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美文章 > 情感美文 >

拜拜了光棍节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3-11-14 14:21 点击:
300x246

11月11号的光棍节是近几年才悄然兴起的钻石王老五的节日。张默和一群光棍好友每逢这一天都要在聚贤楼相会,庆祝他们伟大而神圣的独立自由节。可今年不知怎么搞的,背叛的背叛,妥协的妥协,来聚会的光棍朋友中只剩下四个老顽固了。他们分别是张默和官二代李建,富二代何杰,以及人称高富帅的周斌。

四个好友这晚酒喝得很多,六瓶一箱的金哈啤已开了四箱,大家还情犹未尽。这时张默的手机响了起来。坐对面的何璋骂道:“切,真他妈的吵。老兄你只管关上,让他使劲打,打爆棚也别去理。”身旁的周斌见张默已掏出了手机就想伸手去夺,张默立马站起身来躲了过去。他打开手机一看竟是苏丹的电话。

张默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是经朋友介绍认识的,只见了三次面,而且他都放了人家的鸽子。虽然自己对她的感觉还不错。可那些接二连三的不靠谱足以让一个矜持而高雅的女子颜面丢尽了,没想到她还能打电话过来,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她的来电不是声讨,就是谩骂,或者是酒后发泄。可张默还是打开了手机,这个时候要是连一个被自己伤害过的女子电话都不接,未免有点太不绅士了吧。

手机里传来的是温顺而又甜美的声音“你好,是张默吗?”张默赶快答道:“是我。真没想到你能给我打电话。”对方说:“怎么,不可以吗”?“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自己确实太对不起你了,仅有的几次会面都放了你的鸽子,让我真的无颜以对。”“没关系的,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何以见得”?“凭感觉呗。”“你就那么自信”?这时对方将话锋一转:“待会咱们见面再说吧,你现在在哪儿?”张默不得不答道:“我们几个老光棍在聚贤楼买醉呢。”对方突然沉默了,张默有些过意不去,慌忙说:“你没事吧,要不要我过去”?“我没事,只是想见见你,如果你方便的话。”“告诉我你的方位。”“就在你的对面雅悦苑二楼。”“好,我马上过去。”

话音刚落,几个光棍哥们不干了。一呼啦围了上来,抢包的抢包,按肩膀的按肩膀,周斌则双手掐腰,往他跟前一站,挡住了出口。张默知道这阵势自己是难以脱身的,就告饶地说:“各位老兄,我真有急事,求老兄们放哥们一马。”

李建大声喝道:“少罗嗦,谁的电话,什么情况,到哪去,这三个问题一个不少的从实招来。否则,休想逃离半步。”周斌也加刚地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一贯是我党的政策。”何杰干脆将张默的包往屁股下一塞,然后一脸坏笑地望着他。到了这时,张默已无计可施,只好将苏丹的情况告知了他们。几个家伙不仅骂他不够哥们,还说他开溜去会女人就意味着背叛。周斌竟然非得要和他交换手机,以防他没讲实话。为了尽快脱身,张默只好投降。三个家伙这才勉强准许他前去赴约。谁知他这边刚走出大厅,坏小子们就开始酝酿着下一步的行动计划了。

雅悦苑的二楼大厅,灯光柔美。看起来更适合情人们的聚会。今天仿佛大家心照不宣地默认了这里拒绝粗俗似的,宣泄欢闹都选择了别处。张默巡视了一下,见苏丹坐在靠飘窗处的一张桌子旁静静地瞧着窗外。秀美的长发像瀑布似的飘落下来,小巧的近视镜架在那精致的鼻梁上。一脸的恬静。好美啊!张默在心里不由地赞叹着。

“让你久等了。”张默抱歉地说。“没关系。”苏丹礼貌地回道。张默坐下后,先向服务员打了个手势,等她走到身后时,接过菜单就礼貌地递给了苏丹。只见她大方地接了过来,很随意的点了几个菜。张默又要了瓶上好的红酒,和这么漂亮的女士共进晚餐怎么能少了红酒呢。

