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品故事 > 恐怖故事 >

吸血校园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5-03-20 08:03 点击:
300x246

第一章灯光中的身影

    开学头一天,那流传已久的传说不知被谁恶作剧般的贴在了F教学楼的玻璃门上。在那前一天晚上,门上还什么也没有。值勤的员工也清
清楚楚地记得并没有人去过那里。如果有的话,从窗户一定可以看到。然而,真的没有任何人。
    因为是冬天,北方的日出来得特别晚。六点以后,才可以说是白天的开始;七点半以后,人们才陆陆续续地进人教学楼。由于是开学第一天,迟到的人特别多,本来就不想听课的迟到的学生们懒得耐着性子等高数老师宣布下课,下课铃响了三分钟以后,见还没有人从教室里出来,便拎起背包,准备去食堂。
    人群中有一个高个子男生,刚从正门走出五六米远。忽然听到后面传来女生的声音:“吴威,等会儿。”
    人群中有一个高个子男生,刚从正门走出五六米远。忽然听到后面传来女生的声音:“吴威,等会儿。”
    高个子男生耸了耸肩,把他的背包挎到了另一个肩膀上,用本来就不大的小眼睛扫了一下后面。“高珊,你不上课。逃课吗?你,叫我干嘛?”回答中透出那种与东北话和标准普通话迥然不同的河北式的语音和语法。他一站稳以后,包的重量显得又加重了许多,整个身子向书包的方向倾斜,完全失去了平衡。
    “这个你看了吗?”
    那个叫高珊的女生站在F楼玻璃门口,用手胡乱比画着。吴威看不懂她比画的是什么意思,带着无奈和疑惑走了过去。“就是这个!”
高珊终于用手指对了地方,吴威贴近了眼看过去。纸上写着:“今天,晚上九点以后,将会有第一个人被自己的影子杀死
    昊威一边看,一边读出声来。
    “这是什么呀,这你也信?你无不无聊?哼……”笑嘻嘻的回答让高珊显得格外没趣。
    “今天没准就是你死……”高珊说完,掉头就走远了。
    看似玩笑的一句话,在此时却让吴威感到一百分的恐惧。不知怎的,好像在哪儿听过类似的话,在哪儿呢?他一时想不起来。又看了看玻璃门上贴的那张纸。
    “不对!”
    他忽然觉得那张纸仿佛起了变化,虽然环境没变,但周围一下子没有人的走动让他反倒觉得像被一只眼睛凝望着,仿佛那张纸就是那只眼睛。突然有什么东西碰到小腿上,他吓了一大跳,不禁抖了抖身子。原来是书包从肩膀上滑了下来,砸到小腿。等他把书包挎起来,再看那张纸时,那种感觉没有了。
    “自己吓自己!”他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却真的不害怕了。
    周围还是没有人,走出十几米以后,这次的感觉更真实了:那只眼睛正从背后望着他……
    从食堂回来上完第三四节课以后,再看那张纸时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可能是因为放学时人多了,几十只眼睛都在看来看去,也不觉得哪一只是危险的。这样比较安全吧?
    但一定有一只眼睛是凝视的,只是不在人群之中,他自己心里这样觉得。因为刚吃过不久的关系,宁可少吃一顿饭,他也决不再去食堂了。因为F1阶梯教室电路检查的缘故,下午没课。同寝室的的几个“幕僚”们,本约好去上网。因为上午少上两节课的缘故,他决定在寝室看看书。回到寝室后,用200打了个电话,推说肚子疼,不能去上网。突如其来的睡意让他在不知不觉中趴在了一个室友的桌子上熟睡了起来……
