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品故事 > 历史故事 >

海都争位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4-02-20 20:43 点击:
300x246

乃颜之乱尚未平定,又发生了宗王海都的叛乱,使忽必烈顾此失彼,非常狼狈。那海都是窝阔台之孙,合失大王之子,世居
北方边睡。成吉思汗生前曾与诸王约定,大汗之位由窝阔台系世袭,诸位宗王也有过只要窝阔台系还有一人,决不拥立他人为帝的保证,不料窝阔台之子贵由只当了三年大汗,汗位便转到了拖雷系,由拖雷之子蒙哥继位,海都被迁于海押立(哈萨克共和国塔尔迪·库尔干尔)。海都心中不服,早想起兵叛乱。忽必烈与阿里不哥争汗位时,海都支持阿里不哥,阿里不哥失败后,忽必烈多次告谕他入朝,他以马瘦为由,拒不前来,不久便发动了叛乱。

当海都将要举事的消息传到忽必烈那里时,忽必烈对群臣说:“海都是联的宗室,应当怀之以德,可选一个谨慎稳妥的人前往。”群臣一致推举平阳(今山西临汾)达鲁花赤(蒙元时期各地军队和官衙的最大监治长官,一律由蒙古人担任)铁连可担此重任,忽必烈马上召见了他。铁连有问必答,忽必烈非常满意,交待铁连说:“此事非你前往不可,你可先到宗王蒙哥铁木王处,商讨一下对策。”然后派了两人作副使。铁连奉命后,打算先到海都处探其虚实,然后再和诸一王商讨对策。副使恐被海都杀害,不愿前往,铁连厉声说:“我亲领天子密旨,不听令者格杀勿论。”副使惧而从之。到了海都那里,海都天天召集宗王宴饮,想找机会杀害铁连。铁连看出了他的用意,故意对副使说:“多吃饭,少说话,免得被人抓住口实定罪。”海都愕然说:“你说话真是直爽,我不怪你。”酒宴过半,铁连请求赏赐几件衣服,海都很欣赏他的雄辩,打算把自己的皮裘赏他,被后妃制止,只给了两件皮衣。海都告诫他的部下说:“当使臣的像铁连那样就不错了。”铁连从海都处来到了蒙哥铁木王那里,叙述了海都的情况,蒙哥铁木王说:“祖宗有成训,凡是反叛的,人人得而诛之,如通好不从,朝廷发兵进剿,我即举兵响应。”铁连回到朝廷,上奏说:“海都兵多而精,不宜速战,来则坚垒以待,去则勿追,就没什么麻烦了。”忽必烈很高兴,命铁连穿上海都赐的衣服,饰以黄金,在朝会时穿。又下诏封皇子那木罕为北平王,率兵镇守北方,以防患于未然。

不久,海都果然叛乱,忽必烈一面检阅军队,准备打仗,一面又派户部尚书昔班前往晓谕,让他罢兵来朝。昔班给海都讲明
利害,海都表示俯首听命。不料昔班还未离开,垂.相安童的部队已和海都部下火和大王交手,夺得了对方的轴重,海都惊慌地逃走了。临走前对昔班说:“我本不难杀你。但念我父曾跟你读过书,这次就放过你。回去把安童进攻我的事上奏天子,这次打仗可不是我的过错。”次年,忽必烈又派人晓谕海都说:“你如不服从我,能敌诸王之兵吗?”海都辞以不敢,但又偷偷调动军队,朝廷派拔都也孙脱迎击,不幸失利战死。

海都善于组织军队,士兵剿悍异常,多次打败中央的部队,忽必烈命皇孙甘麻刺与大将土土哈等出讨,抵抗爱山(令属蒙古),
在薛灵哥河(蒙古色楞格河)被海都打败。幸亏土土哈设伏以待,海都方才退走,但哈喇和林己经失陷。忽必烈忙从上都赶到漠北,亲自征讨海都,但海都已闻风远遁,忽必烈命老将伯颜出镇和林。

伯颜镇守和林数年,海都多次来攻,均被打退。有人诬告伯颜出居北方,与海都通好,因而无尺寸之功。忽必烈疑信参半,令御史大夫(御史台长官,掌弹劝、纠察)玉昔帖木儿取代他,伯颜退居大同(今属山西),另行安排。玉昔帖木儿将要到达时,海都又来进攻,伯颜派人告诉玉昔帖木儿:“请你暂停前进,等我剪灭狂寇,你再前来。”伯颜与海都交兵七天,且战且退,部下诸将认为他怯儒,忿忿地说:“将军如果惧战,为什么不把兵权交给御史大夫?”伯颜笑笑说:“海都孤军深入,半路邀击,他必然逃跑,诱敌深入,一战可擒。你们必欲速战,如果海都逃跑,谁负此责?”诸将说:“我们负责。”伯颜于是纵军出击,海都果然兵败逃走。他把玉昔帖木儿召至军中,授给他领兵的符印。皇孙铁木耳当时受命抚军北边,置酒给伯颜饯行,席间说:“你马上就要离去,可有什么话要说?”伯颜举着酒杯说:“对酒和女色要谨慎,军中纪律要严,恩德不可废。”铁木耳点头同意。

至元三十一年(1294年)正月,忽必烈以八十岁高龄撒手尘寰,平叛重任落在汗位继承人、他的孙子成宗铁木耳肩上。大德元年(1297年)抗海都的名将土土哈辞世,由其子床兀儿袭职。床兀儿多次出击海都,双方互有胜负。海都帮凶笃哇偷袭附马阔里吉思防区,阔里吉思一面迎战,一面通知相邻的三个戍守将领带兵会剿。谁知那三人酒醉不能带兵,阔里吉思兵少被擒,不屈而死。成宗下令逮捕玩忽职守的三名戍将,这时,追随叛军的诸王药不忽儿、兀鲁思不花与大将朵儿朵哈向中央政府投降。成宗怕其中有诈,派人监视,兀鲁思不花怒而纵兵抄掠,成宗将他拘捕,药不忽儿老实,未轻举妄动。朵儿朵哈两次叛逃,成宗想杀他,他愿将功折罪,药不忽儿请求同行,得到成宗批准。二人在哈喇火州(新疆吐鲁番)设伏攻击海都之党笃哇,大获全胜。成宗原以宁远王阔阔出镇守北方,因指挥无方,改由皇侄海山取代,大德五年(1301年)双方激战于哈喇和林附近。征鼓震天,族旗蔽日,海山部将见笃哇纵横驰骋,一箭射中他的膝盖,笃哇号哭逃去,海都势单力孤,只得鸣金收军。他苦心孤诣,十年生聚,实指望大获全胜,谁知大败输亏,饱郁成疾而死。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gushi/3960.html
500*200
  
    相关热门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