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美文章 > 亲情文章 >

夜的呓语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3-05-01 20:02 点击:
300x246

母亲的背影是一张疲倦的弹弓。四季,永远张不开弓弦。年年月月,随着风箱的呻吟、顿挫,默默打发掉重复单调的日月

母亲,我又看见了您的背影。醒来时,虫声如雨。一弯钩月,正入窗帘。

那炉中的炭火还在哗剥燃烧……

母亲的背影,终日蜷伏在炉前,像一张无力张开的弓箭。炉火燃烧着,耗尽了母亲舒不平皱纹的岁月。墙脚下,燃烧过的炉灰,如村头井口边上的村姑们一天天膨胀起来的胸脯,但母亲原本小小的身子,却变得越来越小。

母亲的背影是一张疲倦的弹弓。四季,永远张不开弓弦。年年月月,随着风箱的呻吟、顿挫,默默打发掉重复单调的日月。

——那些光阴己悄悄消褪了颜色。母亲的眼睛,便在那若谷穗般悬于楼顶的黑烟里,黯淡、枯涩。

炉中,炭火还在哗剥燃烧……

一颗温软的心,在这痛苦灼燃中,拳曲扭结,但是燃烧着;

那一颗母亲的心呵,终是被消溶成一乱流水,但是燃烧着;

明知道过于炽热的爱火,会将自己柔弱的躯体烧毁;明知道过于炽热的烈焰,要用整个生命去烘托,但您依然燃烧着。

春夏秋冬,有无数故事从炉火中流逝。母亲的背影,被雕琢成一张瘦削的炉钩。

岁月悠悠,生命之液消失了。母亲的发髻于是白了。

那炉中的炭火还在哗剥燃烧……

如诗一般的激情,如歌一般的柔美。点点莹光,闪烁于母亲坚硬的脸膛。那些青春时光,哪里去了?只有如谷穗般悬结的烟灰,在楼顶上寂寞摇晃。

但炉火终于渐渐燃尽。火焰抽泣着,跳跃着,发出“嘶嗤嘶嗤”声音。然后,它倒下去了,熄灭了最后一丝余烬,有一缕轻微的叹息;而风箱还在呻吟作响,拉风箱的人,头垂在胸前,己经睡着了。她做了许多梦。梦中,她成了一个黑发少女……

母亲蜷伏的背影,浓缩成一点浅白的影子,渐渐远去……远去……

窗外,一弯钩月悬于矮树林上。

母亲,我又看见了您的背影。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wenzhang/117.html
50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