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品故事 > 鬼故事 >

医院惊魂夜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5-03-26 08:02 点击:
300x246

    在讲叙这个故事以前,我必须说一下我的工作。我是一名急诊室里的医生,病人一般称我们是—手术台上的上帝,因为在手术台上,是我
们决定生存。所以每个医生的身上都聚凝着一股怨气,久久不化便会
    第一章:值班室
    今天夜里是我值班,只有一个护士陪着我。护士叫小雯,上个月刚从学校毕业,便从实习诊所调到我们这正式上班。小雯是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眼睛大大的,象能说话。她现在正坐在我对面看报纸,我则在看这个月的医评报告。
    墙上的挂钟显示着时间10;58.在过两分钟,整个医院里就只剩下一个当班的门警、住院部的值班护士,还有我和小雯一共四个人。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天气突然转凉的缘故,空调风吹着身体竟莫名其妙的打着冷战,我下意识的裹了裹白大褂。小雯果然是个聪明的女孩子,连我这么细微的动作她都看见了。她放下手中的报纸,把空调给关了。
    可能是昨晚没睡好,看着报告时,眼皮不停的打着架。我摘下眼镜,揉了排眼圈,靠在椅子上,不知不觉的竟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浑身突然的一阵哆嗦,自然而然的便醒了过来。抬头一看,空调又开了!正徐徐的往值班室里散着冷气。我心里一惊!空调刚刚不是关掉了吗?怎么又开了,这不该是小雯干的,她不可能这么做的。我要问小雯,忽然发现—小雯竟不见了!
    我愣了愣,望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11 ;40了。小雯上哪去了呢?会不会?对!应该上洗手间了。这么一想.心里豁达多了。就在这时候,外面突然传了此起彼伏的几声惨叫声!“小雯II”我头皮猛的一麻,冲出值班室,就在打开门的时候……
    不!不……
    第二章:门卫室
    “蒋医生!蒋医生!你怎么了?”耳边传来小雯柔软焦急的声音。我睁开眼睛,发觉自己正躺在值班室的门口。
    “你没事吧?怎么躺在这啦?”小雯紧张的扶起我。“我怎么啦?刚才发生什么了?我怎么会躺在这里?”我喃喃自语起来。
    小雯把我扶到椅子上,倒了杯纯净水给我。我一口气吞了下去,抓了抓后脑勺,“小雯,你刚才去干什么了?”
    “刚才我见你睡着了,便去了住院部陶陶那。我和她正在说这几天晚上住院部发生的怪事,突然就听到这边传来了惨叫声,然后我就跑回来了,结果就看见你躺在地上。”小雯睁着大大的眼珠子看着我,似乎在询问我为什么会躺在地上。
    “你也听见惨叫声了!!”我抓住小雯的手急切的问。小雯脸上飞上一朵红云,连忙抽回手,点了点头。
    我接着说:“我一醒来没看见你,还以为你去上……呵呵!”我忽然发
    站在门口好一会,我才鼓起勇气敲了敲门。
    没反应。我又敲了敲,这次加了点力度,希望里面的人能听见。
    过了好长时间,还是没反应。这时,月亮没人云里去了,门上的影子消失了。我使劲的敲着门,可里面依旧象是没有人般除了电视机的微弱声音外,几乎听不见一点声音。安静的有点可怕。
    月亮已经穿出云了,门上又出现了我的影子,不!不止就我一个影子,还有一个影子,是两个影子!我以为我看花了,使劲眨了眨眼睛再朝门上看去—还是两个影子!难道我真的遇见了!
    我开始有点害怕了,握着拳头的手定格在门上,迟迟没有落下去。耳朵里传来我紧张的喘气声,一种从喉咙里嘎出来的声音。
    那个影子在我背后……
    我心里默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可就是这样仍然止不住我心里发寒、背心发毛。我感觉到自己的浑身的皮肤都在剧烈的收缩着,长起了鸡皮疙瘩。
    忽然,影子又消失了,不用说,云又遮住了月亮。
    一阵焦促的脚步声又传来,似在朝我这奔跑。越来越近了,脚步声停了下来。猛的一道手电筒射过来的光照在门上,我惊出一声冷汗。“喂!你在干什么?”我回过头—
    “哦!是蒋医生啊!”站在我对面的人说。
    我这才看清是门警小胡。浑身的紧张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你怎么不在门卫室里?”