苏丹不放心地问:“我没耽误你的事吧?”张默连忙说:“没有,你放心吧,绝对没有。”

“怎么没有?”周斌不知从那儿冒上来了。接着那两个坏蛋也一前一后的顶到了。先是李建对着张默的头抹拉一下,煞有其事地说:“好你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太不够意思了,竟然把哥们扔了,跑到这里会起美女来了。”何杰干脆不客气地往椅子上一坐,两手一摊,说没他的事,他是跟着来打酱油的。这时苏丹慌忙站起身来让座。那两个家伙巴不得的顺势落了座。

周斌不眨眼地盯着苏丹看,那两个小子也没闲着。而苏丹却是落落大方的微笑着,含情脉脉地看着对面的张默。一点也不在意他们的无理。坏小子们都不由地心里一动,无怪乎张默这家伙动了凡心,原来真有个大美女被他瞄上了。哇,这妞的气质也太雷人了。他们这些人曾阅美女无数,却从来没见过容貌和气质这么搭配的丽人。没说的,今天有美人陪伴,定当一醉方休。

几杯酒过后,大家熟稔了不少。周斌从苏丹眼里看到了她对张默的一往情深,他不知道张默究竟用的什么妙法儿,没费功夫就将她的芳心给俘虏了。当然那两个混小子也不理解,甚至此时张默自己都还浑然不知。又是几杯下肚,周斌打开了话匣子。他直言不讳地问苏丹“能告诉我吗,你为何对我们张默这么一见钟情?”张默用脚在桌下踢他,嘴里说着“别瞎扯。”苏丹却毫不在意。她说?“你真想知道?”周斌说:“当然。”李建和何杰也跟着瞎起哄。李建说:“我们也想知道这混蛋到底用了啥损招把你给绑架了。”何杰也说:“快告诉我们这小子用的什么杀伤性武器?”张默见几个家伙玩大了,就赔着笑脸对苏丹说:“别听他们的,几个东西都喝大了,尽胡说八道,满嘴放炮。”

苏丹淡淡地一笑,和颜悦色地对张默说:“不,我告诉他们。你也听着,这是我认识你后的心理感触。我们俩个能认识应该说是个缘分,你从医,我从事教育,且都是研究生毕业。应该看到咱们的青春都献给了求学、事业理想,却无暇于谈情说爱。现在到了这个年龄,真的需要警醒了。尊重美好的感受,给心灵一片自由的天空,让自己在青春的尾巴上轰轰烈烈地爱一次。”李建带头鼓起了掌,何杰说跑题了。周斌埋怨他乱打岔,就催促苏丹接着讲。

苏丹将脸转向他三人,娓娓地道来:“我和张默是上个月才认识的。见面前我常听朋友说到他,知道他是位年轻有为的医生,虽家境普通也没有任何社会背景,却靠着自身努力,现在不仅是胸外科的一把刀,还是著名的学科带头人,副教授和副主任医师。所以我很想认识他。没想到初次见面就遇上了稀罕事。那天我们是在公园的九曲长廊上见面的。明媚的阳光和周围美丽的景色给我们带来了好心情,我俩漫步着。也许首次约会选择在九曲长廊本身就是个错误,我们俩刚聊了个开头,长廊的亭子间就传来了救命啊,有人跳水了的叫喊声。他连跟我打个招呼都没来及,就跑向了出事的地方。等我赶到跟前时,人家早跳进了湖中。我捡起了他的风衣,跑了过去,就见他在湖里挟着一个中年妇女,用力的向岸边游去。周围几个在锻炼身体的老人不停地赞叹道:好人啊,好人。等到将落水者拖到岸上时他已累的几乎筋疲力尽。就那还忙着为落水女人做人空呼吸。直到120救护人员来后,我才有机会将风衣披在他身上。而他只对我说了声对不起,再约吧。就湿淋淋地跑走了,剩下我独自走了回来。”

讲完她用动人的秋波透过镜子向张默送去。张默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周斌赶快问:那第二次呢?那两个小子也用手托着嘴巴支棱着耳朵急等着听下文。

