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品故事 > 鬼故事 >

万年的诅咒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5-03-08 06:57 点击:
300x246

这本是一个六十年前的噩梦,那时还没有我的存在,连我的母亲也没有出生,而那时,我奶奶则是一个刚满十一七岁年轻的美丽女子。

事隔六十年,它冉次出现,血洗这个小镇翻开下面的日记,听我在这寂静的夜晚跟你讲述这个噩梦!

2001年8月4口。

一个小镇上会出现魂吗?

就像我们经常看的恐怖录象或是恐怖小说一样?

我是个不相信鬼魂的女子,虽然热爱写恐怖、诡异的小说,但那都是虚构的,我若真的想成为一名恐怖作家,必须要挖宁思想来构思这些不存在的玩意,否则我就会失败

现在已绎是深夜三点多了,家人伞都进人梦乡,我知道母亲可能还是处十半睡半醒之间的,因为她担心我的身体,白从选择了写作,我就没有一个晚上不熬通宵的,我小知道其他写作的人是不是都跟我一样,我是一个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思想才开始活跃的人,若是在白天,就算把整个房间封闭得看不见一丝光线,我仍是对着那些空白的稿纸发呆,白天对于我来说,那是一种煎熬,一种折磨,随时会把自己的心脏撕的粉碎。

我不敢开着灯写东西,因为母亲会突袭我,然后会很霸道地关掉我的灯,撕碎我的那些稿纸,我常常冈此向痛苦不堪,她永远不明白,一旦上你灵感来的时候,写的那些东西都是自己的心血。她一直坚持,只要你是一个成功的作家,随时随地都能写出精华的东西出来。听着那些破碎的稿纸躺在地板上发出那种痛苦扭曲的呻吟声,我只能在黑暗中叹息流泪。

我的视力,一天比一天差,因为我只能把台灯调到最暗的光线,尽量不使自己发出任何声响,那样的的话,母亲不会以为我熬通宵的。
可终还是让她抓住了你听,她大开我的房门,我必须要停笔了!

2001年8月6日

因为被母亲抓住,所以我忍耐了,一天没有写东西。

可是下午又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我不知道这些事情纯属巧合还是怎样。

我莫名其妙地开始害怕,开始恐惧,我不知道下一离奇死去的人是不是找?

下午三点多我醒的拉开窗帘,屋外的阳光让我眼前有短时间的发黑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抱着一个弱小的身体一边痛哭一边奔跑着,后面跟了很多人。

我认识那个女人,所有这个镇上的人都认识她,她是我们这个镇上唯一一个小学的三年级老师,我平时看她,都是非常有素质的,今天她怎么打扮的像个泼妇?

她手里抱着的,那是她唯一的一个儿子,今年五岁,她儿子得了什么病吗?我不知道。但从她那发疯的样子可以看出来,事情非常槽糕,比我想象的要严重。

整条街上围满了人,他们都带着一种事不关已的冷漠表情,我也一样,就算她儿子死了,我也不会感到痛苦,只会怜惜,人就是这么现实。
母米自完热闹回来,我才知道她儿子真的死了。说到她儿子死似乎有一些滑稽,只是原于一盆洗脸水,她本来要帮她儿子洗脸的,可是忘了拿毛巾,顺便上趟厕所,等她从厕所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她儿子了整个脑袋被埋进脸盆里。

其实事情还是很奇怪的,只是上趟厕所的时间,她儿子却被那盆洗脸水淹死了,就算是摔倒了,他也应该知道爬起来啊,他已经有五岁了,完全可以自己站起来,何况只是倒在一盆洗脸水里面。

似是回头一想,这个事情却没那么简单了,反而让人感到恐惧,那是种随时都会结束生命的恐惧!

她儿子是这两个月内死去的第二:十五个人!

这些死去的人不分性别,不分年龄,但却有一点相似,他们的死都跟水有关系。

其中有八个人是跳河自杀的,还有两个是喝醉酒倒在路边的水沟早淹死的,十四个是游泳淹死的,今天这个是被洗脸水淹死的。

我肝始惧怕水,甚至不敢喝水!

这是一个非常小的镇,所有的人加起来可能不够500人,两个月内就连续死去二十五人,所以我开始害怕。下一个可能就是我!

2001年8月9日。

今天突然开始下暴雨一了,没有任何前兆,听母亲说一卜午还是非常刺眼的太阳,怎么还小到中午就开始下暴雨了。

我下午四点多才起床,暴雨仍在持续着,我靠着窗户很开心,我不喜欢阳光,它不属于我,它让我惧怕,我一直足个生活在黑暗中的幽J灵,它只要照在我身上,我就会感觉全身无力,随时都会毁灭一样。

可是这些天我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我的奶奶,她是个蜷曲着身子,双目失明的老女人,听母亲说她年轻时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子,我怎样都无法相信,因为她现在的样子实在太糟糕了。

她这些天似乎魂不守舍,要嘛坐在那里发呆半天,要嘛就是不停的走来走,中间会碰翻一些东西,好象世界日即将来临一样。

傍晚的时候,她突然把我叫到她的房间,她用力地握着我的手,我能感觉她的手颤抖得非常历害,应该是整个身了都存颤抖,一种寒意遍布我的全身,因为我看到她那张布满皱纹的脸止是一种苍白和恐惧的表情。

什么事情让她如此害怕?她怀疑自己快要死了吗?