    “呵呵!晚上水喝多了,刚去了躺厕所,进来说话。”他打开门卫室的门,领着我走了进去。门卫室里有些杂乱,电视机的http://www.aidwz.com/gushi/6463.html' target='_blank'>信号已经断了,正发着“孽孽”的噪音。
    他按开了日光灯的开关,接着关掉了电视机。我坐在椅子上,心里想着适才影子的奇怪现象,不可否认—今晚,医院里进来了不干净的东西。“小胡,你上厕所前有没听到叫声?很惨的那种。”我试探着问,我可不希望把这些恐怖的气氛影响所有人的情绪。
    “没有,我上厕所之前一直在看电视,而且声音开的很小,如果有声音我一定会听见的。”这就奇怪了,照这么说,两次的惨叫声,都不可能会是我们四个人,也不会是在住院的那些病人。可这声音真的在医院里发出来的啊
    就在这时,又传来了尖叫声!是!是—小雯的声音!
    我飞快的往值班室冲去,小胡抄了把警棍也跟着赶去。脑子一片空白,唯一的感觉就是小雯出事了!而值班室那边一点灯光都没有则似乎更加证实了我的感觉。我害怕这种感觉,不祥的感觉。
    我和小胡跑到值班室门口停了下来,门没有关,里面一片漆黑。小胡握着警棍打着手电走了进去,我尾随其后。
    我尽量屏住呼吸,睁大瞳孔,浑身的神经都绷紧,这样好能应付一些出其不意的事件发生。我往墙上摸着,找到日光灯的开关,按了下去,灯并没有亮。
    小胡的手电照到小雯的座位上,小雯正趴在桌子上。“小雯!小雯!是我啊!你怎么啦?”我急忙走过去摇醒小雯。
    “啊!蒋医生,对不起,灯突然灭了,我好害怕就叫了。”我吁了一口气,又好气又好笑的摇着头。小胡在一旁椰愉说:“虚惊一场,我还以为我们的护士小姐遇上流氓了呢!”小雯红着脸望着我,不说话。
    “谢谢你啊!小胡,可能是保险丝烧了。”我打开自己的抽屉,从里面拿出自己的手电筒,点亮后,翻着抽屉。“哎呀!保险丝没有了,门卫室里还有么?”我望着小胡。
    “我那里窝似的,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大楼上有,我去取吧!”小胡准备离去。经过刚才几场虚惊,我有点担心他,便说:“我和你一起去吧!”小雯又拖住我的手,似撤娇又似怯儒的说:“一起去嘛!”
    第三章:医院大楼电梯上
    医院总体来说,分为三部分:一是靠大门最近的急诊部;二是对面的住院部;三是正对的大门的医院大楼,各个科都设在大楼里面。
    由于保险丝这些维修的东西皆在大楼顶层的杂物房里,而大楼又足足高达二十层。我们上了电梯,按了上20层的指令。电梯里面的显示格中显示着数字,很快从一楼往上升着。
    “轰!”
    电梯突然停了下来,剧烈的震动摇晃着电梯间,里面的灯光幽幽弱弱,不停的闪着。我警惕的拉着小雯往后面墙壁上退去。
    “啊!这是怎么搞的?这破电梯!”小胡气急败坏的疯狂按着电梯向上的指令,可电梯仍旧晃着笨重的身体,显示格上显示着18层。
    过了好一会,电梯才恢复正常,静止了下来,里面的灯光也渐渐亮了起来。我松了一口气说:“应该没事了,刚才会不会是电力不足?”
    “不可能的!医院里用的变压器即使外面停电了也会维持一个小时不断电,不可能会突然间电力变弱的!”小胡摸着下巴,一脸的不可思议。说话间小胡的手又按上了电梯的往上的指令。
    电梯动了动,仿佛恢复了正常开始往上升着。19层—20层—
    我们正准备出去,哪知道……电梯并没有如我们预料那般停下来!电梯仍在升着!“啊!蒋医生!升到23层了!”小雯急切的拉着我的白大褂。我盯着显示格里狂升着的数字,心却猛的往下沉着。医院大楼只有20层,可现在我能很明显的感觉到电梯和数字同步往上升着!
