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品故事 > 恐怖故事 >

死人的手臂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3-05-28 20:21 点击:
300x246

在一个村庄里,有这样一种风俗:男人死了后,他的姐妹要在他的墓旁守三夜:如果是女人死了,守墓的事就由她的兄弟承当。有一次有个姑娘死了,她的哥哥照例去墓地守夜。他长得身材魁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伙子。

半夜时分,三个死人从坟墓里出来,问年轻人:“玩个游戏怎么样?”

“好啊,”年轻人回答,“你们愿意到什么地方去玩呢?”

“我们总是到教堂里去玩。”

他们走进教堂,带他到教堂地下室,里面堆满了腐烂的棺材和横七竖八的尸骨。他们捡了几块骨头和一只骸俄头,又上楼来,把尸骨竖在教堂的地面上,排成一条直线。“我们就玩九柱戏,把这些当柱子。”他们又拿起骼俄头,说:“这就是我们的球。”于是,他们开始滚球。

“你愿意赌钱吗?”

“当然唆!"

年轻人用骼俄头滚球的技术.非常熟练,每次他都从死人手里把钱赢过来。死人的钱输个精光以后,就把球和九根柱子放回教堂地下室,然后回到各自的坟墓里去。

第二天夜里,死人们想翻本,就用戒指和金牙齿作赌注。结果,年轻人又赢了。第三天夜里,他们再一次赌博。结束时,死人们对年轻人说:“你又赢了。可是我们已没有什么东西好给你了。不过,既然赌场上不能记帐,要当场兑现,那我们就把
这只死人的手臂给你。它虽然有点干了,但保存得很好,以后会比一把剑还要有用的。不管你将它触到什么样的敌人身上,
这只手臂就会抓住他的胸部,把他推倒、摔死,即使他是巨人也逃脱不掉。”

死人们走了,留下那个年轻人站在那儿,手里拿着那只死人的手臂。

第二天早晨,他将玩九柱戏赢来的钱和金子交给父亲,说:“亲爱的爸爸,我要到外面去闯一闯,碰碰运气。”父亲祝他走运。然后,年轻人将那只手臂藏在斗篷底下,便走了。

他来到一座木城市。这儿,房屋的墙上都裹着黑给纱,人们都穿着丧服,甚至连马和马车也包着黑纱。“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问一个哭泣着的过路人。这个人解释说:“对你说吧,山那边有一座被魔法师们占据着的黑色城堡,他们强迫我们每天交出一个人去。谁到那儿去,谁就会完蛋。开始,他们要的是女人,国王被迫一个又一个地给他们送女店员、家庭妇女、女面包师和织布女工;接着又送宫廷侍女以及所有的贵族妇女;最后,连国王的独养女儿也送去了。送去的人都没有回来。现在,国王给那里送士兵了,每天送三个。他们的结局也不妙。要是有人能把我们从魔法师的魔掌下解救出来,他需要什么,我们就给他什么。”

“我来看看有什么办法吧,”年轻人说。他要求立刻带他去见国王。“陛下,让我独自一人到城堡里去吧。”

国王盯住他的眼睛,说:“如果你成功了,救出了我的女儿,我要将她许配给你,并由你来继承王位。你就到城堡里呆上三个夜晚,破除符咒,消灭魔法师吧。城堡的城垛上有一门大炮。倘若明天早晨你还活着,便鸣一声炮,到后天便鸣两声,到大后天早晨便鸣三声。”

傍晚时,年轻人向黑色城堡走去,那只手臂藏在斗篷底下。他沿着台阶走上去,走进一间屋里。里面已摆好一张桌子,上面放着食物,但椅子背却顶着桌子。对这些东西他一动也没动,让它们按原样摆在那儿。他走进厨房,点着火,紧靠炉边坐下,手里拿着那只手臂。半夜里,一阵合唱声从烟囱底下传出来:

 

许多人都已被我们杀死,

下一个就轮到了你!

许多人都已被我们杀死,

下一个就轮到了你!

