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美文章 > 情感美文 >

诸葛良策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3-11-26 19:39 点击:
300x246

春华下班刚进门,电话就响了。她心说,这准是姑妈打来的。一个月以前就说要回去看她,可家里这事儿实在是推不开,没办法,只好说好话道歉吧。她拿起电话叫了声“姑妈”,听筒那边没答话,听到的却是抽抽搭搭的哭声,她一听就急了,忙问:“姑妈,您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说着,鼻子也酸了,眼泪也出来了,喘起了粗气。对方听到这声,忙回答道:“没事儿,姑妈没事,我就是想你。明天,明天能回来吗?”春华愣了一下神儿回答说:“我是想回去,就不知秋实能不能休,等一下回头我给您打电话。”“那就好,不能回也不急,下周再说,你忙吧!”放下电话,春华脱下外衣挂在衣架上,想倒杯水喝。刚端起暖壶,电话又来了,他一看,是丈夫秋实,秋实告诉他:“今天晚上我要加班,估计周六周日也休不了,还有,老爹说妈这几天血压不太稳,你最好回去看看。”没等春华说话,电话撂了。

得,这个周末又完了。她坐在沙发上正想休息一会儿,手机又响了,是上大学的女儿来的。她刚一接电话,女儿就说:“妈,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明天我们学校进行文艺汇演,我们班排了个话剧小品,我是女一号,请您和爸爸一块来看看。”“嗨,我是想去,可我哪有分身术呀,你姑姥姥想得我直哭,你奶奶有病要我去看,你爸爸还加班不休息……”“您呀,就知道关心老的,怎就不关心关心我呀,人家那两个演员的家长都来,你们一个都不来,我这可是头一次邀请您,爱来不来!”听那边的意思,是气儿了。春华放下电话,心里也挺不好受,心说,难呐,你们都怨我,可谁又知道我的苦衷呀!

过去说,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将来要负担四个老家。而春华和秋实这两个中年夫妇呢,虽然事业有成,经济收入不愁,可如今面对的七个老人确实让他们犯愁。

哪来的七个老人呢?

先说春华这边。春华的父亲是个老军人,早年间父母包办给他娶了个农村媳妇,比他大五岁,俩人根本就没感情。后来他父亲转业进了城,一年也回不了两趟家,一回来就吵着闹着要离婚。她妈心一窄寻了短见,当时她才三岁。她奶奶一急也病卧在床,正在准备结婚的姑姑向男方提出推迟婚期或带着她嫁人,人家男方不干,她姑姑心疼侄女,一狠心和对象吹了,终身未嫁。春华大学毕业当了一名医生,可离老家还有百十里地。她和秋实结婚后两地分居五年才团聚,她姑妈把两位老人的后事处理完成后又帮助春华带孩子,直到孩子上了大学。他爹呢,从打她妈死后,爷爷就不允许他回家,在外边他也不敢再娶,直到她爷爷奶奶去世后才又结婚,可连着结了两次都没得好,最后退了休还是一个人回了老家。妹妹见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挺可怜,就离开春华回家和哥哥一起生活。如今哥俩都七十多了,他和秋实曾多次要他们哥俩到城里住,她父亲总觉得自己对不住女儿,不肯来。如今两位老人身边没有亲人,她能放得下心吗!

再说秋实,家里的情况就更复杂。他爷爷有两个儿子,他大伯和他大娘没有孩子,一直在老家务农;他父母在外边工作,也是晚婚晚育,三十出头才生下他。按照老年间的规矩,叫长门不能绝后,所以他妈生下他以后就过继给了他大伯。其实过继不过继都一样,他父母都在外工作,根本没法带小孩,他和她妹都是他大娘伺候大的。老哥俩关系非常好,一直和老人在一起过。那年头,外边有挣钱的,家里有挣工分的,可算是村里的上等人家。秋实管大伯、大娘叫爹、妈,管生父母叫二爹、二妈。他爷爷早就有话,不许告诉秋实是过继的,他妈也从没有跟他说过。哥俩学习都不错,秋实大学毕业进了机关当上了干部;他妹妹呢,读研去了美国,找个对象倒是中国人,可也在美国就职,俩人就在国外安了家。他妹妹临走前对他说:“哥,我这一走,家里的老人就交给你了,生活费等一切开销都归我出。”秋实说你就放心走吧,有时间多往回打几次电话。