    “该怎么办啊!”小雯紧环抱着双肩,嘴呈O字状,眼睛惊恐的望着已经升到44层的电梯显示格。
    小胡怔着不动,我伸出右手紧紧的搂着小雯,小雯的身体在轻轻的颤抖着。待电梯升到50层的时候突然“空!”的一声又停了下来,这该死的电梯并没有给我们喘息的时间,电梯摇晃了一阵,随着数字猛的往下沉着!我发觉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了。
    “听天由命吧!”小胡颓然的坐倒在电梯里。
    电梯此刻竟恶作剧般的降到一楼停了下来。我一点也不敢保证一切结束了,静静的站了一会,将手按到电梯开门的指令上。小胡也站了起来,瞪着电梯的门。电梯间里烘托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快开门啊!我心里叨念着。电梯根本就象坏了般定在一楼,我又接着按着开门的指令,电梯,仍没有反应。
    就在我们愣着的时候,电梯又猛的往下沉了沉,一直沉到了一3层。这并非是开玩笑,医院的确有地下层,一1层是药储层,一2层是档案层,而一3层……却是……却是太平间!
    我有点受不了了,刚才三个人还希望电梯的门能开,可此刻却希望不要开,永远不要开!电梯间里寂静无声,安静的有点可怕,我几乎能听见小雯和小胡还有我自己的心跳声,血液在血管里流动的声音。
    我不敢在碰按钮了,生怕会让电梯门打开。小雯的身体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几乎可以带动我的身体一起颤抖了。
    现在电梯象死了一般,定格在一3层上,动也不动。我尽量不让自己的呼吸声被他们两个听到,电梯间里依旧静悄悄的。一片惶恐的死寂。
    我们沉默了足足半个小时左右,电梯里的灯光很亮,我能看见小雯的脸上一片惨白,而小胡的脸上亦是如此,虽然没有镜子,但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定和他们俩无异样。
    这般沉静了不知多久,随着电梯的一阵晃动惊的我心里雀喜起来。电梯又升上去了。
    小胡看了看手表,吁着气对我说:“才凌晨一点钟,我们被电梯困住了。”是啊,漫长的黑夜才开始而已,电梯还有的是时间捉弄我们三个倒霉蛋。
    电梯在20层又停下了,我不再祈求什么,也没有去按开门的按钮。小胡却没有泄气,使劲的按了按,如以前那般,电梯的门没有开。
    “蒋医生!过来一起拉!拉开这破门!”小胡张开两手,将手指抠进门隙里,拼命的拉着门。我松开紧搂着小雯的手,站在小胡的对面,使劲的拉着门,几乎连吃奶的劲都用上。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把电梯的门拉开了一道可以让一个人侧身通过的空隙。我这才发现,原来电梯停在19层和20层之间,20层只露出了不足50厘米高的空间。我们要想出去,只能爬上去。
    “小雯你先爬上去,快来!”我把小雯抱了上去,“快用手抓住!”经过我和小胡又推又抵的,终于把小雯送上去了。
    “蒋医生,你先上吧!小雯,伸出手帮忙拉一下!”小胡在底下抵着,小雯在上面拉着,空隙实在太小了,搞了好半天我才爬了上去。
    轮到小胡了,我一手拽着小雯,斜探出半个身子。小胡抓住了我的手,我和小雯一起使劲,小胡的半个手和头已经拉出来了。
    “小雯……再用点劲……快拉上来了……”或许是因为小胡身子太强壮了,拉到这份儿竟怎么也拉不上来。
    “啊……”
    还没等我做出任何反应,伴着一声小胡的惨叫,我被赫糊糊的热腾腾的液体溅了一脸。而电梯里面射出来的光线已经完全消失了,这说明电梯又沉了下去,而小胡亦被电梯斩断了身体,溅到我脸上的液体是小胡的血液。
    “呕当!”我感觉到整幢大楼都摇晃了一阵,我颓然的瘫倒在地上。手里还拎着一只断臂。
    在电梯落到楼底发出的声音回荡中,我很清楚的意识到—小胡死了。
    这些该死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我们招谁惹谁了么?干什么要这么整我们!“畜生!”我发了疯样的狂叫着。
    大楼鬼魅般的传播着我的声音,四处绕了一圈后又转回了我的听觉里。我掏出口袋里的手电筒。
    “蒋医生!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可怜的小雯刚才一定是把她吓的太厉害了,直到现在才敢怯生生的说话。
    我打开手电,照了照四处,我拉着小雯的手站了起身。缓缓的吐出两个字,“下楼。”
    第四章:医院大楼上奇怪的空间
    顶楼只有一间堆放杂物的屋子,其余的都是静荡荡的空屋子。我和小雯的脚步声象在黑夜中四处乱撞的笨蚊子,高高低低的声音只会刺激着自己的肾上腺,由那里分泌出的一种惊恐,时刻都让我们保持着高度替
惕。
    看着两边一个个的空房间,里面阴沉沉的,四周弥漫着一种死气。人走在这种地方,说不害怕那绝对是假话。我现在连喘气都不敢发出声音,眼睛不时的查看着四周的情况,尤其是我的后方,两步一回头,生怕有什么东西突然出现在我的背后。
    小雯只是紧紧的拉着我的手,我发现她的手心早已冒出了很多汗。我怜爱的握紧了她的小手,心里一阵莫名其妙的酸劲。
    我们走到楼梯口,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浮了上来。我瞪大着眼睛,将手电的光线慢慢的移到楼梯口的楼层标签处……!!!