 

    接着,砰的一声!从烟囱里跳出来一个魔法师。砰!又出来一个。砰!出来第三个。他们都长着可怕的丑脸,长着长长的鼻子。它象章鱼的触须一样地摇晃着,来抓年轻人的胳膊和腿。年轻人已看出来,关键是在这个长鼻子上。他像击剑一样地挥舞着那只死人的手臂。他用手臂击中一个魔法师的胸部,但没有效果。他又击中第二个魔法师的头部,仍旧没有效果。后来,他向第三个魔法师的鼻子挥去,那死人的手便抓住了那只鼻子,猛地一拉,魔法师当即毙了命。这时,年轻人已完全清楚了,鼻子是魔法师身上既危险又敏感的部位,他就对准目标进攻。死人的手抓住了第二个魔法师的鼻子,把他干掉了。接
着,又结果了第三个魔法师。年轻人满意地揉搓着双手,接着去睡觉了。

清晨,他爬到城堡的墙垛上,放了一炮:咚!在城里,人们正焦急地等着。听到炮声,人们挥舞着绣了黑边的手帕向他致意。

傍晚,他走进餐厅时,看到有几张椅子已转过来,端端正正地放在那儿。这时,一群垂头丧气、穿着丧服的贵族妇女、丫环侍女从其他门里走了出来,进入餐厅。她们对年轻人说:“请你坚持下去,救救我们!”然后,她们坐下来吃饭。晚饭后,她们向年轻人深深鞠躬致意,便离开了餐厅。年轻人走进厨房,在炉边坐下,等着午夜来临。钟敲过十二点,合唱的声音又在烟囱里传出了:

 

你杀了我们三个弟兄,

现在我们要你偿命!

你杀了我们三个弟兄,

现在我们要你偿命!

 

砰!砰!砰!三个长鼻子魔法师从烟囱里跳了下来。年轻人挥舞着死人手臂,闪电般地一个个抓住他们的长鼻子。不多一会儿,三个魔法师成了一堆死尸。

第二天早晨,他放了两炮:咚!咚!城里,人们挥舞着白手帕向他致意。这时,他们身上戴的黑纱已经摘掉了。

第三天傍晚,他发现餐厅里有更多的椅子端端正正地放在那儿,穿黑色丧服的妇女比前一天还要多。她们走进餐厅,说:“你再过一夜,我们所有的人都得救啦!”然后,她们跟年轻人一起吃过饭后,就离开了。年轻人坐在厨房里的老地方等着。半夜时,烟囱里传出的声音就像一支合唱队在嚎叫:

 

你杀了我们六个弟兄,

现在我们要你偿命!

你杀了我们六个弟兄,

现在我们要你偿命!

砰!砰!砰!砰!接连跳下来十多个魔法师,都伸着长长的鼻子。年轻人挥舞着死人的手臂,来一个杀一个。对他来说,杀死魔法师并不难,他只要用干瘪的死人手臂去抓魔法师的鼻子就行。魔法师们全死了。年轻人心满意足地睡觉了。第三天清晨,当鸡啼的时候,整个城堡恢复了生命。一大队女仆、小姐、贵妇穿着拖裙走进厨房,向年轻人道谢致敬。公主在队伍的中间走了过来。她走到年轻人面前,双臂楼住青年的颈脖说:“我要你做我的丈夫!”

这时,被解救出来的士兵也三人一伙地走了进来,向他敬敬礼。“到城堡的墙垛上去,”年轻人命令道,“去放三声炮!”城里的人们听到炮声,鼓乐齐鸣,挥舞着黄色、绿色、红色和蓝色的手帕热烈欢呼。

年轻人跟救出来的人群一起走下山来,进入城里。人们不再戴黑纱了,到处是迎风招展的旗子和彩色飘带。国王在等待着归来的人群。他的王冠上编结着各种花朵。当天,就举行了婚礼。人们至今还在谈论着这盛大而壮观的婚礼。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gushi/446.html
500*200
  
    相关热门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