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品故事 > 鬼故事 >

鬼门和状元头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4-03-31 10:14 点击:
300x246

罗峰山下有一座古城叫罗金城,罗金城西有一个村庄叫状元头。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一带开始流传一首民谣:“罗金城,无西门;状元头,无状元。”说起这首民谣,里面还有两个生动的故事呢。

俗话讲,山高皇帝远。一点儿不假。罗金城古时候东边远离登州府,西边远离莱州府,属于三不管地区。因此,这里盗贼
蜂起,草头王如麻,世道乱极了。

这年开春,一对年轻夫妇从江南来罗金城探亲,走到城西二十里的云翅岭,一声呼哨,丛林里钻出了一伙强盗,吓跑了赶脚
的,抢走了全部金银财宝,并将男当家的手脚捆起来扔进了万丈深沟。妇看到丈夫被害,怕受凌辱,就一头撞死在路旁那块刻着“云翅岭”的大青石上。可怜身怀六甲的江南女子屈死在他乡异地。

日头搭山的时候,靠打柴为生的张老三路过这里,眼看这惨状实在不忍心,就招呼几个人将这惨死的女子抬下云翅岭,卖了她头上的首饰,做了口棺材,将她埋了。

过了些日子,这事渐渐被人忘掉了。哪知后来,城里靠西门的那家火烧铺就出了一件怪事。

那个时候,这罗金城是有西门的,东南西北,四个城门一个不缺。罗金城内的火烧是远近闻名的,尤其是割边火烧,焦脆香甜,吃一次想十年。来这里的外地人不尝尝罗金城的火烧,那就等于白来了。临走不买几个带着也会后悔一辈子。城内的火烧铺一家挨一家,而最出名的要数城西门内的李赛酥家。这城西门内的李家火烧铺白天招待顾客,晚上算账,这已是多年的老规矩了。

这天晚上,伙计一算账,不多不少短了六文钱。三文钱一个火烧,正好少了两个火烧的钱。伙计以为自己点钱疏忽,也没放
在心上。第二天晚上一点,又少了六文钱。从此伙计就上心了,白天用心做买卖,晚上用心点钱。没想到,接连下去天天都短钱,有时一天短六文,有时一天短九文,第十天晚上一算账,竟少了十二文。这下伙计可着慌了,只得如实告诉了李掌柜。

开始,李掌柜以为是伙计白天走神,顾客拿走火烧没给钱。但伙计矢口否认。这天,李掌柜早早来到店铺,先查点了火烧数,然后端坐在柜台外,正眼瞅着大门外,斜眼瞅着钱匣子。

天一放亮,第一个走进大门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俊女子。她不高不矮,不胖不瘦,面如桃花,体态轻盈。只见她不声不响地迈进火烧铺,悄悄地掏出十二个铜钱,又一声不吭地接过四个火烧,用衣襟一兜,喘一口粗气,然后慢慢退了出去,朝西城门飘然而去。接着才有顾客三三两两地相互打着招呼走进来。掌柜的坐了一天,晚上一算账,还是少了十二文。卖出的,收进的,自己亲眼看到,暗暗算过,怎么会少四个火烧的钱呢?

李掌柜脑子里正想着,伙计捧着钱匣子慌里慌张地从门外闯了进来:“柜上的,您看这是什么?”李掌柜低头一看吃了一惊,原来钱匣子里有一些纸灰。“这纸灰?纸灰?莫非··一莫非我们的铺子被缠上了?”掌柜的望望黑乎乎的墙外,不禁害
怕了,“可这鬼,究竟是哪一个?难道我们都活见鬼了?”

还是伙计胆子大,当夜向掌柜献了一条妙计。

第二天,火烧铺的大门比以往任何一天都开得早,只是盛钱的木匣子已暗换了一个小坛,里面装了大半坛水。照伙计的说法,铜钱发沉,一丢进去就会“扑通”沉到水底。鬼用纸钱,纸钱很轻,丢到坛里就会漂在水面上。

一会儿,那个年轻女人又是第一个到了。只见她默默地伸出左手,递上十二个铜钱,伙计接过钱往坛里一丢,一点儿声音
也没有,低头一看,全漂在水面上。伙计用手一捞,竟是一把纸灰。“鬼!鬼!柜上的,这女人是鬼!这女人是……不好!活见鬼啦,活见鬼啦!”