    这个在平时很平常的数字此刻却强烈的震撼着我的心脏和脉搏!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到了太平间!我开始有点恐怖了,猛的从20层突然的就到了一3层,这,这,这太不可思议了!我移开手电的光线,不想让小雯看见,已免她脆弱的心灵去迎接这么可怕的事情。
    小雯已经看见,因为我听见了她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啊!!”我几乎极度恐惧的捂住了她正在尖叫着的嘴。轻轻的在她耳边说着:“别怕,是幻觉……是幻觉……只是幻觉而已。”
    我抱着她一起退到墙拐角,再往下走去便是太平间了!而此刻所有和死字沾边的东西都会冲击并撕裂着我们微弱憔悴的胆量。我的心跳
声,或许是我和小雯两个人的心跳声一起在这个空间破寂而出。我们的身边回荡着“扑通……扑通··,二”的心跳声,不可否认,我的意识已经非常淆乱了。
    手电的光线在我哆嗦着的手中摇摇晃晃,这更令我感觉惶恐,我索性熄掉手电。搂着小雯紧张的扫视着四周。四周仍然一片死寂。
    “小雯!我们往上走走看,好不好?”我不敢再自做主张了,刚才就因为我的一个错误决定,害的我和她都被吓了个半死。不过,这也不能怪我,如果不往下走,那我们根本没有任何路可以走。
    “蒋医生,随便你了。”小雯间间断断的吐出这句话,牙齿上下打着颇。
    我们尽量放轻自己的脚步声,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可我不敢去开手电筒,最好所有不干净的东西都看不见我们。
    我们只能慢慢的摸索前进,每一步都尽量不发出声音。但往往事与愿违,我一脚踏出,只听“咕卿”一响!我好象踩到了什么东西。我只觉我浑身一下子象僵住一般,动也不敢动。
    小雯扶在我身边身体猛烈的颤抖着,我紧紧的握住她的手,示意她别发出声响。我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周围没什么动静,当确定安全后,才慢慢舒了一口气。
    我刚想接着往前走,忽然又碰到了刚才踩着的东西,软软的。我本想一脚踢开,但我不敢确认会不会发出声音。于是我一手拉着小雯的手,一边弓下身,伸着另一只手往地下摸着。我触了那个东西,张开手指抓了上去,可越来越感觉不对劲,啊!是小胡的断臂!我吓的猛的打了个抖!“唯”地站了起来,惊魂未定的喘着气。
    “蒋医生,怎么啦?”小雯发觉我颤抖的比她还厉害,似乎有点奇怪。
    “没什么,没什么,我们接着走吧!”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息着自己跳地厉害的心脏。
    其实,刚刚摸到小胡的断臂时,我就明白,我们已经无路可走了。小胡的断臂是在20层上的,而我们现在的位置正20层,下去的话,那便是一3层。这么说,我和小雯现在处于一种莫名其妙的空间里—
    往上:无路可走;往下:死路一条。
    第五章:医院大楼上厉鬼出现
    我强迫着自己接受这个事实,没有路,也必须走着。在黑暗之中,我们无从辨别前方的任何状况,因此我和小雯每走的一步都等于是在赌博,拿自己的生命在赌博!我不敢肯定这场赌局最后的赢家会是我们,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和谁赌?甚至是对方的任何情报。
    凭对大楼格局的推断,前面的尽头该还有个楼梯口和电梯。我又报着一丝希望,掏出手电筒打开,但是手电并没有亮,糟糕!千不该万不该,偏偏这时候没电了!我只好带着小雯继续在漆黑黑的过道里摸索着。
    电梯口墙壁上的按钮灯发出的阴森森的红光已经映人眼帘,我和小雯一阵惊喜,但我也很清楚,有点高兴的太早。这坐电梯正在一楼,我按了按墙壁上向上的按钮,电梯开始运做并升了上来。
    就在我认为己经安全的时候,突然一声凄惨犹如鬼叫一般的惨叫声从我们来时的过道上传了过来。我冷不激灵的浑身一颤,惊恐万分的望着过道,祈求电梯快点升上来带我们下去。
    一道阴幽幽的寒光随着惨叫射了过来,把整个过道映了个通亮。一个白色团状的物体顺着寒光滚了过来,在我十几米远的地方突然停了下
来。不知从哪袭过来的冷气吹的我身上汗毛全都竖了起来,我有点不知所措、六神无主。这时一声厉叫传来,叫声中白色物体象一只蚌壳一样展开了!我终于看清楚,是个人,不对t该叫鬼!叫幽灵!
