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品故事 > 恐怖故事 >

奇装异影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5-03-22 06:44 点击:
300x246

    围安市老城区居民搬迁工作已接近了尾声,原老城区钟楼派出所也正式更名为“古城区派出所”,周力任所长,并且增加了两名年轻的民警,以便将来对外开放后能更好地维护这里的治安。两名民警是罗山和叶治,他俩均20多岁都是警校刚刚毕业生,他们听说周力所长有过不少的破案经历,所以非常愿意跟周力一起工作。
    如今的老城区只有两个部门,一个是周力所在的派出所,另一个就是“围安市古城区开发管理处”,它的位置离派出所很近。由于这里的居民都迁至新城区,所以,以往热闹的老城区变得非常清静了。
    话说这天晚上,刚从老城区搬到新城区的居民蔚云庵先生,忽然想起一件事:一件他十分喜爱的东西,忘在老城区他家原先住的宅院里了,并且马上要动身去取。他老婆听后说都好几天了,劝他明天白天再去,可是蔚云庵性子急,非要当晚去拿。于是,他骑上自行车顶着黑夜,独自一人就奔老城区而去。
    蔚老先生今年50多岁,他原先住的地方,是在老城区东北角一条叫做“蛇尾巷”的小街内,这条街道不宽,呈S状,有一公里的蜿蜒路。这一带处于老城边缘,有不少古树和破宅院,有关部门正在商议,准备把这条街的破宅院和妨碍交通的树木拆除砍伐,在这里建一条商业街,但是,有人反对这样做,提出应保留老城全貌和自然生态,所以这里是否改建商业街,目前还没有定下来。
    蔚云庵迎着阵阵夜风骑着自行车,不多时便进了那条他非常熟悉的小街。这里已经完全没有住户了,静静的小街上只有蔚云庵一个人。由
于地形原因,夜风在这里不仅变得大了许多,而且还能听得到阵阵疾风刮过街道所产生的声音,这种声音让蔚云庵感觉浑身有些发冷,他下意识地减慢了骑车速度。前面,很远才能见到一个路灯,整个街道上光线十分暗淡,他四周望了望,此时此刻,熟悉的环境竟然也令他感到有些紧张了。
    往前走不远处就是蔚云庵原先的家了,那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院落,院内曾住过四五户人家,蔚云庵住东面靠南几间房,廊檐内的窗台上应该还放着蔚先生忘掉的东西—其实就是一只放在罐内的蟋蟀,这只蟋蟀本是他的挚爱,从来没有斗败过,可是这大搬家忙活,就把它给忘了。
    此时想起那只蟋蟀,蔚云庵心情有点兴奋,于是他加快速度朝前驶去。骑着骑着,他便看见自家住过的那院子了,与此同时,他还发现,院门前还站着一个人,这使蔚云庵感到意外,再走近些他才察觉,那人穿着十分奇异的古装,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蔚云庵心中顿时生疑,他不由地放慢了骑车速度,仔细地观察着对方,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那个人影忽然间消失了,这种情况下,蔚云庵还以为是自己看走了眼呢。
    蔚云庵带着紧张的心情来到自家小院门前,他下了自行车,四下看看一个人影也没有,怪了!他自语了一句后,就小心地走进了院子,借着微弱的月光,他走上台阶来到放蟋蟀的那个窗前,由于廊檐很宽,此处更加黑暗,他伸手慢慢地摸到了蟋蟀罐儿,与此同时,他感到身后不大对劲,猛一回头,只见一个身穿奇异古装的大个子,面对着他站在台阶下面,和刚才在街上看到的那个人影一样,只是由于天黑他看不清对方的面孔。蔚云庵的心“咯瞪”一下子,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他一紧张,手不慎碰掉了窗台上的蟋蟀罐儿,“啪”的一声蟋蟀罐儿摔碎了。蔚云庵早已顾不上这些了,他惊恐地问了一句:“你是什么人?”对方没有回答,而是向后退着退着……,忽然一闪就不见了。让蔚云庵感到可怖的是,他丝毫没有听到对方有脚步声。,他不敢在此停留,急忙朝院外走去,准备离开这里,可是已经晚了,他只感觉双腿发软,思维混乱,身子一个劲往下瘫,渐渐地忘掉了自己,忘掉了一切……