    朦朦胧胧中,他睁开了双眼。眯着眼睛,加上视力又不好,眼屎也没抹去,床头挂着的一件大衣让他误以为是人影。
    “张延!你回来了。”
    衣服不会回答,也不会动。昊威发现天已经黑了,他想去打开灯,但是没有电。他想知道时间,但周围只有一个闹钟。他刚想去拿,却一不小心把闹钟从桌子上碰到了地上。
    闹钟坏了,他用手电筒照了照闹钟,闹钟停在了08 :45 PM。走廊一片寂静,现在正是经济信息学院规定的上自习的时间,所以应该没有人。
    吴威也决定去上自习。虽然已经很晚,但是回来以后还有寝室一楼的自习可以上。他走出寝室楼门,呼了口冷空气。路上没有人,自己班的教室灯也是暗的,因为不是周二,很多人不去教室上自习,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儿。一分钟后便到了F楼的门口。他去再看那张纸,那张纸却不见了。本来就可能是无聊的玩笑,现在越发显得就是那样。
    F1阶是不能用的。从F1阶的门口直接就能看见其实F2也不让用,但仿佛F2到F3之间的阶梯走廊内又有光线传来。也许F3或F4是让用的吧?他走上F1通向F2的楼梯,一边走一边回想上午的事情,不知不觉中看见了自己的影子。他猛然一颤,退了几步。心想还是不要让影子之类的东西出现比较好。他绕了条道,贴近廊壁没有光的地方。然而,拐过拐角时才发现,走廊里的光其实是从走廊里通向外面的窗户射进来的,光源是路灯。F3和F4阶梯教室也没有开。他想掉头回寝室,刚回过头来。一丝冷冷的感觉从身后袭来—有人!
    隔着透过走廊窗户的光柱,的的确确能看见走廊深处一个人样的东西。那个东西正向自己这边走来……
    吴威有些害怕,虽然平时一副书生样,背地里却也随身带着刀,即使不是真的在关键的时刻会用。人影渐近,却又模糊起来,似有非有的。等走进光柱里以后再看—的确是一个人!
    “高珊!”
    吴威刚想走近,却发现对方手上也拿着一把刀,眼光冷冷的!并不是因为近大远小的关系,对方越走越快,越变越大,离吴威自己还有两三米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和自己变得差不多大。因为对方已经走出了光柱,除非离近了看,不然根本看不清!是谋杀吗,难道那张纸是这个意思?吴威越想心里越矛盾。为什么会是自己呢?这叫什么恶作剧?太过分了吧……
    那个身影快离昊威不到一米的时候,昊威疯了一样先把刀刺进了对方的体内,对方没有反抗,只用手抓住了吴威的肩膀。吴威不敢睁眼看人的血液像喷泉一样从别人的身体内喷出。但他想走却又走不了—被对方抓住了。虽然感觉上是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但闭着眼睛的他并没有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和体温。就这样,坚持了巧分钟左右,对方不动了。他勉强自己把对方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拿开,手是冰冷的!他把刀抽了出来,坐着向后爬了一米左右,然后看了看这个和自己几乎一样大的“东西”:从额头到鼻梁,从鼻梁到下巴—血丝的眼翻着白、紫色的嘴唇、青色的脸,那是一张—自己的脸!
    “伊”的一声惨叫后,吴威昏倒在地上。
    再醒来时,却发现天是亮的,面前的闹钟也没有坏。闹钟指向01:00因为闹铃的关系,吴威被闹钟叫醒。再看看台历—今天的没错!
    “原来是一场梦啊!”吴威这样对自己说……