    我六神无主的望着眼前的鬼,它的两只眼珠子突出并部满了血丝,往下望去竟发现眼前的这只鬼的身体上—有一个巨大的不规则的窟窿!
从窟窿里望去,可以一直望到过道那一端的尽头!
    又是一声巨大的厉叫!那只鬼竟朝着我扑了过来……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身边突然有一股力量将我拽进电梯,“砰!”的一声电梯门合上了,那只鬼被关在门外。
    我松了口气对小雯说:“谢谢··一”原来刚才电梯升上来了,小雯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勇气和力量竟把我给拽进了电梯。
    “蒋医生,你的脸上全上血。”小雯靠在电梯壁上喘着气。我托起白大褂的钱摆胡乱的擦着脸上的血,这是小胡的血,擦着擦着心里有种沉痛的感觉.,小胡就这么死了。
    “叮!”一声厉叫传了进来。
    不好!“小雯!快按按钮,我们要尽快下去!”我朝小雯叫着。这里实在太不安全了。“没反应啊!蒋医生!”小雯一脸的焦急,两手疯狂的按着按钮,可电梯动也不动。难道,这边的电梯也有这种毛病!我的天啊!
    门外的鬼声已经消失了,电梯里面寂静的有些可怕。越是安静我越是担心,生怕那鬼突然出现在电梯里。小雯也感觉到这点,所以她退到我身后,这时候也只有我才是她的支柱。
    我转过头,伸出手抚摩着她吓的冰冷的脸颊。我不知道自己和她还有没有活下来的可能,幸好我们彼此的心脏都还能承受的住这些可泊惊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的心也越来越吊紧。只有小雯可人的容颜对我是个鼓励,我应该去保护她。这时,小雯的脸颊忽然微微颤抖了起来,双眼睁的很大,目光射向我身后,脸上泛出一丝惊恐之色。
    我感觉有点不对劲,连忙回头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喉咙嘎的紧紧的,心脏似乎快要经不住负荷一般压抑着我本已经空闷的胸腔。
    因为就在我回头的时候,我看见电梯的门正在缓缓的打开!电梯外漆黑的通道马上被电梯里面的灯光映了个通亮。外面—却什么也没有!
    难道鬼以为我们不会出来就离开了?我企图放下心去关上电梯的门,但这个设想立刻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摧毁的一干二净—就在我伸出手去按关门的那个按钮时,我忽然间感觉自己的身体失去重心,象磁铁一样被吸了出去,狠狠的抛向过道中。
    “救命啊!蒋医生……”小雯!还没等我做出任何反应,就听见“嘎!”的一声,电梯的门被关上了,而且迅速的降了下去。我被孤独抛弃进了一片漆黑之中。
    小雯……小雯……小雯她会怎么样?我坐在黑暗中,背心抽着冷汗,我感觉到自己的白大褂已经湿淋淋了。那只鬼坐电梯下去了?还是留在这条过道中,躲在某个角落里等着我上钩?
    第六章:太平间的死尸
    短短一个多小时间,小胡死了,小雯也生死不明。这么呆着也不是办法,必须下去看看小雯怎么样了,我咬了咬牙,站起了身。
    由于手电筒已经没有了电,我只能在漆黑的楼梯上摸索着前进。我不知道下面是不是一3楼的太平间,听天由命了!
