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品故事 > 鬼故事 >

与鬼同居的日子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5-03-05 08:00 点击:
300x246

一个人发现自己即将死去,他会怎么样呢?就象是一棵青菜,可以拌成凉菜,可以热炒,可以腌制。很平凡的人,会在得知不久于人世时惊慌失措忧心忡忡地走完剩下的路,有的人则尽一切办法享受剩余的时间,抓住以前轻易不敢想象不易触摸的东西来尝试一下,还有的人象即将燃尽的蜡烛,努力而无怨的发出最后的一丝光,付出最后的一点热。

去年的夏天,我被医院告知患了晚期直肠癌,一时间这消息扰乱了我刚刚走上正轨的生活,新婚不久的妻子嚎陶了几天之后被娘家接回去商量我的后事。我玩意再多想什么,看看身后的时间实在小多就决定找处清静的地方去休养,并且上尽量在那里把我剩下的部分小说完成。时些日子偶然遇到一个老同学,他曾经盛情相邀我去他那里玩玩,他家住在一个山青水秀的山沟里,文革时改名叫李家菜园子的小生产队。为了避开亲朋好友们悲悯的目光,我决定悄悄地去那住些时候,没有太多的准备,给父母留下一封信我就走了,我爱父母妻子,只足告诉他们不要为我担心,最后的日子里我会回到他们的身边。

李家菜园子不太远,两个小时之后出租车就把我送到了那里,最初迎接我的是一条河,清清的河水泛着碧波。到了老同学的家里,在酒桌上我就直接提出请他帮我物色一处闲房,买也好租也好,只要图个清静。这个老同学有一个憨气的小舅子,他突然开玩笑地说老井那里有三间房闲着没人住,有胆量可以去试一试,听到小舅子这么说他赶忙一瞪眼,别胡说!一边玩去!我呵呵一乐,好啊,正好就看看那个房子吧。老同学又赶忙阻止,说那房子不干净。

我说不怕,打扫打扫就行,反正是我一个人住。他犹豫再三向我讲了实情,说那房子以前住一个老女人,半仙,她死后就没有人敢去住了,因为里面不干净老是闹,白天晚上都没人愿意去接近那里。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倒引起我很大的兴趣了,我说你带我去看看吧。

果然是一口老井,青石板一直砌到底,湿润的苔痕就密密地长在上面,老井旁就是那房子,青瓦灰砖倒也整齐,本色的木门窗没上油漆,窗棱上糊着高丽纸,俗称窗户纸,院里还有几棵李子树,看着没人修剪的果树确实显示…荒凉来。在房门前我的老同学止步不前了,他为难的说我帮你找个好一点的房子吧,这里真的不安全,我不能让你在这里住啊,我成什么人了我!我笑着安慰他说不怕,我挺喜欢这老房的清幽,而且投人来这吵闹,最适合我在这搞创作了。

我第一天住进这间老屋的时候,只是简单地打扫了一下,这屋里其实一点也不脏乱,蒙了尘的木器奇怪的布局让我耳目一新,想想这个成了半仙的老女人大概总会留下点什么吧?可惜没见到什么。况且我不想打扰她老人家的故居,我尽量不去触碰别的东西,需要活动的时候我就到老井旁的李子树下坐坐,我在那里放了张藤椅,清凉的地气由井口悄悄散发出来,借李子树的阴凉我倒觉得很自得其乐。

两天过去了,我住在这里并没有什么不妥,于是就暗暗笑这些村民的愚昧,世界上哪有什么妖魔鬼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没有人来打扰的生活真是我平时就求之不得的.白天听山鸟在呜叫,赏风,赏云,夜晚就埋头工作平静得象老井里的水。

月亮再次挂卜柳梢头的时候,我坐在桌前铺上稿纸把笔叼在嘴里,心里开始想我的妻子,这时间,这灯光,这回忆,将永远定格在一纸检验报告。

我用打火机点燃一支烟,不知是眼里的雾,还是烟气缭绕,我看见几个模糊的人影悬浮晃动,揉了揉眼,什么都没有。

窗外是一一轮明月,夜风习习,似有似无的歌卢。

咯吱咯吱……用扁担挑水的声音,哗哗哗……水倒进了缸里,吱扭吱扭……门轴转动的声音。

不会吧?我的脊梁上一阵寒意,发梢跳动象是要站立起来,这屋子里真的削鬼么?我拿起于电筒来到外间屋,雪亮的光束扫来扫去,没有什么,看看水缸,里面的水没有多也没有少,但是水面有微微的波鳞,我把手电照向房门,天!本来被我关上的门现在半开着,门外阴阴的树影婆婆,风吹杂草沙沙的响声沁着彻骨的寒意,我壮着胆来到房外面,什么都没有,很静。