第二章血泪的阶梯

 

起床后,一清早,寝室里还是自己一个人,“幕僚”们说去了包夜,可能都还没回来。吴威没有等他们的习惯,撕掉了台历上的一页,洗脸、刷牙、吃过早饭后,又紧跟着去上课。
    今天第一个碰到的又是高珊。
    “你昨天去哪啦?”
    “上自习去了!”
    “这么用功啊!上自习都不让人看见田丰没去……”说着又去了后面的陈宏敏那里继续说一些吴威听不懂的话题。
    “田丰没去?显然了!周一他去做什么?”他这样想,走进了教室……
    下午忽然乌云漫天,这种没有阳光的环境让吴威联想到了一些不愉快的回忆:那个走廊、那另一个自己……不知不觉中,又来到了F楼的门口,那张纸还在,仿佛没什么变化,一切如故。再次走到F1阶的门口口,很多人都正在F2到F3的阶梯走廊内穿梭。
    “喂,吴威,干什么呢?”
    因为吴威挡在了门口发呆,陈宏敏从后面踢了他一脚。
    “从开学到现在没有一天正常过。谁知道又瞄上了旅游系的哪个女生啦!”
    吴威没有留意,向旁边躲了躲,把门口让开了。这时的走廊意外地引起他的注意,总有些说不出的感觉。下课回到寝室后,寝室里还是空的,吴威不想再引起不良的回忆。刚迈进寝室门几步便马上退了回来—屋子里明明没有人,却好像有人。还是去上自习吧!但还有东西不拿不行。他还是没拿,急急忙忙去了教室。
    教室是在C楼,离F楼不算很近,这里也没有什么阶梯走廊,人很多,吴威也没那么害怕。但是在恍惚中似乎听见有人谈论一些奇怪的事情:好像是说前天晚上阶梯教室里死了人之类的……
    吴威完全不知道,但仔细一想,那应该是开学的前一天晚上,也许是因为那,才会有人恶作剧般地贴了那样的纸张。他只是这样想,想了不久,又埋头于自习之中。天色渐渐暗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教室里除了自己以外一个人也没有了。至少也已经是九点左右了,教室里的灯,只有前排的亮着,好像是为了谁开的,然而不是自己。教室骤然显得恐怖。虽然也许只是心理作用,但他想起了之前另一位同学的梦,大概是这样描述的:也是同样的情景,教室里除了他以外也一个人没有,走廊的灯是黑的,那位同学慌张之中忘记了方向,走着走着,听见前面好像有一圈女人在排练舞蹈,他向前去问路。其中一个女人向他走了过来。而当她走近的时候,他异样地发现:那个女生没有脸、眼睛、鼻子、嘴、都没有,是平的……想到这儿,吴威再也忍不住了.东西也没拿。门也没锁,慌慌张张从后门溜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今天连C楼的门也给锁住了,吴威感觉不妙,不仅是不妙,从C楼门到最近的F楼门那不算短的距离更加重了他的恐惧。走廊里好像除了他以外,还另有其他人的脚步声,然而看不见人影。一直狂奔到了F楼的门口后,他才发现先前的脚步声也许是自己脚步声的回音罢了。吴威这才松了一口气。F楼大厅的灯光使吴威倍感到格外安全。当他踏出迈出正门的第一步时,他习惯性的看了看玻璃门上的纸—还在。他正想对自己说自己的不安是多虑的。
    “为什么没有人撕掉呢?怪吓人的!撕了得了!”一阵自言自语后,吴威便伸手去撕。不知为什么,吴威的眼睛不自觉地汇聚到了一点。
    “今天,晚上九点以后,将会有第二个人被自己的影子杀死……”
    吴威骤然冷颤了几下。
    “刚才明明是一,不对,是二,下午来时就是二,也不对。下午来得时候是几?”他当时并没有留意看,他现在也不想去想。现在的他,想的只是快点儿回到寝室。
    昊威的寝室所在的楼是包围的环式结构,他的寝室是在环式结构的内侧,所以,从外边看不见吴威寝室的窗户。寝室楼的门口有几个同班的同学在打羽毛球,虽然的确是他们,但这时那种心理状况下的他,会害怕任何会动的东西。有儿个同班的男同学从寝室楼里走出来,向他打了招呼,他还是有点儿不放心,急匆匆的冲上四楼自己的寝室—左边第一个。
    “幕僚”们都在,至少吴威这样想。寝室里有四个人,都是活生生的真人,吴威的勇气一点儿一点儿地恢复了,故作镇定般地和其他三个人开起玩笑来。
    “昨天你去哪了?我们都不知道你跑哪儿去了?晚上包宿都没找着你!”被问了同样的问题,吴威感到莫名的的无奈。但又不能直说他上自习去了。
    “我不是说我肚子疼吗?”
    “我说昨天!”吴威没说明白,自信而充满疑惑的眼神让周围的人也感到奇妙。“对啊,没错啊。我肚子疼,没在寝室待着。”如果真的肚子疼,是应该待在寝室。但吴威认为去上自习的话,如果期间有人回到寝室,发现他不在那里,必然露馅。所以又补充说了一句。
    “啊!也不说一声。”间话的张延也就将就着明白了,但似乎还没明白,于是整理起自己的物品来。
    已经是晚上九点十分,比平常提前回来的吴威不知道干什么好,他东看西看。最后留意到张延桌子上的台历,上面写着“某日、周三”。一想到张延有前一天晚上撕台历的习惯,也不觉得有什么。他穿着毛衣毛裤上完厕所回到寝室后,不知不觉中眼光又汇聚到了那台历。台历又撕掉了一页。
