鬼妻走了。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gushi/3437.html
50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