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品故事 > 恐怖故事 >

地狱楼梯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5-03-22 06:41 点击:
300x246

    我住在这幢楼已经有十多年了,这幢楼是用我们厂生产的优质水泥建造的,再加上其抗震结构,设计上可以抵御6一7级的地震。
    这幢楼每一层有三户人家,其门分别对应着东,西和北,而我的家住在中间,也就是大门冲北开的那间。
    这幢楼的楼梯也是很平常的那种,每一层之间是由两段对折的楼梯所组成的,从我家到一楼总共有六段楼梯。
    我在这幢楼上住了十几年,除了出去上学,出差等共四五年外,其它的时间都住在家里,每天上下楼至少四次,可以说对这楼梯已是极为熟悉,以至闭着眼睛也可以很轻松地上下楼。
    第一次出事是在一个夏天的晚上,对,就是去年的夏天。
    去年夏天并没有今年这么热。
    那天晚上,一个朋友约我去他家打游戏机,所以我晚上8 :00钟出了门,请记住这个时间。
    我和平时一样,很轻松地出了门。
    那天晚上是阴天,所以天色很黑,平常在天气很好的时候,晚上8 :00钟还是挺亮的。
    我轻快地下楼。
    走下两层后,发现下面很黑,因为一楼的路灯安装得很低,个子高一点的人一伸手就可以摸到,所以有些没有公德心的人常常会把灯泡拧下来,拿回自己家用,一楼经常是黑的。
    我暗暗咒骂了一句,继续向下走。
    又走了一层,四周愈发暗了,可是我却惊讶起来。
    因为我并没有走到一楼的出口,下面居然还有楼梯!
    不过惊讶只是一闪而过。我上面已经说过,我对这楼梯实在是太熟悉了,而有时候人对自己非常熟悉的东西,往往会变得模糊,不信的话,你把你的名字一口气写上几十遍,到后来你自己都会怀疑是不是写了错字。
    所以,我依旧很轻松地向下走。
    可是,又下了一层后,等着我的……还是楼梯。
    这时候,我还是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只是低骂了一句:“真是见了!”又继续向下走。
    但是,我的心情却紧张起来了。
    因为,我一口气又下了十几层,可下面依然是楼梯。
    我停住了,感到心里有点发冷。
    这是不可能的,我很清楚我住了十几年的这幢楼,这幢楼最高只有五层,也没有地下室,就算从最高的五层向下走,也不过只有八段楼梯。可是现在,我已经下了十几层了,还看不见出口,这不能不说是极为怪异的一件事,虽然我并不是很胆小的人,可是真的感到有点害怕了。
    我慢慢地沿楼梯走,又下了两层,依旧没有到底。
    四周的光线极昏暗,只能看出一个大概的轮廓。
    本来我是一点也不害怕的,就算整幢楼都是漆黑一片,我也不会害怕,对一幢如此熟悉的楼,有什么理由害怕呢?
    可是现在不同,这已不是我所熟悉的地方了,整个事件都充满了神秘恐怖的色彩。
    瞬间,我的额头冒出了冷汗。
    第一个闪八我脑海的念头是,我在做梦,一个恶梦!
    这倒是一个很容易被接受的想法,既然是梦,一切都是不要紧的。
    可我很清醒,这绝不是梦,绝不是!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要仔细看看!
    在开始我也说过,我们这幢楼每一层有三户人家,因为都一样,所以在昏暗的环境下,我没有想过要仔细看一看。
    我心惊胆颤地下了楼梯,向中间的那个门走去……
    光线实在是太暗了,我只能依稀看见门和窗户的轮廓。
    我一点一点地往前凑,随时准备着撒腿就跑。
    每个门上边,都有一个标牌,标注着这家的编号,我家的编号是“402“,楼上人家的编号是“502”楼下的房间依次是“302“,“202“,“102“,所以只要看清标牌,就可以知道自己是在第几层。
    因为太黑的关系,尽管标牌不是很小,但仍然难以看清,我费了好大的劲,终于看清了—14一2-14!!
    这里竟然是一14层!
    我的头皮发麻,张口欲叫,就在这时候,我的眼前一黑,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是被一阵喧闹声惊醒的,是隔壁的邻居下中班回来了。
    在那一瞬间,我的头脑是空白的。
    我这才发现,我正站在自己的家门前。
    我掏出钥匙,开了门进去,然后开了灯,从冰箱里取出一听可乐,一饮而尽,这才走进自己的房间。
    刚一进去,电话就响了起来,我随手抓起了话筒,电话是那个朋友打来的,他说他在家等了我四个小时,也未见我过去,问我为什么失约。
    我支吾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我记得我出了门,可是后来呢?