那女人一愣,伸出接火烧的右手停在半空,等她明白是怎么回事时,扭头就往外走,一出门就号陶大哭:“饿死孩子啦!饿死孩子啦!”一大清早,这哭声真惊人哪!人们纷纷拥上西大街……

为了弄清根底,火烧铺的伙计拉了几个胆大的青年人远远地跟在那女人后面,出了西门,向西走了将近二十里,来到了云翅岭下。刚转过山嘴,那女子一闪便不见了。于是大家分头找了起来。荒山野岭,山草没人,哪里还寻得着?忽然草丛中传来了婴儿的哭声,高一阵低一阵,低一阵高一阵。他们顺声找来找去,最后断定哭声来自一座新坟。这时人们才记起两个月前屈死的江南女子。

人们围着坟墓议论着,猜测着,腿快的早去告诉了张老三。说起这张老三,可够得上是一个好心肠的人,周围十里八里南庄北村的提起他没有一个不说好的。路坏了他修,桥塌了他架,谁家打场盖屋他去帮忙,工钱不要一个,水也不喝一碗。人归好人,可如今六十岁了还是光棍一条。老伴,他是不想要了,快人土的人了,怎么还不能糊弄一辈子?不过他还真喜欢孩子。人们都说:“张老三是孩子头,老三家是孩子窝。”这话不假,是香喷喷、黄笼笼的烧蝗螂、烧蚂炸招来了孩子们;是小巧好看的姻蛔笼子引来了孩子们。老三就在这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中打发着晚年。

现在,张老三听说这桩怪事后,马上扛着撅头就赶来了。到了坟地他二话没说就挖了起来。坟掘开了,棺材盖撬开了,一个白胖小子正蹬着小腿、握着小拳头在扯着嗓门哭呢!旁边就是他的妈妈。火烧铺的伙计和几个年轻人都认得,这就是十几天来每天早上第一个从西门进城,到李家火烧铺买火烧的那个漂亮女人。

人们猜测着,议论着,真没想到原来鬼也有疼子之心,也会拉扯孩子啊!为了这出生不久的孩子,在人心狠毒、吉凶难测的阳世,一天奔波四十多里,要遭多大的磨难、担多大的风险啊!

张老三喜滋滋地将胖小子抱回家去抚养,罗金城里一传十,十传百,没人不晓得这桩奇事。县令为保城内平安无事,奏明圣上,便下令将西门堵死,并改名叫鬼门。从此,罗金城的西门便消失了。这就是“罗金城无西门”说法的由来。

至于“状元头村无状元”,还得从那个在坟里挖出来的土孩子说起。土孩子在张老三拉扯下,一天天长大,八九岁上进了学堂。只因他天性聪明,又勤奋好学,学得了一手好字,又能写得一手文章。二十岁进京考试,就一举夺得了头名状元。“张家出了个土状元”的消息传到了罗金城。已经八十岁的张老三张着没了牙的嘴巴笑得两眼只闪泪花。那时官家有规定,新科状元要衣锦还乡,祭奠列祖列宗,到过世的生身母亲墓上插旗杆。这天土状元一进村,张老三就将底里原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开头土状元说什么也不相信,后来县令登门拜访,命人取来县志,他才相信。他真没想到,自己出生后竟还有一段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感到真丧气,自己的荣华富贵竟会与一个死去两个月的女人联在一起。难道要祭奠的就是那个进出西门的女鬼吗?去云翅岭之前他犹豫过,登上西去的路时他犹豫过,离云翅岭有五里路了,他到底停下了—风吹草动,松涛阵阵,这时,他似乎看到满朝文武百官嘲笑的目光,好像听到京城中人的纷纷议论。他不再犹豫了,不能让这女鬼误了自己这新科状元的锦绣前程。

“打轿回去!”他的话音刚落,只见晴空一道金光划过,紧接着头顶“喀啦”一声巨响,人们只觉得大地仿佛翻了个个儿。响声过后,一切复旧,只不见了状元爷。众人慌了,找来找去,才在山下草丛中找到了状元的一颗头,而状元的整个身子却不知哪里去了……

后来,人们为了告诫那些不孝顺、不赡养老人的年轻人,就给这个地方起名叫状元头。再后来,状元头搬来了人家,开始是三户,后来越住越多,到眼下足有三百户了。据说,这件事算起来已有五百年了。别看这村庄的名字叫状元头,可如果有人向村里人问起土状元的事,他们都会说:这个土状元可决不是我们村的。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gushi/4462.html
50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