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品故事 > 恐怖故事 >

公司的卷纸用得好快啊!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5-03-22 06:37 点击:
300x246

不知道大家觉得公司里面最让人讨厌的是谁,是扣工资的老板?或者是总是命令下属加班的上司?但除这两种人之外,公司里最让人讨厌的人恐怕就是公司的行政主管了。
  
他们叫“主管”,但是手下往往只有一个兵或者干脆没有兵,其实他们也用不上兵,他们上班并没有太多的事做——除了象管家一样管着

公司员工。他们极度苛刻,极度严谨,个个都象老板的亲戚。他们从不迟到,也不能容忍别人迟到(老板除外),你若迟到一分钟,他会马上在你的工作记录中记下,在月底,你的工资就被扣除若干。
  
这倒罢了,他们还会算计你的所有办公用具,圆珠笔写不出了?好的,拿笔来,他给你换个芯,还告戒你一个月只能换一次。卷筒纸用完

了?对不起,一个月每人只能发一卷纸,用完了你自己买。
  
当然你也可以不必自己掏钱买,一般来说,公司的厕所里总有一筒卷纸的,自己的卷筒纸用完了,到厕所扯一点就行了。但是,这样的次

数多了,他们也会唠叨的。
  
有这么一个行政主管,叫TANG,四十五岁左右,有多年做行政人员的经历,他所在的公司并不大,所以他这个主管下面也没有什么兵可以

让他管,可以说是事必躬亲,他们的老板也不大方,所以他也没有太多的东西可以管,除了刚才说的给圆珠笔换芯之外,他所能掌管就是送快递、控制打印纸的用量,给盒饭定菜等等,当然还有对卷筒纸的管制。
  
公司是个小广告公司,共有6个人,其中的3个是业务人员,成天在外面跑的那种,按照TANG的经验,这样的公司,一个卷筒纸起码可以用

三、四天,甚至一星期,但是很让TANG伤脑筋的是,他们公司里每天换上新的卷筒纸后,第二天就差不多没有了,显然,公司里有些人用起卷筒纸是很浪费的。算一下,这样一个月要多开销20元左右,虽然不多,但是“浪费”这个行为本身就足够让TANG重视的了。他已经在公司的周例会议上简单地提到过了,但是根本不管用。他有些生气了,于是开始观察,果然,有一天,他看到一个员工BEN从厕所出来,拿着一大把的卷筒纸擦湿手,他走过去,严肃地说:“厕所里不是有毛巾吗?你在家上了厕所也要用这么多纸擦手?!”BEN被吓了一跳,也生气了,大声道:“这点纸算什么?!你又不是老板,管太宽了吧!”。说完看也不看TANG就从他身边走开了,本来事情也就完了,但是BEN从TANG身边走过的的时候,TANG隐约听到BEN说了这么一句话:“擦屁眼的纸也管,变态!”。
  
TANG一听此言,整个人都跳了起来,马上追到BEN的面前:“你说谁?谁变态?你说谁变态,你给我说清楚!”
  
BEN冷冷地看着他:“我没说谁,请你不要拦着我,我要去工作了。”
  
这句话并不好笑,但是其他员工听了都笑开了。
  
TANG知道他们在嘲笑他,他彻底愤怒了,大力地拍着桌子道:“浪费还有理了!公司的东西就不是东西了?我会向老板提出的,以后谁任

意浪费公司的用品,就扣谁的工资!”
  
这是个无力的威胁,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用的,打那以后,TANG就再也没看到谁边从厕所里出来边用大把的纸擦手了。但是他经常会迎接到公司其他员工的异样的眼光,也能耳闻到他们的一些议论,逃不出说他“小气”啊,“变态”啊,“拿着鸡毛当令箭”啊,“给老板省这点钱干吗呀”之类的话,他觉得有些被孤立,有些委屈,也曾想过要和其他员工接近接近,搞好关系。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这么做,就发现了一件更让他气愤的事,那就是,厕所的卷筒纸的用量不但没有减少,而且有增多的趋势。以前的卷筒纸,到了第二天还会剩一些,但是最近有好几次,都有晚上加班的人向他抱怨说晚上没有纸用。他很明白是怎么回事:有人跟他作对!一定是公司里的人对他有怨气,故意跟他捣!他们居然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报复他!他又想到,其中最大的嫌疑人就是他上次斥责过的BEN,一定是他怀恨在心,而故意在这件事上做文章!而且BEN最近经常加班,很可能就是他在加班的时候做了手脚!
  
以后他每次看到BEN进厕所,都会非常愤恨地看着他,想象着BEN在里面如何一边得意地笑着,一边把大把的纸丢进马桶里冲掉的情景!他也曾在BEN出厕所后假装要上厕所而进去观察,但是奇怪的是,每次他进去,看到卷筒纸都还剩很多,白白胖胖的一卷,看起来非常可爱纯洁,这让他更加确定了BEN在他不在的时候,或者是在晚上加班的时候捣鬼的猜想。TANG在心里恨恨地对BEN说:你这个小人,你就跟我作对吧,哪一天被我抓到,看你怎么下台!
  
