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品故事 > 历史故事 >

朱元璋起兵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4-02-23 13:40 点击:
300x246

朱元璋原名重八,又名兴宗,壕州(今安徽凤阳东)钟离太平乡孤庄村人。父亲朱五四租田耕种兼卖豆腐。朱元璋小时替地主放牛,生活十分艰苦。至正四年(1344年)春,淮河两岸瘟疫流行,朱元璋父母及兄长相继去世,十七岁的朱元璋衣食无着,飘零四方,不得不入皇觉寺为僧。不久,被方丈打发出门去化缘。过了几年游方僧生活后,又回到皇觉寺。至正十二年(1352年)二月,郭子兴、孙德崖等在壕州起义。朱元璋也参加了这支起义军。

这年九月,元朝派右垂相脱脱进攻起义军,破芝麻李于徐州,芝麻李遁逃,他的党羽赵均用、彭早住奔壕州,一与郭子兴合势。脱脱派大将贾鲁团团包围了壕州。彭早住、赵均用素来彪悍跋扈,郭子兴反受其欺凌。一日,彭、赵二人竟绑了郭子兴下于狱中,朱元璋大为恼怒,准备出兵营救,彭、赵二人只得释放郭子兴。次年春天,贾鲁病死,元军散去,壕州之围始解。朱元璋出城招兵数百人献给郭子兴,郭子兴授他为镇抚。这年冬天,彭、赵据壕城称王,他们的部下欺负郭子兴的士兵,朱元璋无法调停,便率徐达等24人出走,南略定远(今属安徽)。定远有一伙民兵,号“驴牌寨”,没有归属,又无粮草,听说朱元璋将至,打算板依。朱元璋遣人招降,驴牌寨帅派两人出迎,问:“来此何干?”朱元璋使人回答说:“来与主帅议事。”寨主请去掉随从,朱元璋下马渡水,入寨与其帅相见,好言抚慰,解佩囊为赠。寨帅也献上牛脯,双方订立密约。朱元璋出营,恐寨帅犹豫不决,留人侦察其动静。过了三天,留下的人回报说,事有变化,他们打算另谋出路。朱元璋当机立断,以计取之,得壮士三千余人。有个叫秦把头的,聚众八百余人,结寨于定远豁鼻山。朱元璋晓以大义,秦把头迅即
投降。定远人缪大亨有众二万,屯驻横涧山,他曾为元兵当先锋攻壕州。朱元璋命偏将花云率众夜袭,缪大亨举众来降。一时还有冯国用、丁德兴等皆来归降。朱元璋一举攻克定远,军威大震。

有了定远作根据地,朱元璋又率众往取滁州(今属安徽),以花云为先锋,单骑前行。途中遇元兵数千人,如果退却,恐敌兵
追赶,花云提剑跃马,保护着朱元璋直冲敌阵。元兵个个为其气势所吓倒,瞳目相视,不敢抵御。朱元璋顺利抵达滁州城下,一鼓作气,攻克了滁州。他的侄子文正、外甥李文忠都来投奔他。当时郭子兴在壕州,受彭早住、赵均用的籍制,挟持他到了泅州。朱元璋忙用金钱贿路彭、赵,郭子兴才被释放,他无处可归,便来到滁州。朱元璋尊他为滁阳王,一切行动都察命而行。

元军攻打江苏的起义军张士诚,又分兵包围六合(今属江苏),六合的义军派人到滁州求救,郭子兴因与六合的义军领袖有怨,不肯发兵相救。朱元璋说:“滁州与六合唇齿相依,六合无救必破,六合破则滁州不保,岂能用小怨而坏大事?”郭子兴这才恍然大悟,决定派兵前往。当时元兵势大,号称百万,诸将都不想去,推辞说祈祷不吉利,郭子兴只得派朱元璋前往,让他祈祷一下,看是否吉利。朱元璋说:“事情能否成功,要看自己的本领,祈祷干什么?”便领兵去了。六合的义军领袖名叫赵德胜,与元兵作战,被射伤左股,元兵包围了六合。朱元璋与耿再成进据瓦梁垒,为六合声援。元兵来攻,几乎将堡垒攻破。适逢天晚,元兵解围而去,朱元璋补修堡垒,次日又战。如此战了几天,元军始终不能得手。不久,元军大部队开到,准备进攻滁州。朱元璋打算还军救滁州,又恐元兵乘胜追袭,便先发制人,主动进攻元军,元军不知虚实,相视愕然,引兵退去,朱元璋从容不迫地回到了滁州。其后,元军大举进攻滁州,朱元璋设伏在一个深涧旁,令耿再成假装失败,引诱元兵渡涧。元兵正渡之间,朱元璋伏兵齐起,城中也鼓噪夹击,元兵大败,滁州得以保全。

朱元璋屡打胜仗,威望日增,郭子兴的两个儿子非常忌妒,便想置他于死地。一天,弟兄二人约朱元璋赴宴,暗中在酒里下了毒。朱元璋得知这一消息,也不说破,郭氏弟兄来邀他入席时,他便骑马跟去。郭氏弟兄见他中计,心里好不高兴。谁知行至半途,朱元璋仰面观天,口中自言自语,听不清说些什么。说毕,便大骂郭氏弟兄说:“我有什么对不起你们的地方,为何要加害于我?”郭氏弟兄问他此话何意,他说:“适才天空中有神人告诉我,叫我不要赴你们的宴席,因为你们想用毒酒谋害我。”二人大惊,汗流侠背,下马拱立一旁说:“我们弟兄诚心请你赴宴,安有相害之理?”从此以后,他们二人再也不敢萌生异志了。

