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美文章 > 亲情文章 >

租来的亲妈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4-01-16 15:24 点击:
300x246

喜春爹去世早,是他妈靠种几亩地、养鸡养鸭供他上了大学,在城里有了工作,娶了媳妇,还帮他带大了孩子。喜春对妈的感情太深了,真不知道该怎么孝敬她老人家才能报恩。自从在城里有了住房,他就不止一次地动员妈来城里住,可她说住不惯那楼房,也离不开她自己亲手盖起来的老房子和多年的老街坊。没办法,为了让老妈生活幸福、舒适,喜春和媳妇说服老妈,按照楼房的设计格局把老房子翻盖一新,屋里厨房、卫生间、洗浴设备、各种电器齐全,真把老太太高兴坏了,逢人就说儿子、媳妇孝顺,这辈子没白活。

没想到,新房子住了不到一年,喜春接到电话,说他妈患病去了医院,等他到了病床前,老太太已经断了气。喜春和媳妇哭得死去活来,更不敢把这噩耗告诉正在参加高考的女儿爱华。可纸里包不住火,爱华刚参加完高考,就要去看奶奶,喜春这才告诉她奶奶走了。从小就跟奶奶生活在一块儿,直到上初中才进城的爱华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前几天她还给奶奶打电话,说高考一结束就回去陪奶奶,说着马上就要回老家看个究竟。直到爸妈把当时的情形原原本本地告诉她,她才忍不住“哇”的一声哭出来,哭着哭着,只见她身子一软,身子出溜地上了,喜春和媳妇忙把她抱起来,又是掐人中,又是呼叫,半天才醒过来,接着又冲着爸妈大喊:“我要奶奶,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临终前也不让我见她一面?”爸爸说:“嗨,你奶奶得的心梗,别说你呀,就连我和你妈接到电话就去了,也没跟你奶奶说上一句话。”她妈也说:“高考是你人生的大事,我们要是告诉你奶奶病了,你还能参加考试吗?”爱华还是不让步,“那你们也不对,错过高考还可以再考一次,可奶奶只有一个,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不行,我马上就走,要陪着奶奶,帮她守着那个家!”说着就收拾东西出了门。

在老房子,看着老人的遗像,摸着一件件遗物,一家三口又是一阵痛哭。她们这一响动,惊动了邻居李老太太。李老太太和喜春妈那可是好姐妹,整天形影不离,况且俩人生活经历也相仿。不同的是,李老太太在外地工作的儿子多年前出车祸遇难,儿媳和她早就失去了联系,据说留下个孙子,可她连面都没见过。现在与她最亲的老姐妹也走了,更感到孤独。得知就是李老太发现母亲患病送的医院,喜春一家对老太太特别感谢,尤其是爱华,从小跟奶奶在家生活,和李老太的关系更不一般。爱华拉着李老太的手说:“二奶,您瞧,奶奶走了,我连家都没了,要是想回来可找谁呀!”李老太说:“你这傻孩子,找我呀,我不也是你奶奶吗?你什么时候想回来,就告诉我一声,只要我活着。”爱华听李老太这么说,马上笑了:“那可就定了,只要我回来,您就得过来陪我。”“行!”说着,祖孙俩亲热地抱在了一起。

失去老妈的痛苦,平常还不太在意,一到节假日,喜春就觉得无着无落,听到电话铃响,就想到老妈,心里一阵难过。说话春节就要到了,今年这年可怎么过,他心里总不是滋味。

一天, 喜春从网上看到一则“租妈过年”的新闻,马上叫媳妇

过来看,媳妇一瞧,撇撇嘴说:“真是笑话,没妈还租个妈。”说完,他又看看喜春说:“怎么,难道你也想租个妈不成?”喜春点点头说:“是,我还真想租个妈!你想呀,咱那新房子花了十几万没人住,回家空荡荡的多没意思,要是有个妈多好哇!”“新房子有人住是好,可要租个妈可不是简单的事。怎么,你有合适的人选了?”“是。”“她是谁?”“妈的好朋友—李家二妈!二妈人好,从小就待我好,小时候我还吃过她的奶呢。我和她儿子小虎同岁,那时天天泡在她家里不走,赶上饭就吃,有时还和小虎睡在一被窝。她是咱妈的好姐妹,虎子没了,她也挺苦的,我想代替虎子照顾她。”“你还别说,这还真行,不过你要说租她当妈,二妈肯定不会答应。”“不说租也行,那咱就算认她干妈,让她搬到咱家住,她的一切费用咱都管。”俩人把想法跟爱华一说,爱华蹦着高乐。