    当夜凌晨4点左右,一个妇人来到古城区派出所报案,叙述了她先生蔚云庵失踪的过程,民警陪她去出事地点查找了半天,直到天亮,既没发现蔚云庵人影,也没发现什么可疑情况。又经过多方查询,直到第二天中午也没有蔚云庵的消息,周力和两位民警将蔚云庵的老婆送回家中后,便回到所里召开了紧急会议。
    由于没有发现任何案犯的蛛丝马迹,使新来的两位民警非常感兴趣。会上,罗山认为,蔚云庵的老婆精神上好像不大正常。对于她的所述应多加分析筛选。周力说:“她的精神有所失常,多半是因为她丈夫失踪得莫名其妙所至,我们虽然没有发现犯罪迹象,但是,在报案者提到的地点,我们看到了摔碎的蟋蟀罐,而蔚云庵正是因为这罐儿里的蟋蟀而失踪的,而且,根据碎瓷片接口来看全是新碴,蟋蟀罐儿肯定刚刚摔碎。”
    周力认为这个事件不同一般,经过讨论后,他让大家都认真分析案情谨慎对待,并最后决定两人一组,分为两组,周力和大刚一组,罗山和叶治一组,每天在老绒区内进行巡视,特别是夜间,重点是蛇尾巷一带。
    当天晚上,周力把所里的工作安排好后,他就和大刚一起在老城区里开始巡逻了。
    他俩先到蛇尾巷一带察看了一遍,没有发现可疑情况,到深夜的时候,整个老城区的各个街道他俩基本上都转了一遍,此时,他们本该回所里换另一班民警出来巡逻,可是周力不放心,他让大刚随他再去蛇尾巷里去看看,大刚点点头,跟周力一起,又朝蛇尾巷走去。
    就这样不多时他俩又来到了蛇尾巷,此时的蛇尾巷内十分昏暗,周力开亮手电筒,细心地注意着周围的一切,大刚警觉地跟着周力。他俩就这样在街上走着,并没有发现什么,马上就要走到蔚云庵住的那个小院门前了,这时,却发生了新的情况。
    “所长你看。”大刚轻声说着,用手指了指前方转角处。周力“嗯”了一声,手电光顺着大刚手指的方向照去,但见那里有一个人影在门前来回地踱着方步,那样子真像是在站岗巡逻。由于那人影距他俩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周力照射过去的手电光显得很微弱了。对方好像没有察觉他俩,照样不紧不慢地在院门前来回溜达。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让周力和大刚都感到非常惊讶!但他们并没有停下脚步,周力边走边想:那个人是谁?在做什么?莫非是失踪的蔚云庵!不可能。因为他俩走近些后发现,那人的穿着十分异常,不像是现代人。见那人没有反应,周力停住了脚步。“怎么了?”大刚问。周力说:“你看,那人穿着奇装异服,行为又那么不正常。”周力说着,把手电光在那人身上晃动了几下,那人仍然毫无反应。大刚看罢说到:“这是什么人啊?像是在梦游嘛!我去看看。”大刚说着快步朝那人走去。周力望着大刚的身影,稍许,他正要跟上去,忽然发现大刚的身影变得模糊起来,怎么回事?周力以为是自己犯困了,他使劲眨眨双眼,然而,大刚的身体更加模糊不清,转眼间竟
    然消失在他眼前。
    这一切都发生得那么迅速、异常。“大刚----一”周力大喊一声,朝大刚消失的地方跑过去,可是那里根本没有人了。周力借着手电光在四周扫视着,当周力再朝那边看时,那个异常的人影竟然也不见了。周力感到太奇怪了,心想:这不是在做梦吧?他还真没有见过这么神的事儿呢。周力向前急跑几步,来到蔚家院门前,四下观察仍没有发现任何人。