苏丹抿了一口饮料,接着说道:“第二次更演绎。大上个周六他约我在艺术馆门前见,到了地方我才知人家根本不是去谈恋爱的,他不过是想让我陪他去看美展而已。更气人的是进了大厅后,他就把俺给忘了,人家仿佛是一个人过来的。你看他在每一幅画作前,这么瞅那么看,乐此不彼,流连忘返。还不时地与身边的人讲解着什么,或争论着什么。我见他整个人完全沉浸在艺术作品中了,不忍心去打搅他,就自己观赏起来。没料想我都转悠了三四圈了,人家连一半还么看完。时至中午了,我还有个学生的生日pat要参加,不能再耽搁,就先走了一步。也不知人家啥时才走的,据说艺术馆中午是不休息的。”说完她又深情地看了张默一眼,还追问了他一句,那天到底是几点才走出艺术馆的。张默不好意思的回答说:“大概两点多吧。”惹得几个秃子直骂他“棒槌。”

何杰又插话:“张默你真烂,美女跟前还敢玩深沉。”李建说:“你不知他闷骚吗?”周斌说:“恁俩打住!让美女老师接着讲。”苏丹用手耸了耸近视镜然后说:“这一次就更离奇了。上周末他请我吃饭,说是要向前两次的不恭道歉。我想给他个改过机会,就及早地就到了约定的地方,没想他却让我傻等了一个钟点。不过,中间倒是来了个电话,说他母亲突然想吃西关的冯氏牛肉和詹老五家的火烧。他买了一些后正在送去的路上,让我务必再稍等片刻。”何杰又想插嘴,被周斌用眼光给阻止住了。张默坐在那里只是难为情地陪着笑。

苏丹继续讲道:“没料想人家来到后,两杯红酒还没喝下去,那边手机又响了起来。当时他还有些不好意思,是我催促他接的电话。不过,你们说怎么着……”三人竖起了耳朵,露出一副急切想知道的神情。苏丹先“嗨”了一声才说道:“是他们医院有个重症急诊患者需要手术,让他立即回去。这时你们猜我怎么办的?”三人齐声都摇着头说:“不知道?”哪知苏丹来了个大喘气后才说道:“晕呗!”说的大家都笑了起来。

这会儿,张默实在坐不住了,他站起身向苏丹举起杯来说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喝干了此杯以表示我对你的歉意。”她也慌忙端起酒杯跟着站了起来,宽慰地说:“其实我没有一丝要埋怨你的意思,只是想向你的几个哥们晾晒晾晒咱们的初识经历,你不介意吧。”张默含笑的摇摇头。

周斌见他俩又客气起来,就赶快让他们坐下。他说:“我还有事要向小苏老师求教呢。”苏丹说:“你的问题倒挺不少的。”李建插嘴说:“那是,他从小就是看着《十万个为什么》长大的。”周斌说:“你闭嘴!当心我削你。”说完他又转向苏丹问道“我们张大夫三番两次的让你受委屈,苏老师干么还对他来电。你看我们这几个哥们,哪个不比他强,要我说让他一边去,你就随便在我们中挑一个算了。”那两个小子也跟着起哄说:“对,教他闪。不行,我们顶上。”张默赶紧说:“哥们怎么说话呢,想乘人之危,咱可不待这样的啊!”周斌故意逗起了张默:“喂,喂,他还来劲了呢,谁叫你小子不懂怜香惜玉的,这么美的鲜花插在了你这堆牛粪上,可惜了。”李建说:“错!不是可惜,是很可惜。”何杰赶紧接着说:“错,错!不是很可惜,而是非常的可惜特别的可惜!”苏丹微笑着看这群活宝闹了一阵子。还是周斌止住了大家。他又突然一门正经地向苏丹发问:“说说吧,你到底对我们张默是什么印象?”