    “张延,你多撕了一张吧?明天周三!”
    “你肚子疼糊涂了,今天周三!”
    吴威没和张延多说,一直等到张延洗头回来。
    “明天哪周四啊?不周三吗!”吴威道。
    “你肚子真疼糊涂了,周几都不知道。你算算,周一开学,晚上我们去包宿。周二上课,我们回来你不在,晚上我们又去包宿。今天早上回来,发现你又不在,这不现在你才回来。”
    “你们包了两天宿?”吴威心想不对,补问了一句。“你没回来,没通知你。”
    在吴威的记忆中,今天就应该是周二。昨天晚上睡觉,今天早上起床,而昨天就是开学第一天。
    “你别吓我,张延。”
    张延没回答。吴威走到邻寝室,也问了一下日期。确定无疑,今天的确是周三。突如其来的异变,让吴威的心仿佛抽水机一般一股一股地震荡,周围的空气也仿佛涂成了黑色在自己的周围旋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吴威的生命中,无缘无故地少了那么一天。现在想起来,高珊、张延那奇怪的问话方式原来是这个意思,怎么回事?吴威想了想今天看见的改了字的纸条。于是披起大衣,袜子也没穿,穿着拖鞋向教学楼跑去。迈出大门,却发现打羽毛球的人都不见了。在路灯的拐角处,他望着自己的班级,灯也已经黑了。他跑到了F楼的门口,那张玻璃门上的纸也不见了。值勤室的灯是开的,里面还有人。现在也不过09 : 30PM,应该还让进出。一个值班的保安却阻住了他的路。
    “喂,到点了,不让进了!”
    “我东西落里了,马上就拿回来。”
    “那不一次拿完,折腾来折腾去的。”
    “折腾来折腾去”,吴威不明白什么意思,可能是因为今天自己来过吧。再回头,那个保安也不见了身影。周围只有自己一个人。大厅里不开灯,吴威往里走。一小步一小步地,贴着墙壁避着光的地方。突然,眼前出现了惊人的一幕:一个身影,手上握着一把刀藏在后面。从走廊深处出现了另一个身影,而先前的身影把刀迅猛用力地刺人另一个身影体内……正是他梦见的那一幕。吴威双手一下摸到了墙,平生中从没经历过这种事情,想靠一点点的运气让自己远离那边的视线,然而却不能。因为吓得动不了,在旁边一直地看。那个身影好像也没留意过吴威的存在,吴威自己心理也是这样地默念。身子紧贴上了墙,连脚后跟也是。最后,那个身影拨开了对方的手,从地上站了起来,似有非有地向吴这边走了过来,身子一点儿也不平衡,头胡乱地抖动。吴威心中已经忘了什么是恐俱,他现在想的是马上就逃走。在意识中,脚已经抬了起来,但实际上并没有,只是一点儿一点儿地向后蹭。吴威看着自己的脚,又无可奈何地看着面前这个怪物不算慢地逼近,顿时又有想上厕所的感觉,但场合不对。他握紧拳头,努力抑制着身体的不适和无法控制的抖动,不一会儿,却连握拳头的力气也没有了。那个怪物不断地逼近,逼近……
    躺在地上的身影分明就是梦见的样子,吴威不敢看,却把眼神放在了那个胡乱抖动的头上,他想看看那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究竟自己将会被什么样子的怪物杀死。微暗的光线中,不出吴威所料,果然和自己是一个样子。那张纸是这个意思吗?突然,一只手从后边伸到了吴威的肩膀上。昊威猛然间闭上了眼睛,发出垂死般的惨叫。“喂,干什么呢,这么大人碰一下吓成这样?”吴威再睁开眼睛时,大厅的灯已经亮了。先前的那位保安站正在自己的身后,肩膀上的手是他的手。
    “保安先生,那里有东西……”说着,把手指向刚才看见那一幕的方向。
    什么也没有了。灯光照亮下,墙壁就是雪白的墙壁。教室的门、消火栓、F1阶梯教室通向F2阶梯教室的楼梯一切正常。
    “算了,没事了。东西我明天再取。”
    吴威很不自然的走出教学楼,这时大厅的灯又被关掉了。他看了看玻璃门上的纸,依然不在。他回到了寝室。简简单单的收拾了一下,便上了床,眯起了眼睛。其他人的问话一点儿也没留意。终于到了十一点钟,寝室的灯熄了。而在那明暗交接的一刹那。吴威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保安先生,那里有东西……”说着,把手指向刚才看见那一幕的方向。
    什么也没有。吴威刚想回过头描述自己看见的事情,头刚转到一半,灯灭了。吴威用刚转过来的眼神毫无意识地注视着那惟一让自己觉得安全的保安先生。黑暗之中,他看到的:
    面前的这位保安先生—翻了白的血丝眼、紫色的嘴唇和青色的脸……“伊”的一声惨叫后,吴威再次昏死过去……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gushi/7504.html
500*200
  
    相关热门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