    我摸索着慢慢往下走,周围空气越来越冷了,汗湿的白大褂紧贴着我的背心,我的身体也不由得开始发抖起来。楼梯台阶很长,我只觉得怎么也走不完。我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走到底了,因为我听见了水滴的声音,“滴答……滴答……”。每层楼梯的拐角处都有一个洗手池,这水滴声应该是从水池的水龙头上发出来的。
    我继续摸索着,果然,还没迈出几步,就走上了平地。“滴答”的水滴声此刻传进我耳朵里有些刺耳,和着心跳一起响着,仿佛身上的血液就这般不停的滴着,一直进土里。
    凭感觉,这里就该是拐弯的楼梯口了,我拐了进去。忽然,一丝光亮射进了我的视线,很微弱,是一种淡蓝色的冷光。我顺着微弱的光线朝前走着,光线越来越亮,我发现,前面是一扇门。
    我深深了吸了一口气,准备推开门。就在这时候,这扇门!
    这扇门竟然自动的开启了!一大片刺眼的冷光立刻射穿了我的身体,我自然而然的用手遮住了眼睛。阵阵阴风往我身上吹着,白大褂冷不
防的被扦开。
    我放下手,裹好白大褂,朝屋子里望去。这一看,心里一寒,我最不想发生的事也发生了—我还是到了太平间!
    在门口站了半晌,里面安安静静的,我暗想目前情况也不算太糟。如果现在往回走,四处黑不溜秋的也不知道会遇上什么脏东西,还不如进去,看看有什么其它出口。
    我定了定神迈进了太平间的门槛。一走进去我就开始后悔,里面阴风阵阵,冷光逼人。不远处的停尸床上躺着一具具死尸,不过幸好都有白布遮住了全身,让我看不见它们的尸体,不然非吓的我灵魂出窍不可。
    我避开一张张停尸床,沿着冷冻柜朝里面走去。虽然身体非常的冷,但毕竟死尸更加可怖吓人,小命要紧。
    我紧张的集中精神朝前走着,忽然,我看见前面的地上躺着一个尸体!我立即被这突然的发现吓的迈不开步伐,直愣愣的站在原地。瞬间
之后,脑子里一股潜意识将我从呆滞状态中拉了出来:前面不过是具尸体,没什么可怕的。
    “对,面前只是具尸体而已,并不是鬼,朝前走,朝前走。”我心里默念着对自己说。再次深呼吸了一口,尽量将眼睛平视前面,不去理会地下的那具死尸。我也知道这是自己骗自己,无论如何我也静不下扑通乱跳的心和睁着老大的瞳孔。可就是如此,我还是艰难的迈开了脚步。
    现在我已经走到尸体的旁边了,此时心跳的也十分厉害。我不知道该跳过去还是绕过去,因为这该死的尸体竟然挡住了我的路。我停在尸体旁边,记得有人说过尽量不要污辱亡灵,不然会被脏东西缠住的。我暗下决心,绕过去,虽然绕过去会和停尸床靠的很近。
    我朝一边绕过去,脚步很轻,我不想发出声音自己吓自己。突然我感觉自己抬起的脚有点不对劲,低下头一看—一只白的吓人的手从那具死尸的身上伸了出来,并且飞快的抓住了我的脚。我还没来的及做出任何反应,身体就在瞬间失去了平衡。
    “呢!”一声闷哼,我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肩膀人骨的痛了起来,我闭着眼睛故牙咧嘴了好一阵。过了一会肩膀似乎没那么疼了,我这才想起自己仍处于危险之中,因为我想起了那只白的吓人的手。我睁开眼睛想爬起来逃走,没想到!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那具死尸的脸!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的大叫起来,可浑身象散了架一样动也动不了。“难道我今晚要命丧太平间吗?”离死神靠的很近时,心里就会安静下来。“陶陶!?”我发现面前的死尸竟是住院部的护士陶陶!
      我怯怯懦懦的将手伸到陶陶的鼻间探着—她已经死了!