那天晚上,公司的业务比较多,一些人需要加班,BEN也在其中,TANG于是晚上也没回去,他先是为BEN他们要了盒饭,在他们开始加班的时候,他也拿出一本记帐的本子算了起来,有人显然是假装关心地问他:“TANG,你怎么还不回去,很晚了,不饿吗?”,他摇摇头,装作很忙的样子说:“哦,这帐本明天老板要看的,我先赶出来,算好就走。”
  
那人也就不说什么了,其他人也只管自己工作,只有BEN看了他一眼,TANG看出那一眼里有挑衅的意味,TANG还发现KEN的面色不对,在这么多人当中,只有他的脸色发青,上面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果然,过了一会,KEN的花样来了,他站起来往厕所走去,一边走边说:“妈的,又拉肚子了,最近真倒霉!”其他的人听到了,又是一阵会心的大笑,尤其是BEN对面那个爱对男人献媚的JONE,笑得淫荡且可恶,仿佛在为BEN的举动加油。TANG在肚子里咬牙切齿。

一会儿,BEN出来了,故意往TANG这边看了一眼。TANG稳坐不动,依旧很匆忙的样子。BEN坐下,办公室里的人各自忙碌。再过一会,TANG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总算做好了,回家吃饭了!”没有人理他,他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往外走,还是没有人理他,也没有人看到,TANG一闪进了厕所。
  
公司的厕所门是开着的,里面隔成两个格子,一个是马桶间,还有一个是杂物间,放扫帚啊,水桶啊,拖布之类的东西。TANG先是瞧了一下卷筒纸,确定还有不少,就躲到了杂物间里,这主意不错,如果有人进来了,他可以观察,如果那人发现了他,他也可以假装自己正方便完,在整理拖把——作为一个行政主管,这也是他所管理的范畴。
  
过了十分钟,并没有人进来,TANG一个人猥琐地躲在厕所里,闻着臭味,也不好过,他开始后悔了,打算出去,并且已经想好了,如果被人看到自己刚走,就说刚才自己肚子不舒服好了。
  
他正打算走,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还来不及从杂物间跑到马桶间去,那人就进来了,正是BEN,匆匆进了马桶间,TANG怕这时候出来被他取笑,只好躲着不出声——这处境让他尴尬极了,他可以听见BEN方便的声音,更糟的是,BEN居然在大便,而且好象是真的拉肚子了,很臭,臭气直飘进TANG的鼻孔里,他简直想吐!心里更是后悔万分,发誓以后再也不管这他妈的破草纸的事情了!

十分钟后,BEN好象拉完了,TANG听见他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还有唰唰唰用纸的声音,以及冲水的声音,之后,BEN出去了,TANG探出头去,刚好可以看到BEN惬意地摇摆的身子消失在门口!TANG直翻白眼,恨不得要打自己一巴掌:真是神经病,我怎么会这样做?!也不知道等一会出去时会不会被人发现!如果被BEN发现一定更要说我变态了,那时真的是没法在这个公司继续待下去了!
  
TANG呆呆地想了很久,隔壁马桶间的臭味也渐渐散了,TANG看看手表,已经是晚上9点了,肚子也已经饿到不饿了,他没别的想法了,就想快点走。TANG从杂物间探出头往厕所门外看去,同事们都正在埋头工作,BEN也一样,此时不走,更待何时!TANG正打算走,想想又实在甘心呀,又探头往隔壁马桶间的卷筒纸看去——比刚才瘦了点,但是还有大半。“算了”TANG对自己说:“以后都不管了”。
  
正打算把头缩回来的时候,TANG突然看到居然有一只黑黑的手从马桶里伸了出来!随后,从马桶里又伸出一颗象人头一样东西,说它“象”人头,是因为它根本没五官,漆黑一张脸,上面顶着黄黄的大便,就象大号的剥皮松花蛋,看起来又恶心又诡异!TANG完全被骇住了,心跳也停止了,血也不流了,头也缩不回来了,连眼珠子都转不动了,就这么傻傻地看着那颗头和那只手。只见那之手在周围摸索了一遍,终于摸到了旁边的卷筒纸,那只手一把一把地扯着卷筒纸,那着纸擦自己的头和脸,一遍一遍重复着,很快,卷筒纸就用完了,那只手于是慢慢地缩回了马桶,可怕的是,那颗头突然转动起来了,它缓慢地左右转着,转了一会,居然对准了TANG的方向!TANG非常希望自己马上昏过去,但是他做不到,他的手脚都在动不了!
  
那张没五官的脸仿佛在“看”TANG,“看”了很久,马桶发出了恶心的泡泡声,就象下水道堵上后,脏物反泛的声音,又象有人在水下说话的声音。这声音虽然很低,但是居然勉强可辨,TANG是很不想去听他,但这声音还是往他耳朵里跑,TANG几乎疯了……这声音反复了好几遍,终于消失了,那颗头也慢慢沉下去了,临下去之前,似乎还微微对TANG点了一下,TANG眼看着这颗头沉下去,又过了几分钟,才能张开嘴巴歇斯底里地大叫一声,也终于能晕过去了!
  
倒下去之前,TANG还能听到外面同事跑过来时的嘈杂的声音,但这声音还没能掩住在TANG耳边回响着的恐怖的声音——“叫你的同事不要老是在我头上拉大便……”
  
……
  
TANG离开了这家公司,他发誓再也不做什么该死的行政主管的工作了,他后来打听到,原来这家公司建造的时候,曾经发生过一起事故,一个工人在挖化粪池的时候因工伤而死了,死时就躺在这化粪池里……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gushi/7538.html
50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