    这下周力也紧张起来,因为事情发生得好似闹,一个大活人在离他不远处,先是变得模糊不清,继而迅速就消失了,虽然发生在夜间,夜幕可能造成某些假象,但刚才发生的事情仍是不符合现实的。那么,大}l他无声无息地消失到哪里去了呢,周力凝眉望着黑暗幽静的街道,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他决定立刻赶回所里,派人来仔细检查这一带,看看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事。
    周力迅班撤出了妒ra巷,回到了派出所,把自己刚才遇到的情况跟准备接班的两位民警一说,罗山和叶铭听罢情绪立刻高涨起来,他们都不相信会有这种事。因为不知大刚现在情况如何,周力没多解释,马上和两名民警乘摩托车,迅速赶到了蛇尾巷,这是一条步行街,摩托车停在了街口处,他们下了摩托车,周力在前面,罗山和叶铭紧跟其后,三人步行进入了蛇尾巷。
    为了尽量不暴露自己,周力他们没有使用手电,三个人借着微弱的月光,行进在弯弯曲曲的街道上,此时,周力担心大刚出什么意外,所以他越走越快,当他快走到大刚消失的地方时,猛然发现,前面不远处又出现了那个奇装怪影,没错!跟十几分钟前他看到的那个人影一样,周力朝后面轻声说道:你们看,那个怪影又出现了。周力边说边朝那个影子悄悄地急走过去,眼看就要接近那个怪影了,令他奇怪的是,就在这时,那个怪影突然就不见了!怎么回事?周力回头再一看,他的身体一下子凉了半截,怎么!人呢?身后哪里还有什么罗山和叶铭呀!他们两人居然也不见了!周力唤着两个民警的名字,根本没有人回答。
    坏了!周力暗自叫道,莫非那怪影又在施魔法了。果真如此的话,那个奇装怪影就不是一般的人了,周力越觉得不对劲,好奇怪呀!三个民警,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失踪了,准确地说是消失了。周力感到了迷茫,感到了恐惧
    他急转身朝回走去,身后是令他感到神秘而可怕的蛇尾巷,周力的脚步很快,走着走着,忽然身后有人叫他,“所长,你去那里?”周力心中一震,他停住脚步回头一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并且朝他走了过来。仔细一看,周力惊道:“是大刚!怎么回事?刚才你去那里了?”这时,大刚已经走到周力近前,他焦急地说:“是啊!我们不是在一起吗?可是,我一回头,发现你突然不见了,可把我急坏了,所以,我一直在这里找你,所长,你去哪一儿了,怎么突然间就没影了?”大刚的声音显得很疲惫。
    周力越听越迷糊,他尽力使自己镇静下来,他知道,大刚一定遇上了麻烦,}nl且现在也无法弄个水落石出,不如将错就错,看看这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想到这里,周力问道:“大刚,你看到那个怪影了吗?”“是啊,”大刚用手指指前面不远处蔚云庵的住宅说,“我看见那怪影进了那个院子。”周力忙问:“是吗?你没看错?”大刚回答:“绝对没有。”“好吧,”周力说,“走,我们进那个院里去看看。”
    “嗯。”大刚点点头,跟着周力走到那座院落门前,周力推开院门,迈步进到院内,大刚也紧跟了进去,院内地方还真不小,正前方好像是个大厅房,两旁还有几棵大树,遮住了本来就惨淡的月光,使得院内十分黑暗。周力警惕地观察着这里,他朝里面走着边取出手电,刚要打亮,忽地一声手腕被一个东西猛地击中,手电落地,没容他反抗,从身后两旁跳出两个巨夕、来,分别将他和大刚的双臂死死地抓住。这两个巨人力气实在太大了,周力和大刚都感到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那两个人把他俩推进了前面的那个大房子里,与此同时,屋内的灯也亮了。抓他俩的人松开了手站到两旁,周力和大刚定睛一看,眼前的情景把他俩惊得目瞪口呆。
    只见抓他们的两个巨人都穿着古代服装,正前方的桌子后面坐着一个一身古代县官装束的人,那样子倒是像在坐堂审案。没等周力他们开
口,那官人开口问道:“下面是什么人?为何深更半夜在此地游荡?”