     “陶陶已经死了?那刚才的手!?莫非……”这个念头一浮起,我立刻爬起来拔腿就往回跑。
    快要跑到刚来进来的门口时,突然一声巨大的厉叫从前面楼梯中传了过来,这声音和刚才在顶楼的声音一模一样!是那只身体有一个巨大
窟窿的厉鬼!我的心一下子吊了起来,手掌里渗出了冷汗。
    “难道今晚我今晚真的难逃此劫?”我想立刻跑回去,但是脚始终迈不出去。“万一太平间只有这一个门,那我不是等于自杀?”那个声音越来越响,非常清楚,声音沉甸甸的砸到我的身上,我的心都吊到了嗓子。
    “关上门!”对!关上门它就进不来了!我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关上了太平间的大门,并上好了门栓,两只手牢牢的抓住门把柄,全身趴在门上。那只厉鬼似乎已经来到了太平间的门口,因为厉叫声夹着阴风袭进了门缝里,太平间的大门被一股庞大的力量猛烈的撞击着。
    门会被撞开么?我感觉到自己的气力越来越小,门被撞的也越来越沉,厉叫声狠狠的砸进门缝隙。我真的快顶不住了……
    第七章:一屋子的鬼
    就在释没有力气抵住门的时候,厉叫声突然间随着撞击一起消失了,难道那只厉鬼放弃了?我猜测着松了手,松了一口气。
    刚才可真凶险,要是我挺不住,早就成了那只厉鬼的爪下亡魂了。谢天谢地!我终于逃过了这一劫。我低着头靠在门上,如释重负的喘着气。忽然间我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寒寒的响声,脑中立即升起替觉来,身后一定有什么东西!我转过头一看,不由得被看到的情景吓傻了。
    整个太平间停尸床上的尸体居然一个个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各个脸上的神情恐怖吓人,被太平间里的冷光一射竟恐怖的不亚于门外的那只厉鬼!我紧紧的靠在门上,愣直着眼睛看着这一切在眼前发生,却无力阻止。
    虽然太平间里很冷,可我依然全身都在出冷汗,刚才摔伤的肩膀此时仍在隐隐做痛,我……我该怎么办?
    在太平间淡蓝色的冷光下,一具具尸体缓慢的朝我靠拢过来。门外有那只厉鬼,门里竟是这群死尸,我该怎么办?“一冲出去!”我暗暗对自己说着,只有冲出去了,面对一只鬼说不定还有希望逃走,面对一群鬼那就是死路一条!
    我拉开门栓,准备打开门冲去出,突然间,一股巨大的力量从门外撞了过来,我被这股力量撞飞到死尸群中。胸口一阵巨痛,紧接着喉咙一甜,一口浓血涌了上来。
    意识在渐渐消退,我似乎听见那只厉鬼带着这群死尸在咀嚼我的身体,“医生!我是被你医死的……被你医死的!被你医死的!被你……”那只厉鬼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太平间里,我明白了,我彻底的明白了,因果啊……
    第/又章:尾声
    “蒋医生!你快醒醒啊!”
    迷迷糊糊间,我似乎听见一男一女的声音在pl}唤着我。睁开眼睛,我立刻看到了小雯和小胡!“小雯!小胡!你们没事吧?”我醒了过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是,竟是医院大楼的一楼大厅里!
    我马上感觉到了什么!“我怎么会在这里?”
    “蒋医生,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艺”小胡扶起了我,我看户觅他少了左手的断臂上仍在流着血。
    小雯和小胡一左一右的搀着我朝医院大门外走去,我身体似乎不怎么疼痛,只是感觉脚步有些轻飘飘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我还记得刚刚在太平间发生的一切,不过不明白现在怎么在大厅里,而且小胡竟然没死!这实在有些诡异。
    “现在没时间告诉你,离开这里就安全了!”小胡用一只手搀着我,身体竟很平稳。而且流着血的断臂似乎一点也没把疼痛传给他。
    我紧张起来,这似乎预示着什么。
    出了医院大门,外面依旧黑森森的,街道路灯的光芒也不那么耀眼了,路上零零散散的走着儿个行人,他们看到我们也不奇怪,专心走自己的路。我开始迷茫,难道小胡流血的断臂他们看不见么?
    忽然,我发现了一件更让我惊奇的事物!这些人的脚都没有沽到地面,他们都在飘!我的天哪!
    “小雯,我看我们又要倒霉了!你看这几个人的脚……”我纽着头对小雯说着,我还没说完,只看见小雯的表情变的极其妖媚!我又转过头看了看小胡,小胡也在怪笑着!怎么回事?
    “蒋医生,你在看什么啊?是不是在看这个?”小雯娇滴滴的对我说,妖媚的眼睛看着地上。我立刻意识到,地上一定有什么!我连忙低下头,朝地上一看……
    我看见小雯、小胡,还有我的脚—都—悬空着。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gushi/7598.html
50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