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美文章 > 情感美文 >

一条围巾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7-04-17 18:31 点击:
300x246

那一年,她有了婆家。方针是个从戎的。传闻从戎那本地离家很远,上那去,要先坐火车再坐飞机,毕竟轿车还要几百里。这小山谷连火车啥样都不知道,更不必说飞机了。村庄人的眼里,这小子可要见大世面去了,长进了。走的前一天,他穿上那身绿戎衣,一米八的大个,真精力,他还到她家去了,看习气了农人的装扮,猛然看到这身,感触他又挨近又生疏,真是又倾慕又仰慕。

  一晃那人走了快一年多了,函件过半个月就来一封,信中大多说他的作业,没多少甜言甘言,但她感触每个字都充溢爱意。其间一封信上,还随信寄来一张相片,相片上的他,站在雪里,傻子似的笑着,连帽子都没戴,这人可真够大意的。她一颤抖,打了一个机伶,象冻着了似的。从这一刻起,她有了一个主见:要给他织条围巾。她也不知部队让不让。

  主见已定,第二天刚好是集。她向队长请了半响假,赶集去了。母亲问她赶集干啥,她没说话,脸先红了,吱唔了半响,只说看看。说天冷了,想买点线,织双袜子。

  吃完早饭,她一自个单独上路了,没敢约伴,怕人家问东问西的,看穿他的心思,一块长大的丫头们,乖僻机伶的,她那点心思,怎样瞒得住她们呢。往常还总和她逗呢,这个时机更不会放过她的。

  路上,她边走边想,买个啥色彩的好呢,灰色的雅气,墨绿也不错,黑色欠好,她最不喜爱的即是黑色了,他个子那么高,不能织得太短,太窄,那显得穷相,啥样式的好呢,男子围,不能太杂乱,一是不会,二是看着也别扭,简略,大方就好。一想到他围上围巾的姿势,她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甜美。她不喜爱火热,通常的状况,假设没有格外的非她不行的事,她从不赶集。可这事谁能替代得了呢。即是能,他们就事,她能定心么?再说,她又不想让谁知道,包含她的母亲和小妹。

  到了集上,左挑右选,比来比去,毕竟买的是深灰色,她觉得这色彩对他比照适宜,太浅了,很简略弄脏,戎行日子那么严重,哪有时刻洗呢,这色彩,看着慎重不沉重,太阳晒了也不易掉色。

  开端织了。花姿势倒不少,还有口诀啥的,可对他来说,都不适宜。有的织出来显太厚,虽手感好些,那样围几围就把头围进入了,有点喧宾夺主了,毕竟,她敲定了一种,最简略的,前一行一正一反,另一行正反交织,这个,织出的就不会太厚,且平铺着看曩昔,象一朵朵小花翻开着,朴素,精巧,正象她们的爱情

  她织的极用心。她不是个仔细的人,往常干活老是毛手毛脚的,做的倒快,下地干活能顶小妹一个半,往常织点啥针脚错了,也不甘心拆了,就那么姑息着。可这次,她织的不马上,一股线有近十根细线拧成,稍一大意线就会挑出来一柳,很欠漂亮,劲用不匀的话,线眼也就有大有小,她用的是粗针,这么织出来会显得松软些,不会硬帮邦的。往常活许多,很忙,也没时刻,她是用上下班的空隙织的。她怕把线弄脏了,每次织一点就卷起来,用洁净的布包得好好的,只显露放针的本地,下地的时分,她怕他人看到了笑话,就偷跑到一边去织。可仍是有人看到了。