苏丹说:“真那么想知道?”周斌说:“当然,这关系着我们光棍队伍人员的去留问题。”李建抢着说:“不仅如此还关系着某个人的操守问题。”何璋马上加以纠正:“是贞洁问题好不好。”苏丹没在意他们的耍贫,倒是张默被搞的有些狼狈不堪。做高校教师的苏丹口才很好,见过大世面,此时也用调侃的语气奚落他们说:“好吧!为了满足你们的好奇心,也为了给战斗在光棍队伍一线上的勇士们送上节日的祝贺,本姑娘不怕晾晒一下儿女私情,并且决定一吐为快。”

几个坏小子没想到文静的小苏老师还有这么诙谐的一面,这似乎更合他们的口味,于是他们欢呼雀跃起来:“这才是被彻底解放的伟大女性。”李建说:“我赞!”何璋说:“我也赞!”周杰骂他们:“赞顶个屁用,还不知人家什么意思,几个意思呢?”苏丹说?“本姑娘说过了一吐为快,而且是不吐不快。”周杰说:“那先走着。”苏丹说:“走着就走着。”

她又深情地看了一眼张默,然后一改刚才玩笑的口吻说道:“和他三次短暂而又遗憾的接触,让我欣喜地意识到他就是我梦中和现实中都在寻找的那个人。第一次相会见证了他奋不顾身救人的场面,让我看到了一个男子汉最性感的一面。其爱心、善良和果敢都证明他在生活中是个有担当,敢作为的男人。这最能给女人以安全感。第二次接触他让我看到了一个热爱生活,热爱艺术,有思想的男人。这样的男人一般都深沉、执着、有境界,有品位。是那些穿梭在灯红酒绿沉湎在声色犬马中的享乐族们所无可比拟的。”说到这里,她觉得自己有些失言,就停下来对周斌他们抱歉地笑了笑。接着又继续说下去:“最近的一次接触,有两个方面让我感动。其一,他虽说和女朋友有约。但为了满足母亲的那点小小的要求,不惜穿越一座城,其孝心可嘉。百善孝为先,这样的人有良心,懂得感恩。因此也最值得信赖。还有他对工作的认真负责,对事业孜孜不倦的追求,以及能够十分包容地同你们这些人相处和交好,这些品德都让我钦佩不已。所以,本姑娘经过慎重考虑,决定非他不爱,非他不嫁!”

几个坏小子听得目瞪口呆。何杰说:“苦啊,我们的亲密战友张默被猎获了。”李建说“光棍队伍中从此又少了员干将。”周斌说:“不仅如此,这世上又毁了一个姑娘,成就了一个色狼。”张默怕苏丹怪罪就圆场地说:“过了吭,玩笑有点过了!”周斌再探苏丹说:“听苏姑娘的意思,莫不是想和张默闪婚了吧?”苏丹毫不掩饰地回答说:“那又怎么了,只要他愿意,闪婚,裸婚都成。反正我认准了他。”周斌扭头对李何二人说:“人家都到这份上了,咱还在这当灯泡,你们不觉得脑残吗,哥们,咱丢不起这个人,还不赶快撤!”说着就带头去起身离去。

张默和苏丹又坐着说了一会话,走时,张默到前台结账,也不知三人中哪个坏小子早把单给买了。她挽起了他的胳膊,他送她回家。到了门口,她非得坚持回送。来而不往非礼也,他也如法炮制。本来两家之间不算远的路,足足让他们走到了午夜。天太晚了,明天还要上班,一对宅男剩女这才不得不话别。临走她拥抱了他,他吻了一下她的脑门。她恋恋不舍地目送着他,他一步三回头地回望着她。直到各自身影消失在对方视线以外。这时,他伸出了双臂,他想拥抱行人,拥抱这个美丽的城市。他高兴地跳了起来,像孩子似的掩饰不住突如其来的幸福感。在公元二零零三年光棍节的午夜,他站在人民大桥上向世界和明天大声宣告:拜拜了——光棍节。一声礼炮响,天空中炸出了一个美丽的花团,继而变换成漫天五彩斑斓的丝露花雨,像针菊瓣似的洒落下来……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wenzhang/2610.html
500*200
  
    相关热门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