不知不觉的天亮了,我一夜奋笔疾再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终于有一天这一切的情况突然改变了,我在写作的时候又听见了开门声挑水声,对了,我想起今天是阴历的十五,十五的月亮是又圆又亮的,偶尔会有黑云遮上月亮。

到了半夜的时候,厨房里又响起一种奇怪的声音,是菜刀切菜,我坐直了身体,努力把耳朵调整到最适合的角度,最佳的听觉状态,陆续还有菜倒进锅里,铲刀拨菜,洗衣刷碗,炉火熊熊燃烧毕毕剥剥地响,有人声窃窃私语然后锅碗瓢盆相互碰撞发出的卢响。

越是这样默默地听,我的身体就越僵直,不觉握笔的手心里冷汗淋漓,我已不知道如何是好,想听的仔细一点又想装做什么也没听到。幸好不久之后这些声音再也没有了。静下来的夜恨空洞,我拿起一把裁纸刀悄悄走到厨房,借着月光我看见有几个黑影坐在凳子上,啪……裁纸刀落在了地上,黑影猛然直立起来,极其安静的夜里就那么回响着裁纸刀落地的响声,狠狠地撞击我的耳鼓和心房,三个黑影呼的扑向我面前,刹那间我看到的是青白的脸恐怖而扭曲。

我本能的把身体向后侧倾斜,顺手在门边抓住了那根扁担就在我奋力举起时又是一声啪……

原来打碎了头上方的灯泡,我觉得一阵阴风吹过,四肢顿时冰凉。

黑影并没有伤害我,但是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

我没有考虑在天亮之前搬出这问房子,虽然对我来说发生了很恐怖的事情,相比之下这一场惊吓过后,我的好奇心忽然占了上风,我想知道这里有什么样的内幕?为什么他们不伤害我?

他们有什么样的活动在夜里进。行?

夜里我就坐在窗前沉思默想,也许这晚那些鬼影还会来。

果然夜里又听到了一些很细小的声音,我悄悄地靠近厨房的门,看到鬼影们也忽然捌回头来看我··,…就这么僵持的场面,空气凝固,声音消失,月光开始变得凄冷诡异,隐约可以看见鬼影们的身体抖动象是即将进攻的野兽。

有风声越过窗户我感觉到一切都在颤栗。墙上有张小小的黄纸动了一下一位老妇人飘飘然落下来,她就站在我和鬼影之间,勿庸置疑,她就是那位成了半仙的老女人。她用一只葫芦在手里晃动几下,鬼影就紧忙服服贴贴地钻进去。

她对我说小伙子你把他们吓着了。

什么?怎么可能?是他们吓到我了才对啊!

不,是你打扰了他们,半仙女人说,是你来到这里影响了鬼魂有规律的生活。

可是……

可是因为你逃避凡人的生活无意中看到了鬼魂们的世界,对鬼魂来说你是不速之客,你应该留在外面,而不是糊涂的越过你的界限。就象人怕鬼一样,鬼也是怕见到人。

原来是这样,我深深地透了一口气。

你应该回到你的世界里去,机缘已经尽了。半仙女人告诉我。

我看着她手托葫芦走到老井边,把葫芦口朝下倾斜,里面的鬼魂就化做几缕青烟,徐徐地沉人漆黑不见底的井里。

第二天我的老同学匆忙跑来,说我的家人找来了,而且我的妻子又拿给我一份检验报告,说医院把化验单搞错了。我的病是慢性肠炎而以前的那份报告是别人的,因为小护士的疏忽才造成了这样的误会。

呜呼!可爱的小护士,我感谢你给了我一个非常假期,虽然你永远也不知道这其中的奇遇。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gushi/7234.html
50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