  “大妹子,干啥呢?”一个嫂子过来问。

  “没干啥”。她脸一红。他人一听就猎奇了,都过来看,看得她都欠好意思了。

  “是不是给那个从戎的织的?那小子好有福分哟”。

  “那小子啥时分回来啊,是不是提干了呀,那咱们妹子可有福享了,届时分可别忘了咱们哪”。

  “是不是要上部队了呀,想去部队成婚吧”。

  咱们众说纷纭的,她听了,有点欢欣,有点害臊,又有点生恼,可又气不得恼不得,当着这么多人,又不知怎样敷衍,尽管她也是个大姑娘了,尽管和那自个定亲了,可拉手都还让人难为情呢。这阵式她哪见过,臊得她连耳根子都红了,她双手抱住大腿,把头埋在里边。不再看她们了。她怕她们看到她那红得象佳人蕉一样的脸,更讪笑她了。打趣还没完,一个忙指着远处的马路说:“看,谁来了?骑着车子,车子后还有两个大绿口袋。正往这走呢,手里还拿着一封信。”说着,向周围的人挤着眼。他人也都附和着。

  她的思想都不会转弯了,她知道,她们说的是邮局送信的,她对这身行头太了解了,每次看到,都和见了亲人似的,浅笑着,心里甜着呢。看到了他,心里的他就离他不远了。每次读着他的信,心都跟开了花似的,这快乐可以接连好几天呢,有时吃着饭,或许做着活,想想他信中的话,不觉扑吃一声就笑了,笑得呆头呆脑的。小妹看到了,就说她神经了。有时深夜睡不着,她也会把那个东西拿出来,再看一遍,正本,她早就滚瓜烂熟了,她仅仅想看一下他写的字,字如其人嘛。

  她只管想入非非着,不敢把头抬起来,她怕真的是那送信的,又期望真的是那送信的。她也不想想,送信的怎样会知道她在这,怎样会送到地头来呢?她仅仅静静地听着,听有没有脚步声向她走来。可听了半响,啥都没有,她趁咱们不留心的当,悄然扭了一下头,手指显露一条缝,飞速地悄然撇了一下路上,哪有啥车子的影子呢。这下,她知道自个受骗了。咱们看着她的姿势,乐得啥似的。她愈加难为情了,一顷刻间跳起来,追着打他们。

  她的眼尽管啥都没看到,她的心却跟着打趣飞走了。飞到了祖国边境,飞到了绿色兵营。但那太远,她看不到。她一边干活,一边瞧着远处的村子,如今,那个村与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络了。

  他与她是中学同学,不是一个村的,他们两村只隔一座山,小时分,上山拾柴,他们村的人在山南拾,她们村在山北拾,两不相干的,可到了山顶上,就常常打嘴仗,有时也用小石头冲着玩,仅仅离得远远的,谁也冲不到,正本,他们底子就不知道,就因为那个村的姓名有个狼字,都不喜爱,认为那村里的人都是狼,都坏。所以,总没好形象。没想到,上学往后遇到了狼村的,且他学习是那么好,长的是那么帅,又那么明理,和狼也沾不上边啊。才知道,正本村名和乡民没啥联络。更没想到,她会与狼村的人有这么大的缘分。他前次来信说要考军校,不知会不会考上呢。真要考上了,那多好呢,可真要考上了,他会不会——,唉,我怎样老是这么的患得患失,多愁善感的呢。

  围巾织好了。她把它平平坦整地放在炕上,用手拢了又拢,看看哪还不平坦,哪怕上面有一个小线头,她也要摘下来,她不许这上面有任何的不净,怕不规整,又压了压,抻了抻,看着还算满足,然后,叠了几折,用布包起来,精心肠藏到了柜子里,还上了锁。她怕母亲和小妹知道,笑她。

  每逢自个一人的时分,她就悄然地把柜子翻开,拿出那个“瑰宝”来,翻开又叠起,拿起又放下,还仿照男子的围法,把围巾戴到自个的脖子上,一会这么围一下,一会那么围一下,把自个期望成他,期望着他围上的姿势,会不会更洒脱,折腾了一会,她又摘下来,折了几折,放在手里掂一下,厚厚的,放在脸上暖一下,软软的,放在胸口,扑扑的,心都跳出来了。期望着,假设他收到礼品也放在脸上的话,那咱们可就——,哎呀,想哪去了,这么一想,脸又发烧了。她在想,这事是事前通知他,仍是直接寄曩昔,给她一个惊喜呢?又一想,他会惊喜吗,自个的手工并欠安,这色彩,这么式他会喜爱吗?要是不喜爱——,想到这,她又有点懈气了,一点也快乐不起来了,好象他真的收到了,真的不喜爱了。