    本来周力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变化,现在对方这么一问,更把周力问愣了。
    周力冷静了片刻,说道:“我们是派出所民警,正在执行公务,你是什么人?”那官人道:“我是这里的主人。”周力听对方越说越蹊跷,便稍加严厉地问:“什么主人?你们在搞什么鬼?竟敢绑架警察?快放开我们!否则你们负法律责任。”听了周力这么一说,那个官人生气了,他拿着官腔喝道:“听说有人想谋害本官及属下人,所以本府特意加强了警戒,你们鬼鬼祟祟地进到这里,一定不是好人,来呀,把他俩关押起来。”
    没容周力和大刚再说话,旁边的两个巨人快速上前,用两个布袋分别套在他俩的头上,接着用绳子把两人手臂也捆了起来,然后,连推带操地将他们推进了另一个屋子,接着周力的头被一个东西重击了一下,他顿时觉得天旋地转,昏倒在地不省人事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周力才渐渐醒来,他把套在头上的布袋甩掉,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要不是自己双手被捆着,他还真以为刚才是做了一个噩梦呢。周力感觉头部阵阵作痛,他挣扎着坐起身来,心想:一定是遇上了劲敌,现在最重要的是先脱身。周力借着窗外透过的微光,见大刚一动不动躺在地上,他轻声唤了唤大刚,可是大刚没有反应。周力娜动身体靠近地上的大刚,背着身用被捆的双手,拽掉套在大刚头上的布袋子,听见了大刚的呼吸正常,周力就用胳膊肘晃着大刚,一下、两下,躺在地上的大刚身体开始动了动。
    周力压低声音焦急地问:“大刚,你怎么样了?”大刚终于醒过来了,他慢慢地坐起身来用手摸着头说:“哎呀!我的头好痛啊。”周力小声地说:“是啊,我的头也很疼,你能站起来吗?”“当然。”大刚说着和周力一起站起身来。大刚正要问什么,忽然屋外有动静,周力急忙示意他别出声,他和大刚小心地走到门前,从两扇门问的缝隙向外观查。
    周力看到院内有好些影子在晃动,看了一会儿才发现,院内有三个人,仔细看看,正是那三个穿古装的人,只见他们正围着一个人转圈,月光下,周力见那人的特征十分像失踪者家属描述的那个蔚云庵,周力纳闷,蔚云庵怎么会在这里,这三个古装人物围着他做什么哪?看着看着周力忽然发现一个问题:院内的几棵古树不见了,而且地上出现了三个大坑。周力正在奇怪时,就见蔚云庵像木头人一样,毫无反应地被三个古装人物抬了起来,然后抬到一个树坑旁,他们把蔚云庵头朝下,像栽树一样戳在了坑内,然后三个人又从另一房间内带出两个人来,着月光周力基本看清了这两个人的面容:他们竟是刚才消失的两个民警罗山和叶铭,他俩也都像木头人一样,被人古装人分别拖到一个大树坑边,头朝下四肢向上像种树一样,栽进了坑内,大刚也看到了一些情况。
    只是现在,周力和大刚的双手都被捆着,如何才能阻止三个奇装人的杀人行为并抓住他们呢?此时周力心急如火。他两眼盯着外面的人,真想使劲撞开门,冲出去阻止他们。
    然而,事情突然发生了变化,就在这时周力看见,地上三个被活埋的人四肢乱动起来,忽然越动越长,转眼间他们的四肢竟变成了树权,继而三个人变成了三棵大古树!再看那三个古装人,全变了样,不是什么古装人了,而是,蔚云庵以及民警罗山和叶铭口
    正当周力和大刚惊得不知所措时,就听到外面那个蔚云庵说话了:“去把门打开吧,这回我们就不用怕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我们三个都是古树变的人。有人想砍掉我们,为了生存,我们只好用三条人命保我们三棵树命了。”周力听罢恍然大悟,心想:天下竞有这样的奇事,原来是古树精在作隆呀!
    这时,那三个人朝周力的屋子走来,很快房门被打开了,周力和大刚假装刚刚站起的样子,假罗山上前说:“周所长,你没事吧。”周力没答话。那个假叶也说:“我们找到了失踪的蔚云庵,我们是来救你和大刚的。”说完,他们就给周力和大刚解手上捆的绳子。绳子解开了,周力和大刚急忙走到房外,假罗山和假叶治也跟了出来,周力冲着他们单刀直人地说:“你们三个树怪别演戏了,你们不能为了自己利益就杀人,快把那三个真人放出来救活他们,我保证向有关部门解释不砍你们这三棵古树。”“什么?”变成蔚云庵的古树精说:“原来你们都看到我们做的事了!看到了也好,因为有人要把我们家园毁掉,还要把我们三棵老古树也砍倒,说我们已经枯死了没有价值了,我们也是追不得已才这样做的。”假蔚云庵边说边朝周力逼近。周力警惕地后退一步质问道:“既然你们可以脱身,为什么还要杀人后变成被杀人的模样?”假蔚云庵说:“为什么?你看见过满街跑的大树吗?我们只有变成人的模样才能真正脱身,才能混在人类中间,为我们自身的利益工作,而且,还必须找现实中的人来做我们的替身!懂吗?”