    我在床上躺了一会,想睡觉,可是却睡不着。
    远处传来“吮当”一声,一定是谁在往上搬自行车时不小心撞到了东西。现在在楼梯拐角上经常会被人堆放很多东西,所以往上搬东西很不方便。一提到楼梯,我就惊跳了起来!
    楼梯!
    漆黑的楼梯!
    那没有止境的,仿佛是通往地狱的楼梯!
    我清楚地记着所发生的事情,一直到我看清标牌后忽然的昏迷,接着就是发现自己站在自家的门前,我抓起手表看了一下,12:30分。
    我8:00钟出门,而现在已经12:30分,可我发誓在那黑暗的楼梯里,我呆了不到十分钟,那么剩下的四个多小时,我在哪里?
    整整一个晚上,我都没有睡着,就一直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虽然我也曾想过再去楼梯里检查一下,可是我实在没有这个勇气。
    在天快亮的时候,我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但是很快,各种嘈杂声就把我给弄醒了。看了表;是上班的时间了。
    在出门的时候,我不禁犹豫了,昨晚的事情还是让我心有余悸。
    幸好楼上的同事也正好要上班,我和他打了个招呼,就和他一起下楼。
    我默默地数着,“3”、 “2”、“1”!
    当我和平时一样看到熟悉的一楼出口的时候,我竟然觉得好开心,好亲切。
    昨天晚上那件可怕的事,也许只是我的幻觉,或者只是个噩梦。
    接下来的时间里,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上班,下班,我每天又是至少四次上下这个楼梯,我对楼梯的恐惧,慢慢地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真的从来没有想到,还会再次遇到那天晚上的事情。
    那是在半年后的一个晚上,一帮朋友搞聚会。我在8 : 00钟出的门,因为心情很好,所以我几步一跨地向下跑,但是,当我连下三层,又遇到了那种熟悉的昏暗的感觉,我的心“略瞪”一下,脚步立即慢了下来,
    因为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我心中虽然害怕,但已不再像上次那样惊惶。我首先看了中间的那个门牌,“1 -2“,是很正常的。
    可是原来是出口的地方却消失了,而那昏暗的楼梯却延伸了下去。
    我咬咬牙,决心探索出这个秘密,所以我沿着楼梯往下走。
    从一楼以下,是一种奇怪的昏暗,一切仿佛都不是真实的,我每下一层都要仔细看一看门牌。
      “—   1一2““— 2一2“
      “—   3一2.,_一—4一2“
    慢慢地,我又到了上次失去知觉的那个门前。
    “—    14一2”不错,还是那个标牌。
    我顺着楼梯往下看,什么也看不清,但影影绰绰,楼梯似乎仍在盘旋而下,仿佛没有一个终点。
    我又继续往下走,“-15 “ “-16“ “-17”到了第十七层,我不由得停住了。
    楼梯依然没有结束,而我停住的理由很可笑,因为我想到了一句老话:“十八层地狱”!
    这个奇怪的楼梯,是不是通往地狱的!?
    我犹豫了好一会,才决定继续向下走,促使我下这个决心的原因之一,是因为那三扇门里,都是死气沉沉的,没有灯光,没有声音,什么也没有,我实在不敢多呆一会,相反,在楼梯上反倒觉得安全一点。
    “18”层并没有什么怪异,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可是,这个楼梯到底通往何处?
    我又继续向下去,再走了几层,我的勇气一点一点消失,因为那楼梯依旧盘旋而下,依旧没有结束。
    正在我犹豫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一声惨叫。
    说是惨叫,其实是我的感觉,因为那声音隐隐约约,听不清楚。
    这声音是从更底层传来的。
    紧接着,我又听到一声惨叫。
    我仅存的一点勇气完全消失了,我撒腿就跑,拼命往上跑,直到气喘吁吁才停下来。
    四周依然是昏暗的。
    我边喘气边仔细看了一下标牌,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14 -2”我又到了一14层。
    下面的声音已经听不见了,我的心情稍微镇定了一些。
    我轻轻伸出手,去摸那扇门。
    我的手碰着了门,却感到凉凉的,滑腻腻的。
    这一下大出我的意料。
    然而就在同时,我竟然可以在黑夜中清晰看到一个拖着猩红长舌、一身惨白的……鬼飘了过来,还在不断重复一句话,阴森、颇悠而延长,“你……终于……来··…了……”余音凄厉,在楼梯问回荡。接着门内发出轻微的“喀哒”声,似乎门内有什么东西正在开门,想要打开门出来。
    我大叫一声,再也不敢停留,拼命往上跑,可我实在太惊慌了,脚在台阶上一绊,摔了一跤,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一个星期之后,有人发现了一具惨不忍睹的死尸,惊心的是,他的心脏挤出胸腔,布满黑血,有几条裂痕。这些人对警方说:“死尸生前是他们的朋友,那天晚上准备参加聚会的……”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gushi/7539.html
50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