  毕竟,她仍是通知了他,他的答复让她吃了定心丸,他说:"只需是你的东西我都喜爱,我想感触你的温度"。

  她要为邮递做预备作业了。但她不能在白日做,这得夜深人静时才可,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格外是那个狡猾的小妹,有点啥事她都向妈报告,无中生有的,烦透了。可她又发愁了,怎样邮呢?长这么大,她还没给谁寄过啥东西呢,她想当然地认为,这应当用布包上,且上面应当写上收东西人的地址,姓名。她找了一块布,把围巾折好,比画着要多大才好,布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还得缝个口袋状,量好后,剪了下来。用啥线缝呢,她往常针线活做的不多,那活有妈呢,妈心灵手巧的。她在抽屉里悄然悄然地翻了半响,只找到一股红线,一股绿线,这和布的色彩反差太大了,人家看了,必定会觉得是个傻大姐缝的,再找,左翻右翻,总算找到了色彩差不多的,米黄色的线。口袋算缝好了。她看了一眼放在柜子上的那个瑰宝,心想,尽管织的不精巧,但它却要跟着这个小口袋飞越千山万壑了,想到此,她倒生起一种分隔的感触了,她把它再次翻开,又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遍,上面啥时分落上了一根头发,那么短,不细看还真不觉得,她幸而,幸而被发现了,折叠的时分,留神翼翼,两头尽量比画规整,让人看着漂亮,坚信无误后,才把那个瑰宝放进了口袋。把口封上。封完后,她俄然想,怎样不写上几句话呢,夹在里边,词都想好了:千里遥寄一条巾,针针线线表情深,望君见物如见人,了解解白我的心。她摇摇头,标明好怅惘,不过,她很快又豁然道,这些,不说他也知道。等悉数忙完,现已快深夜了。

  明日很快就到了,这一天,她起得好早,给妈撒个慌,说南山上的枣子红了,人家都直往家摘呢,还说再不去,都快没了。妈信了。

  她骑着车子,来到了邮局。屋子不大,几个作业人员在处理邮递,一自个用蛇皮袋子装了半袋花生,上面写着地址,大约是给城里的亲属吧,她看着自个手中的东西,又看看口袋上的字,自觉很聪明,很满足了一下。她排队等待,轮到她了,她把东西递了上去,那人是个中年男子,接过东西,看了看上面的地址,姓名,又用手摸了摸,冲她那么美妙地一笑,象心中的隐秘被人猜到,她的脸上马上飞上了一朵红云,象火烧,她匆促低下头,心里开端凌乱,那人让她填个表,她看都没看,上来就写对方的地址,因为这一路上,她只管背这个地址了。人家说,在这签上你的姓名,她竟然还想了一下,蒙了,不知道自个叫啥了。

  悉数办妥后,她走出邮局大门,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象完毕了一件严重任务,轻松极了,看天上的云朵,也象她的心一样,轻飘飘的。骑车逐步地往家走,她这才留心到,山路周围的小花,一簇簇的,红的黄的还有粉的,袅袅婷婷,开得可漂亮了,她弯下腰,采了一大把,闻了闻,吻了吻,还满香的,她把花放进车框,喃喃自语道:"亲爱的,小花花儿,咱们回家。"说着一迈腿上了车,车子就转起来了,郊野里,山坡上,树林间,一对对鸟儿,翻开羽翼,飞向远方……

  她遽然想起,早上和妈说来摘枣,不能空着回呀,也罢,转个弯,十几分钟,就到了山脚下,她看到,山凹里,那一片的枣树,枣子都熟透了,象红玛瑙似的,其间,那个最粗的树尖上,一棵又圆又大的枣子,颤悄然地在那挂着,象是专门给她留下的…………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wenzhang/10747.html
50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