这话是好说,可自从参加了工作,秋实就是个大忙人,别说回家,有时连电话都顾不上打。就连他奶奶去世,也是他妻子春华回去帮助料理的。他的两对父母虽说理解,可他爷爷都快一百岁了,整天念叨孙子,就怕死了都见不着面。

对这七个老人,俩人真是费尽了心思。

头些年,单位进行福利分房,给了他们一个两居室,两边老家都争着给出资。春华的姑姑没工作,她爸爸给拿了一万;秋实的父母是双职工,给拿了三万;他大伯呢,别看是农民,两口子又养鸡又种大棚,也攒了不少,给出了两万。俩人一商量,既然有钱,咱就买个大居室,等他们老了,就接过来一起住。

房子装修好了,80多平米,三室一厅,七位老人过来一看,都非常高兴,小两口刚一提出让他们住下,没想到他们好像商量过一样,全都摇头,吃完饭都走了。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小两口坐在一起直叹气。

两年以后,春华的父亲忽然发病,她姑姑忙雇了辆车把他送到医院,经过一段时间的医治,有了好转,春华就把他接回家。小两口商量着,既然哥俩来了,就让他们住下别再回去了。可刚住了几天,病有了好转,春华爸爸就嚷嚷着回家。春华问为啥?她爸说:“这是人家秋实的家,哪有老丈人在姑爷家养老的。再说,人家秋实家买房出了那么多钱,当初我既没养你,结婚也没给你一件像样的嫁妆,我咋好意思在你这里住!”春华说:“您怎这样想呀!再怎么说,我也是您女儿,养您老也是天经地义。如今独生子女多了,闺女儿子一样。”秋实也一再劝说,老头子就是不答应。强留了十天,老哥俩还是走了。

春华老爹有病,小两口也就多去几次。可两家相距二百多里地,一个东南,一个西北,大调角,回秋实家相对就少了。秋实的两个爹娘还好说,他爷爷可不行,一到星期天就让他爸给打电话。有一回老爷爷还亲自打电话,春华一接,爷爷就哭了,说“你们要不来,就看不见我了。”小两口以为爷爷病了,连夜打车赶回家,见爷爷没事,秋实说:“您要是想我们,干脆就和我们一起回城里住,这样就可以天天看见我们了。”老头子一听,忙摇头说:“那可不成,整天把我关在屋里,我可受不了,你们只要常回来几回就行了。”话是这么说,可办起了确实不容易。春华是医院里的科主任,急病号一来半夜都得去;秋实呢,自从升为局长,更是忙得不可开交,三天两头俩人都见不着面。为了让他们多回几趟家,秋实父母和他大伯大娘一合计,决定共同出资给他们买辆车,这一来,小两口更不好意思推脱了,经常是夜里来夜里走,赶上过年过节,俩人和女儿更得来回跑,比上班还累。

这一天,春华的姑姑忽然觉得肚子疼得难受,她爸忙给春华打电话,恰巧春华正在手术,她的同事一边通知秋实,一边派120救护车去接,经急诊科大夫全力抢救,总算保住了命。她爹呢,这回可惨了,从小就没干过家务,别说伺候人,连饭也做不好。没办法,出院后俩人只好就住在http://www.aidwz.com/gushi/2487.html' target='_blank'>女婿家。这样一来,春华倒高兴啦,虽说天天累点,可总不用来回跑了呀。

可事儿并不那么简单。没过多少日子,秋实的大娘、生父也相继发病,俩人都住院,可把俩人累得够呛,毕竟都四十六七奔五十的人了呀!可喜的是,九十九岁的老爷爷却身体硬朗得很。可这五位老人远在一百里路的乡下,小两口还是时时放不下心。

