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品故事 > 鬼故事 >

在雪山遇鬼记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5-03-08 07:48 点击:
300x246

话说,老李的么弟阿源是个前卫青年,无论是做任何事都是走在时代的前端,平日最大的嗜好是玩车,信仰的宗教是“金钱教”和“睡觉”与天多数青年一样是不相信呀神呀的。因此,每次老李跟他谈一些因果轮回之事时,阿源就拍拍老李肩膀说道:“老古董!去跟别人传教吧!我是不会相信的,我只相信我自己!”勉强要他听两句,只见他哈欠连天不断“点头”。

暑假,阿源和一群爱车好友一起到大雪山露营游玩,当一行人抵达营区时天色已渐渐昏暗。阿源将他的爱驹1300cc的山叶机车停妥后,告诉同伴说:“累死我了!走,先去河边洗澡,等会再回来搭营帐。”同行的阿呆说:“天色已晚了,还是先搭帐棚和升营火吧!要玩水明天再去也不迟呀!”阿源不听建议决定一人到河边裸泳一番。当阿源走到河边脱得赤条条的时候,太阳已下山了,晚霞的余辉伴着蛙呜虫叫,还有那酷似梁家辉肥臀,构成一幅美丽的图画。就在阿源陶醉在这美妙的水光湖色时,河中突然吹来一阵冷风,使得原本就冰凉的河水显得更寒冷,阿源不禁打了个寒颤。更奇怪的是河中传来“嘿嘿……”诡异的笑声。阿源心想:“好小子!叫你们一起来玩水你不来,现在不但来了还装神弄鬼吓我,看我回去后怎样收拾你们。”阿源匆忙穿上衣物后回到营地,只见大伙忙得灰头土脸,一点也不像离开过的样子。

经过热闹的营火晚会后,大伙回到营帐中睡觉,阿源与阿呆和阿奇三人睡一个帐蓬,三人倒头就睡,不一会就奸声大作,各自梦周公去了。到了晚上三点多时,阿奇突然摇醒其它两人说:“我要尿尿,谁陪我去?”阿呆无奈只好说:“走吧!胆小鬼!”两人离开帐蓬时顺手将房门拉链拉上,以免虫蛇跑进来。

就在两人离开不到10秒钟,拉拉链的声音再度响起,阿源正奇怪拉一泡尿那有那么快时,一个人已欺身至阿源身上,阿源一看,一声惊呼……

可惜声音只到喉咙就被卡住了,因为眼前这位不速之客,正用它那筋肉盘结毛绒绒的双手,卡在阿源的脖子上。阿源遭遇到有生以来最危急和最恐怖的时刻,那骑坐在阿源身上的怪物,在昏暗的光线下仍可清楚地看见那泛着绿光的脸孔,一对如铜铃般的双眼却没有黑眼珠,奸滑诡异的笑容是由两片大的出奇的鲜红色嘴唇,配上锐利的牙所组成的。

此时的阿源,挣扎着想脱离魔掌,可是半点力气也使不上来,全身除了思想还能动外,其它的部份已不听使唤了。只见那怪物双爪慢慢紧收,笑容越来越邪,还不断发出“嘿嘿……”的笑声。阿源感到呼吸越来越急迫,心跳越来越快,到最后已经吸不到任何空气,而心脏好像己跳到喉咙处,随时会跳出口中一股。

人类的求生意志是很强的,往往在最艰难困苦的时候,才会发挥到极至,此时阿源心想:“难道我今日就该命丧于此吗?不!我不甘心,我还这么年轻,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也许阿源真的命不该绝,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心中灵光一闪:对了!老哥曾说过,遇到危难的时刻,念一句佛号可以逃过一劫,我……我要快一点!阿源用尽全身的力气,加上求生的意志力,孤注一掷地呼出一声佛号,说也奇怪!那怪物一听见佛号,“轰!”的一声,弹离开阿源的身上,消失在帐篷外。

大家听到阿源的高声念佛声,都被惊醒,而去上厕所的两位老兄也正好回来。阿呆说:“咦!谁把帐蓬门打开?”阿奇说:“阿源在叫什么?”此时惊魂未定的阿源,边喘气边描述刚才的遭遇,大家一听都不敢睡了,天一亮就拔营开溜。

回到家中的阿源,吵着要老李帮他拿有佛号的贴纸,他要贴在机车上。在老李的不断追问下,他才道出这一断奇遇记,老李好奇地问:“那你是念四字的(阿弥陀佛)呢?还是念六字的(南无阿弥陀佛)?”阿源正色地对老李说:“老哥呀!在那么紧急的当口,念六字是来不急的,四字快一点。”

从那天起,阿源虽未成为佛教的信徒,但是可以看出已经没有以前“铁齿”了。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gushi/7297.html
50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