郭子兴才能不济,又不能容纳人言,朱元璋献计,往往不用。为此,朱元璋心中郁郁不乐,想另谋出路。此时,滁州城中粮尽,众将皆不安心。郭子兴束手无策,召朱元璋问计。朱元璋说:“困守孤城,的确不是好办法,如果另谋出路,只有和阳(今安徽和县)可图。和阳城小而坚,可以计取,难以力胜。”郭子兴间:“你有何计?”朱元璋说:“选勇士三千人,都穿青色衣服,一律左裕(前襟向左的一种少数民族服装),装扮成元兵,再用4只骆驼载着赏物,扬言是庐州元兵派人往和阳搞赏将士,和阳兵见了,必开门迎接。再派一万人身穿绛衣(深红色衣服)尾随其后,两军相隔十余里,等青衣兵入城,举火为号,绛衣兵即鼓噪前进,这样,可以稳取和阳。”子兴觉得有理,即命张天裕、汤和领青衣兵,赵继祖为使者先行,耿再成率绛衣兵继之。分拨已定,各自出兵。不巧张天佑一支因走了岔道,在路上吃饭耽搁了时间,没有按约定时间前来,超过了日期,也没有举火。耿再成见张天佑没有动静,以为他已入城,遂率众直抵和阳城下。元兵守将也先帖木儿闭城作战,又用飞桥缝兵出城来攻,耿再成身中流矢,率众退走,元兵追赶30余里,因天暮收兵。这时适逢天拓兵至,击败元兵,一直追到和州小西门,汤和夺桥而登,将士一鼓作气,攻克了和阳,也先帖木儿乘着夜色遁逃而去。

耿再成不知张天祷已入和阳,带着残兵回到滁州,向郭子兴报告说,张天祷已经落入元兵之手。郭子兴大吃一惊,埋怨朱元
璋胡乱出谋划策。正说之间,又报元兵已至滁州,遣人招降,郭子兴越发恐慌,向朱元漳间计。当时滁州之兵皆已远出,城中守备薄弱,朱元璋下令将阖城之兵都集中到南门,填塞街市,显得人多势众。然后呼叫元兵使者入城,让他跪见郭子兴。郭子兴自知是演空城计,心里忐忑不安,说话前言不搭后语,亏得朱元璋多方弥补,才没有露出破绽。众将欲杀使者,朱元璋不同意,说:“兵出城虚,若杀使者,他们会说我们怯濡,故意杀人灭口,必然以大兵压境。不如用大话吓唬使者,纵之使去,他们便害怕,不敢前来攻打了。”郭子兴采纳了他的意见。第二天,元兵果然撤走了。郭子兴不知张天佑已得到和阳,命朱元璋率两千人往收败卒,并伺机进攻和阳。耿再成的败兵听说朱元璋来,都来投奔,约有干余人,加上朱元璋带来的兵,共三千余人。朱元璋率徐达、善长等一直开拔到和阳城下,才知元兵已逃,张天佑已在城中,便策马进城,抚慰将士。郭子兴得知占了和阳,甚为高兴,命朱元璋总领和阳之兵。

朱元璋入城后,始知诸将多有杀人越货之事,还抢夺了很多民女,便召诸将士晓谕说:“军无纪律,怎安百姓?凡军中所抢女子,一律放其回家。”百姓大为高兴。朱元璋既总军权,位在诸将之上,诸将多是滁阳王郭子兴的旧部,对朱元璋不服,只有汤和、李善长二人奉事惟谨。元璋与张天佑分工修筑工事,限期完成。刚修完工事,元兵十万便来攻城,朱元璋协调众将,将元兵击退。当时城外还有很多元军据点,朱元璋率众出城,一一将其荡平。元军乘着朱元璋出城之机,又来攻城,被李善长击退,杀获甚多,元兵看看捞不着便宜,便渡江而去。

壕州义军孙德崖所部缺粮,率军来到和州,请求入城寄居数月。郭子兴与孙德崖过去有仇怨,听说后甚为恼火,率兵从滁州
来到和阳,准备攻打德崖。孙德崖得知郭子兴要来,就打算转往别处,众军先行,德崖断后。朱元璋先送德崖军出城,行走20里,忽听人报告说,孙德崖被郭子兴捉拿去了,他想回去和解,不料被德崖部下扣留作为人质。德崖之弟横刀欲杀元璋,被一姓张的将领劝住得免。郭子兴听说朱元璋被扣,慌了手脚,派徐达等数人去换朱元璋。姓张的将领从中斡旋,朱元璋、徐达等安然回营,郭子兴也放了孙德崖·。郭子兴经此一番惊吓,得了重病,三个月之后便撒手而去。遗下的军队由朱无章率领。

当时诸雄林立,其中刘福通拥立韩林儿为帝的这一支最强大。韩林儿号小明王,不久,称皇帝,国号为宋,建都毫州,年号龙凤。刘福通听说郭子兴已死,派人晓谕朱元璋,要他服从宋政权的节制。朱元璋与众人商议,和阳兵弱无援,不能独挡一面,抗拒元师,只得推张天佑往宋受命。刘福通封郭子兴之子郭某为都元帅,张天祷为右副元帅,朱元璋为左副元帅。朱元璋踌躇满志,不肯屈居人下,对左右说:“大丈夫岂能受制于人!”拒绝接受韩林儿的官职。郭某、张天佑却欣然接受了。后来郭某、张天佑在与元军作战时,兵败身亡,朱元璋开始独领和阳之兵。但他毕竟势力孤单,须要借助韩林儿的声援,因此在檄文中使用了龙凤纪年,但实际上并不受宋政权的调遣。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gushi/3996.html
50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