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树神罗永的神话故事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5-05-12 09:15 点击:
300x246

树神罗永,原是天杰的文曲星,掌管着凡间读人的荣辱机遇,仕途升迁。只因他秉性耿直,敢于犯颜直谏,尤其是那一支铁笔,半点也不饶人,该贬低就贬低,该赞誉就赞誉,完全没有个人的私欲,也不顾上级的面子,所以得罪了玉皇大帝,被贬到了人间。玉皇大帝以为,到了人间,他吃了苦头,受了颠簸,必然有所收敛。可是,玉皇大帝错了。罗永在人间,仍然嫉恶如仇,鄙薄功名利禄。他看不惯官场的腐败,辞官不做,隐居到雷公坡下,劳作为生。因为他知书达理,人们叫他“罗永秀才”。

一年冬天,罗永上雷公坡挖威。旅不但味道鲜美,而且有很好的药用价值,而且,是不用钱买的,需要的只是气力和时间罢了。罗永就是喜欢这种自食其力的感觉。这个时候,突然下起瓢泼大雨。别说在大树底下,就是有一把雨伞,肯定也是全身湿透。大雨来势凶猛,罗永根本没有地方躲雨。一会儿,就把他淋得浑身透湿,冷得像筛糠,嘴唇渐渐发白变紫。更何况劳作了一个上午,饥肠辘辘,怎么办呢?还是升一堆火吧,哪怕是暖暖身子也好呀。

说干就干,罗永就割了些柔软的茅草来烧火取暖。好不容易用火镰打着火了,可是茅草因为刚过大雨,根本点燃不起来,他只得趴在地上用嘴巴吹。烟=f又大,呛得他鼻涕眼泪一齐来。他脾气翠,不吹燃决不心甘,直吹得浓烟滚滚往上冲,这一冲,就冲到玉皇大帝的灵霄宝殿那儿。

这时玉皇大帝正在早朝,文武大臣,都在汇报各自的公务呢。只见下界冲上一股浓烟,大为惊异,忙派值到官去查看。那值日星官立在云端,手搭凉篷朝下一望,只见罗永两手撑在地上,头象捣蒜一样,还以为是在向天界的神仙磕头拜谢呢!便连忙转来向玉皇大帝报告:“报告玉皇大帝,罗永感激上天的恩德,正在泪流满面地向您磕头。那股浓烟,也是他烧的香呀!”

玉皇大帝一听,心里好不得意:想不到呀,想不到你罗永被贬滴到凡尘后,也变乖巧了,晓得向我求情讨饶了。我何不宽大为怀,以显示皇恩的浩荡、宽容和威严?于是遣人降旨道:“罗永如今既有悔改的诚意,仍旧封他为仙罢!”但转念一想,觉得欠妥:要是他还是那样翠,岂不是还要给自己惹麻烦?便急忙改口道:“但是,他只能在下界为仙,天庭永不录用。”

值日星官连忙问玉皇大帝:“那您看,应该封他做下界的哪路仙人?”

玉皇大帝平时,只晓得吃喝玩乐,弄不清下界究竟缺哪路神仙,要问一下旁边的侍从吧,又感觉有失自己的尊严和天庭的体统,只好把手一挥说:“赠天书一本,随他自己挑去!”

那罗永正在死命吹火,猛听得一“啪”的一声振聋发馈的声响,抬头一看,只见烟云缭绕中,金光闪闪,掉下一本天书来。罗永本来嗜书如命,赶紧起身双手接住,见书面上写着:“念你有诚心,赠给书一本,愿做哪路仙,只管喊三声。”他知道这是天书,心里想:我隐居高山,自食其力,不图名声显赫,不贪万贯家财,要这天书何用?就是当上神仙,又会如何?到最后,还不是得罪玉皇大帝?但一看到这光秃秃的山岭无遮无盖,狂风肆虐,雨雪逞威,害人不浅,猛一转念:要是山_[长一些茂密的参天大树,来为过路的行人和渔夫、樵夫等人遮风挡雨,岂不好么?既然有这天书何不求助于它,于是对着天书连喊三声:“我要当树神!”刚一喊完,书面杰的字就便成了“树神要诀”几个大字。罗永连忙翻开一看,满本都写着各种树的名称、用途、习性和生长秘诀。罗永越看越高兴,一口气把它读完,马上_将秘诀念动起来。每念一句,地_上就“喇”地长出一种树来。罗永对哪一种树都喜爱,天书杰的口诀全被他念完了。一下子,山杰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树,喜得鸟雀高唱,乐得野兽狂舞……

从此以后,人们砍树立屋,砍劈材取暖,摘果子充饥,扎火把照明,再也不受风雨之欺、长夜之苦了。罗永呢,仍旧和大家一起务农,其乐融融地过日子。

有一个三伏天,罗永上山去田间翻红薯的藤,太阳火辣辣的,晒得真难受,他就到桐子树下去歇凉。那大张大张的桐子叶,密密地将阳光挡住,树下一片阴凉。山风吹来,罗永浑身舒服极了。他不禁夸赞道:“桐子树,像把伞,不高不矮好遮荫。”因为罗永是被封了神的,所以,他的话也变成金科玉律,一讲就灵验,桐子树从此就不再长高了。罗永话音刚落。忽然“啪”地一声,一颗桐子掉在他的脚边。拣起一看,见那桐子嘴上流出一滴泪来,他知道是桐子在叹息自己无用,请求封赠。罗永想:如今人们晚上烧柴火,点火把照明,多不方便啊!就立即封桐树道:“桐子未老落地,为求对人有用,不怕粉身碎骨,死后化作光明。”后来人们将桐子送进榨坊碾碎榨油,用来点灯照明,桐树真的是“粉身碎骨”地化作光明了!

又有一天,罗永和几个同伴去山里砍柴,大家一边说笑,一边劳作,不一会儿,就砍了满满一筐的干材。走了一段山路,大家都挑不动了,罗永就建议大伙儿放下柴担,坐在一棵大极树下休息。罗永把背往树上一靠,架起二郎腿和大家扯谈。大家天南地北地瞎聊一通,哪知越聊越有味,太阳偏西了,大家才想到回家。罗永刚一起身。只听得“哗”地一声,背上的衣衫被撕去了一大片。他回头一看,原来是极树流出来的树浆,粘粘的,把自己的衣服牢牢粘住了,他正要去揭那块布,又听得旁边的伙伴“哎哟!哎哟!”地呻吟,侧身一望,见一个打赤膊的同伴背旅被树浆粘脱了一块皮。

罗永心里的火一下子冒起来,气愤地骂道:“极树真可恨,根根都砍绝!”另一个同伴听见了,就插嘴说:“这么好的树,绝了种多可惜呀!”罗永抬头一看,只见这棵树有一抱多大,郁郁葱葱,确实可爱,也觉得有点不忍心,于是灵机一动,补杰一句:“极树多结子,风吹满坡生。”他又想,这极树刚才伤了人,应该将功补过才行,接着又加封一句:“烧火烘烘燃,下水千年不烂。”从那以后,极树只要砍了,树莞莞就会朽掉,真是“砍根绝一根”,幸亏它的种子结得多,经风一吹,满山飞散,生命力又强,几年工夫就长得满坡满岭了。

罗永特别喜欢杉树,因为它又高又直用途广。因此,对它的封赠也格外不同:“杉树长满针,野兽怕挨身,树克永不腐,砍一根发十根!”……

据说山上的树木,大都是经过罗永封赠过的。它们各有各的用处。后人为了感谢罗永,当真把他奉为“树神”,常年祭祀。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gushi/7962.html
50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