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品故事 > 恐怖故事 > > 恐怖故事
  • 生死一瞬间 发表日期:15-02-28

    很多人都怕蛇。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可见蛇是多么可怕。 据科学家们观察,毒蛇咬人时的速度快如闪电,十分惊人。当它看准目标时,头部向前急落,猛咬一口,从毒腺...

  • 诺尼和尼玛克 发表日期:15-02-28

    诺尼是谁?是位12岁的爱斯基摩少年。尼玛克呢?是诺尼养的一条狗。这里讲的,是人与狗的一段惊险经历。 这天的太阳分外的好,照耀得谁也睁不开眼来,好像是特地为了庆祝诺尼十...

  • 海底脱险 发表日期:15-02-28

    1979年6月16日,我们将潜水船北极鹅嘴号驶出了纽约长岛的琼斯湾。三个半小时后,我们驶近了失事的船只,在那里抛下了铁锚。我们是去打捞一艘1918年遇难的、名叫圣迭戈号的美国重...

  • 虎口余生 发表日期:15-02-28

    巴乌里今年13岁,长得机灵又结实。走路时,胸脯隆得高高,有些人看到他,都忍不住咚咚咚敲敲他的胸脯,赞叹道:小家伙,真棒!别看巴乌里年纪小,可他进印度科伯特国家公园做...

  • 姨夫的故事 发表日期:15-02-27

    我的姨夫姓贾,今年50多了,健壮如牛,活泼如猴,胆大如虎,可惟独一见到煤油灯就犯休,即便现在已很难再见到此物,可姨夫仍常常提起一件令人胆颤心寒的往事来。 那是一九七三...

  • 夜宿猴娃坡 发表日期:15-02-27

    现在想起来还吓我一跳。 那天我挑了一条几乎被废弃的公路,骑着摩托车到秦岭深处,去画的写生,骑了大概有五十公里左右,人烟已经前非常稀少,公路开始变得坑坑洼洼,最后都是...

  • 阴差阳错的聚会 发表日期:15-02-27

    一群人正唱得起劲的时候。包厢的门忽然被推开了,若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她仍然没变,皮肤晶莹透亮,乌发如云。岁月似乎对她特别仁慈,没将一丝皱纹印上她的眼角。 若樱!马仔...

  • 不同导常的落大 发表日期:15-02-27

    我从小住在农村,我祖宗三代都是杀牛出身。杀牛不仅要有力气,更讲究准,狠,稳。到我爸这代,杀牛更是出神默化,附近村庄没有不知道我爸刘一刀名字的,所以谁家要宰牛都请我...

  • 血婴 发表日期:15-02-27

    外婆家境贫寒,有一姐。因是她的故事,外婆名晓芙,这里便暂且唤她为晓媛。晓媛出嫁前,夫家刚死了兄弟,后嫁过去也不曾听谁有提及此事。婚后不久便有了身孕。一年一年连怀七...

  • 砍僵 发表日期:15-02-27

    周家的孩子托梦。死了三年后猛地在梦里对他娘喊:妈,我没死透啊,怎地就把我埋了。隔日周家婆娘四下一说,便听爷爷大唤:这是诈尸啊。 人心惶惶。又是一日后,众人去了坟地,...

  • 梦幻成真 发表日期:15-02-27

    这是一辆算得上豪华的长途客车。宽敞明亮的车厢,米色的升降高靠背椅,木纹状的车底板抹得干干净净,冷气开得很足,素色的窗帘毫不留情地将车外的酷热挡得严严实实。 我坐在一...

  • 恐怖的小气鬼 发表日期:15-02-27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并不古老而被我淡忘了的恐怖事件,又清晰的印人我的脑海。我和姐姐都是自认为比较胆大的女生,也曾幻想将来能当阴阳两界中的通灵者。诚然,我们并...

  • 美前的吸血编蝠 发表日期:15-02-27

    夜凉如水。我喜欢这个城市,特别喜欢这个城市的夜晚。虽然说三百年来我们家族的习惯改变了许多,但还是害怕见到阳光。说起我们家族,也就必须提到我,我来自温伯勒城堡,三百...

  • 一堆马骨头 发表日期:15-02-27

    相传,有一个村子叫何家集,村里有一个姓候的人,叫候子昌,是做生意的,他有一个老婆,和一个女儿,一家人很和睦。 有一天,他要出远门,给家里留了一些银子便走了。他走了没...

  • 人头汽球 发表日期:15-02-27

    由于市内出现不明人头气球,各位居民须马上回家,尽量避免出门。注意:切莫用任何办法来对付这些气球,否则气球所遭到的遭遇,人头气球主人也会出现同样下场。...

  • 奇怪的午夜杀鸡 发表日期:15-02-24

    父亲两年前去世了,而我长年在外打工。母亲寡居在山村,日子过的十分清贫。今年春节,我准备把女友小兰带回家。一是为了让老母高兴高兴;二是宣布我们的婚事。车缓缓地穿过崎...

  • 玩笑洗发水 发表日期:15-02-24

    柱予考中了!我们家柱子考中了!柱子他妈高兴地在村里大叫!这/广贫穷的砂村子从来就没出过大学生,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而且还是北京的名校,这怎么不叫人激动呢?当晚,全村...

  • 救命的夜火 发表日期:15-02-24

    夜已深。风冷如刀。工作了一天,跑了四个村子,看了9个病人,王大夫实在有些累了,喝了杯热水,洗了洗脚。老婆已经铺好了被子,叨叨着儿子班上的琐碎事儿 铃铃电话铃声大作,...

  • 泄密的心 发表日期:15-02-11

    或许罪人可以逃避法网的追捕,却终逃不出良心的谴责,没有一种惩罚会比良心的谴责更折磨人了。 这是真的!我神经紧张,非常,非常紧张,十二万分地紧张,过去是这样,现在也是...

  • 无底穴 发表日期:15-02-11

    父亲理葬的地方是个无底穴,但人心,才真正是个无底穴。 我的名字叫约翰布伦沃尔特。我的父亲嗜酒如命,他拥有一项专利,但是他却不亲自参与制造。因此,他的收入并不多,专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