我从来小敢止视她的眼睛,因为让我想到电影里面的骼镂,我不知道她是怎样瞎的,我一出生的时候,她就是个瞎子!

她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可还是忍住了,又陷人沉思,脸上是种痛苦的表情,我虽然好奇,可还是没敢问。

半个小时以后,她终于开口说话,声音是如此的凄凉,她说:“他来找我了,我知道,六十年,整整六十年啊!”

她的声音有些硬咽,但是没有眼泪。她继续说看,“也许我夕匕了,这个噩梦就会停止了!”我不知道她说的“他”是谁,也不知道什么六十年,更不知道什么噩梦,我一点都听不懂,我猜想,她可能老糊涂了,尽说些胡话,所以,并没有兴趣问她。

但是后来,我_回到房间,却突然想,她心底藏着一个秘密,一个从来没告诉过别人的秘密,一个六十年的秘密!

2001年8月11日。

暴雨只下了一天就停止了,今天依然是个晴天,我躲在屋子里昏睡,傍晚醒来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奶奶坐在我的房间。

她背对着我坐在房间中间的一张椅子上,宛如一尊千年的塑像,可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

我轻轻地叫她,奶奶……

她没有理我,也没有反应,孰像一且僵尸。

我靠在床上不敢动,甚至不敢呼吸,平时最疼我的

奶奶,我今天怎会如此怕她?

她身上散发着一种逼人的寒气,仿佛要把人淹没!

许久,她才开始说话,她的声音从来没有像这一刻平静,平静得绝望

她说:“明天我就要走了,他来找我,我知道,六十年了,他苦苦地飘荡了六十年,一个轮回过去,他终于回来了!”

这一刻,我知道她说真的,我不敢打断她的话,怕她会停止,甚至死亡。

“一九四一年,距现在刚好是六十年,我以为他忘记了那些仇恨,可是他没有,他一直在报复,所以才会有今天的死亡,六十年前,也是在这个镇上,可那时很落后,这个镇穷的一塌糊涂,整个镇只有一百多个人,谁也不知道他是怎样来到这个镇上的,只有我知道,但是我没有说,我是不会说的,要留着跟我一起埋葬。他是一个那么优秀的男人,后来我们之间发生了感情,那是种任谁也拆不散的感情啊!”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仿佛在沉思,由于她一直背对着我,我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但是她很平静,就像在读宣言一样,是的,她在读死亡宣言!

她接着说,“可那时太封建,不可能允许我们之间发生感情,再说我已经定亲给你爷爷了,可是我爱那个男人,爱得不顾一切,所以他们决定赶他走,于是他带着我一起私奔,离开这里,但是被抓住了,结果是很惨的,我被吊在房间被你爷爷毒打,与他失去了联系,那时我想到了死,几次都被人救活了,等到三天以后,我才知道他们竟然把他沉人河底淹死,我再一次想到死,但他却托梦给我,让我好好活着,让我等他,他一定会回来的!于是,我抱着那个梦里的誓言等他,六十年,六十年啊,我等了他六十年,他终于回来了!”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我只觉得鼻子一酸,眼前开始模糊,我好想走上前拥抱她,可是我不敢,她身上那股逼人的寒气丝毫没有减退。

“我清楚地记得,一九四一年的七月份,这个镇上连续有人死亡,几乎全是淹死的,一个月内就死了十六个人,等到第二十五个人死亡的时候,镇里面的人怀疑是他在报复,于是请了许多做法事的人囚禁他的魂魄,让他永世不能超生,我想要阻止,可是没有用,他们把我关在房问,二十四小时派人监视我,我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但他常常会到我的梦里来,我依靠着他的梦活了下来,一直活到现在,六十年做完法事以后,这个镇上的死亡就突然停止了,也许真的足他在报复,也许又是巧合,事隔六十年,一个轮回啊,他终于回来了,依然在向这个镇上的人报复,我知道,也许我死了,这些死亡就停止了!”

奶奶……!我发觉我已经满脸是泪了。

“他心里的仇恨太深,任何人也不能化解,只有我去陪他,他才会停止报复,六十年前死了二十五个人,六十年后也是死去二十五个人,我知道,我走的时候到了,这是一个诅咒,你们永远不会明白的,。我不再让第二十六个人死了,若是这样,那这个镇就会被灭亡了,只剩下一片血海!这是我一生的秘密,知道吗?他如果没来,我是不会说的,可是他来了,所以,我说给你听,奶奶是个替人,是个罪人啊。六十年了,我已经没有眼泪,眼睛都哭瞎了,可是现存,我能看见,什么都能看见,你相信吗?”

她慢慢站起身向外走去,她真的可以看见,中途没有碰翻任何东西,她仿佛蜷曲的身子已经挺直。

那一刻,我知道,她看见他了,她去找他了!

2001年8月12日。

清晨,我被一阵哭声惊醒,那是从奶奶房间传出来的。

她安详地躺在床上,两只手紧紧交握着,脸上带着一种醉人的微笑,我终于相信,她年轻的时候是个非常美丽的女子。

她死了,享年77岁断合上这本日记,我突然想到我以前小说里面的一句话—一个世纪的轮回,那即便是永恒!

不知是他的报复还是巧合,但是这个小镇上的离奇死亡事件彻底消失。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gushi/7291.html
500*200
  
    相关热门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