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美文章 > 亲情文章 >

兄弟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3-11-01 08:57 点击:
300x246

村子是个很小的村子,听老一辈人说,那时候的村子还不到一百人。

年代是个很不幸的年代,正是混乱的民国。

村子里有一户人家,是兄弟两个。

那时候的村子,年年水患,庄稼总是很少的收成,遇见水患大的年代,连村子都有可能被淹没,庄稼更是颗粒无收,这时候,恐怕会饿死人。

这村子的水患不是来自于河流,而是到了雨季不停的暴雨,据说,有一年,暴雨整整下了七天七夜,把整个村庄都淹没了。

村子里的房子都是土坯房,水一浸就倒,一栋栋的房子于是就这样倒塌在水里,成为一堆废墟。

那时候的婚姻因为贫穷而变得简单,给一袋粮食,女人就跟你回家。

但是,这兄弟两个连一袋粮食都没有。

哥哥叫石头,弟弟叫木头,虽然很勤劳,但是勤劳的农民往往吃不饱饭。

这是那个时代的悲剧,更何况这里年年的天灾。

哥哥弟弟都活了半辈子了,还没有娶上媳妇。

当然了,没娶上媳妇一是他们父母死的早,没给他们定下亲事,二是他们穷,一个种地的老百姓,还是个佃户,生活得连自己都吃不饱,哪里有钱去娶媳妇?更重要的一点是弟弟有病,哥哥要照料着他,所以更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嫁给他们了。

于是他们就这么兄弟患难情深,过了四十多年。

弟弟经常犯病,一犯病就口吐白沫,全身颤抖,有时候还会痛的满地打滚,村里人说是羊羔疯,也有的说不是。

反正是治不好的病。

每当这个时候,哥哥就得照料着他,因为说不定他就会撞墙,他有很多次就那么的撞墙的,结果是人没死,头上倒是多了几个包。

他们租的地在村里南边,靠着一个大沙丘,地质不好,只能种高粱,他们于是种了很多高粱,红红的高粱穗往往招来很多麻雀,这时候哥哥就来看着,弟弟往往来送饭,兄弟两个说说笑笑,很温馨的场面。

穷是穷,可能正是因为穷,这兄弟两个才这么一生一世的温馨,村里人从来没见他们吵过架。

早上天不亮,两兄弟扛着锄头下地了。

然后天晚了,有时候弟弟先回去,有时候哥哥弟弟一起回去。

他们都长着长长的脸,因为常年吃不饱饭,高大的体格上几乎是皮包骨头。

就连他们的长脸上也是如此,眼窝深陷,满是岁月的沧桑和岁月残酷的痕迹。

这一年的秋天,哥哥去了一百里外的城镇买把镰刀(那时候村子里没有卖农具的,买什么东西几乎都得跑一百里外的城市),而弟弟在家里看着高粱,谁知道哥哥这一去,竟然再也没有回来。

哥哥死了。

过了很久附近村里的一个人传来的消息,说是哥哥路过“大树林”的时候被土匪打劫了,人也被杀了,尸体就仍在大树林里。

大树林是个荒芜的树林子,据说这树林子有四十多里地,常有土匪出没。

弟弟去背回了哥哥的尸体,把他埋在高粱地里。

他开始一个人自言自语,说着从前和哥哥说的话,说个不停。

就好像哥哥在身边一样。

这一天晚上又下起了大雨,弟弟坐在窗前,嘻嘻哈哈的笑着。

邻居孙老汉很纳闷,明明没有人啊,怎么好像不是弟弟一个人的笑声?

他叫起了老拌,老伴看见弟弟的房间亮着一盏油灯,影影绰绰的,好像和谁在喝酒一样。

就听见弟弟说:“哥哥,你喝。”

接着就听见酒杯相碰的声音。

又听见弟弟说:“哥哥,今年咱的高粱收成很好,交了租,能剩下一袋粮食咧,要不给您娶个媳妇?”

似乎有一阵叹息。

那叹息声那么像哥哥的声音。

孙老汉和老伴吓坏了,难道有?还是弟弟疯了?

他们叫上了其他人。

人多了有主意,人多了也壮胆,二十几户人家三十多个男人和女人挑着灯笼一起向弟弟家走去。

却见他疯疯癫癫的跑了出去,嘴里喊着:“哥哥别走,我陪你去看高粱地。”

下这么大雨,又是晚上,看什么高粱地?

弟弟跑得很快,好像紧紧的追赶人一样。

可是他的前面根本没有人,一个也没有。

弟弟疯了。

人们说弟弟疯了。

弟弟在雨中跑得那个快啊,谁也追不上,更何况夜色里看不见路,人们就觉得他往高粱地跑去。

高粱地里埋着他的哥哥。

大家都害怕了,许多人不敢再继续跟着了,一部分人说是哥哥的鬼魂来了。

几个点大的男人跟了过去,他们挑着灯笼,顺着弟弟的脚印一路寻了过去。

终于到了高粱地。

一个点大的人道:“哪里会有什么鬼?都是自己吓自己,我看木头准是疯了。”

另一个人附和道:“家里就他们兄弟两个,哥哥死了,弟弟可不是要疯吗?”

突然一个人惊恐的大叫你一声:“你们看。”

大家向地上看去,明明刚才只有弟弟一个人的脚印,现在却两个人的,而且这多出来的一个脚印非常大,大的就向磨盘。

谁有这么大的脚印?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鬼。

大家互相打气,壮着胆跟着大脚印走去,脚印在哥哥的坟钱消失了,弟弟昏倒在那里。

大家把弟弟架了回去,他第二天就醒了,问:“哥哥呢?”

没人跟他说。

他又问:“我哥哥呢?”

孙老汉道:“木头啊,你哥哥••••••他死了。”

“你们胡说,我哥哥没死。”弟弟说得似乎真的一样。

“他经常晚上来看我呢。”弟弟说的就像真的。

弟弟嘻嘻的笑道:“我跟哥哥说了,我们兄弟俩不能分开。”

然后他就大吵大叫,接着又犯开病了。

大家都叹息着,摇了摇头。

这弟弟该怎么过呀?没有哥哥他该怎么过啊?

这一天的晚上,依旧暴雨倾盆,弟弟终于死了。

人们去给他收尸,见他窗户外面的地面上,有一个个的大脚印,像磨盘那么大的脚印!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wenzhang/2409.html
500*200
  
    相关热门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