再说春华的姑姑和她爸呢,看俩孩子天天上班忙得团团转,有时回来顾不上做饭就买点现成的,还要洗衣、收拾屋子的伺候他们,很是心疼。春华爸对她姑说,要不然咱俩回老家的敬老院,我的退休工资足够用。没想到俩人一说,春华就哭了,说“是不是我没伺候好二老呀,我们哪里做得不对您说出来我们改还不行吗。”她姑说:“你误解了,我们什么意见都没有,就是心疼你们俩太累了。”秋实也觉得春华这一天天忙得够呛,怕伤了身子,悄悄的到家政公司雇了个小时工。这天春华回来,见热腾腾的饭菜都做好了,屋里也收拾的井井有条,有点奇怪,忙问姑姑是谁干的,姑姑一笑说:“怎么,难道你以为姑姑就是吃闲饭的不成?”春华一听就说:“那可不行,您的病刚好,可不能再累着。”姑姑这才把秋实雇小时工的事儿告诉她。春华这才醒悟过来说:“是呀,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事儿呢。”等秋实回来,她立即就提议,给公公婆婆家也雇个保姆。谁知,秋实的两个父母都不买账,说咱家祖祖辈辈都是老老实实的庄稼人,怎能雇“老妈子”剥削人呢。尽管秋实怎么说,五位老人一口同声“不行。”

这事还真难了,别看秋实局长当着,下边管着百十号人,这家务事他还真解决不了。

一次县里开会,秋实了解到,他老家要进行旧村改造,全村都要搬进居民小区,并且年内就要实施。这回他可乐了。他和春华商量,要把老家五位老人都搬进离城区仅十里地的新建小区。俩人把计划和春华的姑姑、父亲一说,老哥俩都说这是最好的办法,如果他们愿意,我们也打算把老家的房子卖掉,和他们几个住在一块。春华和秋实两口子呢,也决定把现在住的房子留给女儿,和他们住在一块儿。说办就办,俩人随即到新开发的小区考察,见那里空气清新,交通便利,各种服务设施齐全,居室面积有大有小,一楼外边还有一块小菜园。秋实一看就拍手叫好。春华说:“咱俩说了不算,还得五位老人满意才能决定。”秋实说:“我看这回准没问题,全村都要拆迁,他们不搬也得搬,况且他们都离不开我们俩,特别是他们那宝贝孙女。”

结果还真让他们说中了。三口子回老家一进门,老爷爷就说:“你看,我就怕住楼房,这台阶怎么迈得上去,这回可真没招了!”春华的女儿说:“有我呢,我扶着太爷爷上呀!”老爷爷笑了:“一百里地,你天天扶我上楼?”“是呀,您要是和我们一起住,我不是就能天天扶您上楼了吗!”“对,我们今天来,就是和您们商量这事儿。”秋实说。“如今要进行旧村改造,这平房是住不成了。我想你们不就是想天天见到我们吗?”“是呀,不仅想你们俩,更想我那会说话的重孙女。”“那就好,我和春华呀,相中了城郊的一个新建小区,离城里只有十里地,开车用不了十分钟,我想把你们和我岳父、姑妈都接到那里,我们全家十口人都住在一块儿,那不更好吗?”“你岳父、姑妈都愿意?”秋实的大伯好像挺愿意的发话了。“是的,他们俩说您们要是同意,他们也把老家的房卖掉。”春华说。“那好哇,要是这样,咱们两家合归到一块,那不是合家欢了吗!”秋实妈也乐着说。“可就是怕这亲戚礼道的老在一块儿别再闹矛盾。”秋实大娘有点不放心地说。“有啥矛盾可闹的,没问题,我是学法律的,有矛盾我来调解。”秋实的小闺女拉着奶奶调皮地一句话,把大家都逗笑了。“好办法,诸葛良策,就这么办。”老爷爷一拍板,这事儿就算定了。

两个月后,新家装修好了。就在老爷爷一百岁生日这天,一家人搬进了新居。秋实家的五位老人住在一楼的大三居,春华的父亲和姑姑住在对门的一个两居,春华夫妇俩和女儿住在他们楼上。一大家子雇了一个做饭的大师傅,一个打扫卫生、干零活的保姆,两个妈和春华的姑姑整天外边遛弯、买菜,一向不爱说笑的春华她爸也和两亲家挺合得来,老爷爷看这一家人和和美美,见人就捋着胡子说:“谁也没有我们家幸福,四世同堂,十口人,你们比得了吗?”春华和秋实两口子没有了后顾之忧,安心工作,这一年,双双上了市里的劳模榜。

要说这就是解决老龄问题的良策吗?那可不一定,家庭与家庭不同,人与人的想法也不一样,要从实际出发,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办法多得是,您说呢?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wenzhang/2788.html
500*200
  
    相关热门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