    “不懂,”周力说,“我不懂你为什么要把活生生三个人变成三棵大树!?”假蔚云庵惨淡一笑说:“这是人类的常有的偏见,我们的树根其实就相当于你们的头,树权就类似于你们的四肢。你们是头在上四肢向下踩在地表上,这样的生命可以脱离大地约束自由行走生存,而我们生存的方式却是头朝下扎根在大地里,肢体朝上随风飘荡,因此,我们虽然有头脑,却没有行走的自由,我们只是在做生命形式的转换而已,并没有杀人。”周力说:“可是你们已经自由行动了。”古树精道:“当然,只是只有我们这些超过百年的大树,才有可能做到这一点,这是非!常难得的机会。”说完,三个古树精开始朝周力和大刚包围上来。大刚喝道:“你们想干什么?”三个古树精听罢同时答道:“杀死你们两个!”
    大刚快跑!周力喊着,竭尽全力推开近前的古树精。大刚趁机逃出院子往街外奔跑,很快,周力也侥幸摆脱了古树精的纠缠逃到街上,后面的三个古树精也追了出来。前面的大刚面着,忽听见后面有哗啦哗啦的声音,他一边跑一边回头望去,见身后不远处周力朝前狂奔,再一看周力身后,天啊!有三棵黑乎乎的大树,树根朝上树枝朝下当作腿,正在追赶周力,虽然树枝的动作很慢,但每一步都能迈出十几米远,大刚真担心周力被古树精抓住,可是他和周力都持续拼命奔逃,谁也不敢放慢脚步。
    大刚很快就跑出了蛇尾巷,他跳上了停在街口的摩托车,见周力也赶到了,就喊道:“所长,快上车。”周力拼出最后一股劲,跑出街口,上了摩托车。“快快,快开车。”周力急促地喊道。大刚一踩油门,摩托车如脱缓野马向前急速驶去。
     他们终于摆脱了古树精的追杀,回到了派出所。周力立刻给公安局打了电话,汇报了他们遇到的紧急情况,公安局紧急派遣了十多名警力,干警们荷枪实弹和周力大刚一起乘着警车,杀回了蛇尾巷,此时,天已经蒙蒙发亮了。
    蛇尾巷的街道上到处是散落的树叶,但是并没有古树精的影子,周力带着干警们进了蔚云庵以前住的那个院子,大家看到三棵古树原样地长在院子里,只是上面的叶子特别稀少了,先前失踪的蔚云庵和当晚消失的两个民警罗山和叶铭,都各自坐在一棵树下不省人事,这三人被抬上了警车。干警们经过一番搜查后没有发前新情况,也只好带着怀疑的态度返回了。
    一天以后,三名昏迷不醒的人在医生的救护下都苏醒过来,但是失去了记忆。‘’围安市古城区开发管理处”知道这件事后,没敢再动蛇尾巷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更别说改建什么商业街了。
    再后来,有权威人士分析了这件不可思议的事,,并初步得出如下结论:三棵超过百年的古树是一种罕见的稀有树种,它们并不是真的可以成精,这种叫做“午夜琼”的树,在深夜里会滋发出一种化学气体,而白天受自然光影响,则不会滋发这种气体。这种气体可对人的中枢神经产生强干扰,使人产生幻觉。这个树种在蛇尾巷内曾有若干棵,一般情况下树木放出的这种气体极少,不会使人受到影响。但是近几天,蛇尾巷内的十几棵这种大树被砍伐,夜晚,树根及枝干内有害气体大量挥发,集聚在蛇尾巷内,人员进人后就可能被麻痹而产生幻觉……
    对这种说法,周力和大刚并不能完全信服,他们也不想探究那些不可理解的事件,他们像平常一样继续做自己的工作,只是有时候大刚会私下里问周力:“所长,你说,现在的罗山和叶铭会不会是古树变的呢?”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gushi/7541.html
50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