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品故事 > 民间故事 >

隐龙山努尔哈赤得贤士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3-04-21 14:25 点击:
300x246

老罕王努尔哈赤攻占沈阳之前,派人四处察访贤士。

一日,探军来报:“听当地百姓说,在沈阳城东边风台山下,有位隐士,名叫金世龙。这人才智过人,精通天文地理。明朝官府曾多次重金聘他入朝为官,他都回绝了。他背地曾对人说过,明朝气数已尽。”

罕王听罢大喜,忙派人前去召见。

差人来到风台山下,找到了金世龙的家。一个差人站在门前,大声宣召金世龙出来接旨。谁知,连喊三遍,不见回声。差人以为屋里没人,便闯进屋去。进屋一看,一个相长得不咋样的矮个小老头,合衣躺在炕上,睡得正香。领路来的人说,他就是金世龙。一个差人走到坑边去叫他,他鼾声如雷,怎么叫也叫不醒。差人怕贻误军机,只好回营禀告。努尔哈赤听罢大怒:“他正是孤要寻找的贤能之士。求贤要礼贤下士才行。他睡得正香,你梦怎么能胡来呢?这若得罪了贤士岂不坏了孤的大业!快,推出去斩了。”

在场的贝勒们忙出而劝解说:“一个平民百姓,派人抓来算了,何劳我主大动肝火?”

“你们懂什么!俗话说,三军易得,一将难求。象金世龙这样的人才,当今世上能有几个?”说罢,他又命军师范文程明天带人去请。

第二天,范文程等人遵罕王之命,在村外便下马,步行进村。他们来到金宅。金世龙正在后菜园给大白菜浇粪。范文程等人不声不响地站在菜园边上观看。金隐士好象压根不知道他们的来到似的,仍一勺接一勺地从粪捅中往外掏着类水。“啪——”一勺粪正洒在菜地边上,溅了范文程一身。随从的差人顿时火起,刚要发作,范军师向他们挥了挥手。他向金世龙躬身施了一礼说:“想必阁下就是金隐士了?罕王久闻你的大名,知你才智过人,特派下官前来召见。如能前去捕佐,日后定能高官厚禄,更不必自己动手种菜喽!”

金隐士一听,哈哈大笑。笑罢,竟唱起小调来:“种菜、种菜,乐哉、乐哉,乐哉、乐哉,神莱、种菜,一身轻闲自在…”他边唱,边继续浇粪,再也不理范文程他们了。

范文程扫兴而归。努尔哈赤听罢回禀,他捻须长叹:“看来,就得孤寂亲自前往喽!”一听努尔哈赤要亲自出马,众贝勒忙纷纷劝说:“我主,此举不妥,区区隐士,何足挂齿,怎劳我主大驾?”

 罕王听罢,说:“这有什么可见怪的呢?当年备刘三顾茅庐,至今传为佳话,孤去求贤有何不可呢?”

“不!我主万万不可前往。”范文程也忙劝驾,说:“此地乃是明朝所所辖,常有官兵马队过往。要真有个三长两短,岂不毁了我们的大业?”

“那有何难,你我改换装束前往就是了。”

第二天,罕王和范文程,又带了名武将改扮成商人模样,前往凤台山。来到村前,罕王举目观看果然,是个好地方。村前有沈水长流,烟波浩森;村后有凤台山环抱,层林益翠。这里依山傍水,真乃是个藏龙卧虎之地,兵家必争之处呀。

罕王带人来到金宅。金家的屋门虚掩着,室内无人。邻居老翁说:“金隐士一大清早就出门去了,说要三五日才归。”罕王听罢,长叹一声:“咳……是我努尔哈赤无德?若不,贤人为何不肯辅佐于孤?”

回去的路上,他无心策马,便信马由堰地行走着。

突然,一队明军官兵马队从后面追了上来。罕王一看,大事不好,忙策马奔逃。那随从武将正要掏出短刀,收马断后,不料,被官兵一箭射于马下,当即身亡。又飞来一箭,正中范军师的马屁股上。那战马长嘶一声,便毛了。它驮着范军师朝西边小路落荒而去。这时只剩罕王一个人了。他两腿蹬紧马蹬,趴在马背上,任战马狂奔。他只觉耳边风呼呼,眼前树闪闪,马蹄生烟。那队明军官兵却紧追不放,一气追出儿十里。这时,罕王被追到了辉山北边的一座高山脚下。他回头一看,明军官兵越追越近,骑马怕是逃不脱了。罕王灵机一动,便弃马爬山。明军官兵也随着下马追上山来。罕王累得气喘嘘嘘,眼看明军官兵就离他百十多步远了。突然,他发现不远处有个山洞,洞口有个人正朝他频频招手。罕王也顾不得多想,紧跑几步,闪进山洞。他来到洞内一看,不觉大失所望。刚才招手的人不见了,山洞是个直筒子,跟本没有藏身之处。这时,官兵也追进了洞口,走进洞来。罕王只好贴身在洞壁。他不由心中悲叹,难道我大业未成身先死吗!

这时明军官兵越走越近,离罕王只差十儿步远了。突然,从洞内喷出一团浓雾,遮住了罕王的身影。明军官兵摸索着穿洞而过,没找到罕王,便追下山去。

片刻,浓雾散去,罕王见矮个老头站在自己面前,正是刚才在洞口朝他招手的人。罕王忙施礼说:“莫非你是仙人,救了我的大驾?”那人说:“不,这是个穿洞,我只是拨开了堵着洞北口的灌木,让山雾从此穿过。”

“喔……原来如此。孤家将来要能打下天下,定封此山为隐龙山。”说罢,罕王大笑起来。一会儿,他止住笑声问:“你是谁?为何也孤身一人藏于此洞?”

“在下金世龙,在此恭候罕王。”

“喔……你就是金隐士?好你个金世龙,可苦煞孤王楼!”说一罢,努尔哈赤涕泪见礼。金世龙忙双手扶住罕王。他完全被罕王的一片诚心所感动了,决意参佐军机,可是,只做谋士,不求封赏。努尔哈赤同意了金隐士的请求。他们在洞内席地而坐,谈论起时政和军机,越谈越投机。罕王深为自己得到一位贤士而高兴。

后来,金世龙同范文程等人辅佐罕王打下了沈阳、辽阳。努尔哈赤在辽阳定都不久,金世龙就身老病故了。努尔哈赤仰天长叹:“惜乎!附龙未久,致名未彰。”念金世龙助清有功,罕王将凤台山赐给他做葬地。从此,金隐士长眠于青山翠谷之中。

光绪年间,金世龙的后代金正园在任承德(今沈阳)知县时,为了光宗耀祖,又为他重修陵墓,树碑须德。后来,人们便称风台山下这个村子为金大人屯,也就是今天的大仁镜村。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gushi/40.html
50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