老妈六十天祭日,喜春一家三口把李老太请过来,跟李老太什么都没说,就在妈的供桌前跪下给李老太磕头叫“妈”、叫“奶奶。”李老太不知喜春唱得这是哪出戏,平时三口子都是“二妈”“二奶奶”地叫,今儿咋改称呼了呢?难道是知道了真相?不能,这事儿除去我和他爸妈谁都不知晓,不能。没容她想明白,三口子又“妈、奶奶”地叫上了,李老太忙上前搀扶,没想到喜春竟跪着说:“我妈没了,我们不能没有妈,华子也不能没有奶奶,从今天起,您就是我妈,亲妈,就算我求您了,请您搬过来陪着我妈,您要是不答应,我们就不起来。”听喜春这一说,李老太还真犹豫了,她没想到喜春会突然提出这个问题,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她定了定神,眼珠一转,马上扶起他们说:“行,你们起来,咱慢慢说。”喜春听李老太答应了,忙示意媳妇、女儿起来。爱华立即上前抱住李老太说:“我早就想到奶奶会答应的,上次您就答应了是吧奶奶?”李老太说:“是,不过要我搬过来住不好吧,人家会说我贪图你们家的财产。”“谁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我们是要认您这个妈。从今以后,您的一切开销都由我们负担,您就把我当成是您的虎子一样看待。”听喜春这么说,李老太忙说:“不不,帮你们看房子可以,生活费可不用你们管,国家给的养老费,还有村里的地亩钱、老人钱足够用,再说你们家这大院子,还有我那院,好歹种点菜就够吃。”“那可不行,既然是您儿子,就得担起儿子的义务,这就不用您管了。”说办就办,三口子饭后就帮李老太搬进了自己的新房。

对李老太这个妈,喜春和媳妇可真上心,只要周六周日休息,都要回家团聚,进门就喊“妈”,吃的、穿的、用的买个到。爱华呢,平时学习忙,一放假就跑回家陪奶奶。为了不让老妈的教训在二妈身上重演,喜春每隔半年就带二妈做一次体检,平时超不过两天就往回打一次电话问候,还托付邻居给予关照。李老太呢,自从搬进喜春家,心情愉悦,精神焕发,身体奔棒,屋里收拾的干干净净,院子里种满了菜、花。她在村里人缘好,不少老太太都愿意来串门和她聊天。看到这些,喜春两口子回家别提多高兴了。有一回,喜春从电话里听到二妈咳了一声,忙问去医院看了没有,二妈说没事,第二天就让当医生的媳妇回家带老太太去检查。

这一检查不要紧,肺上发现有个阴影,大夫建议去肿瘤医院做进一步检查。喜春媳妇不敢怠慢,忙带老太太到城里。结果一出来,把两口子都吓了一跳,是“肺癌。”大夫说现在癌细胞还没扩散,必须立即手术。不过老太太年事已高,况且是RH阴性血,这种血型很少见,万一手术需要,你们必须要有准备。喜春媳妇听后看了看喜春,喜春却毫不在意地说:“没问题,我就是这个血型,前三年我就给一个病人输过血,我妈什么时候需要我可以随时抽。”他们没问题了,可李老太那儿却通不过。虽然喜春他们没告诉她实情,可听说要给她做手术,心里早就明白了七八,心说自己已是土埋半截的人了,还做什么手术,怎么也不肯做。喜春一家三口做了好几天工作都不行,最后仨人跪着央求才做通。临进手术室之前,老太太拉着喜春的手说:“我这一进去也许就出不来了,有个秘密在我心里憋了四十多年,我和你妈有个约定,只有一个人先走了才能说出来,你妈临走前没来得及说,我想要是现在不说也许就没机会了。”听老太太这么说,喜春两口子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互相看了看,四只眼紧盯着老太太说:“有什么秘密让您憋了这么多年,还是等手术完了再说吧。”“不,这话要是不说出来,我这心里憋着,恐拍做不完手术就得断气。”“既然这样,那,您就说吧。”

“儿子!”老太太话刚一出口,就让喜春有点惊奇,因为老太太从来没这么称呼过自己。不知是高兴还是新奇,喜春看着老太太,高声答应一声“唉!”接着又叫了一声“妈,您说吧。”“唉!孩子,你知道吗,你叫了我这么些天妈,我觉得今天这声最亲。”“为啥?”“因为,我今天要告诉你,我是你的亲妈。”“怎么,您是我亲妈?”喜春有点惊奇,忙问:“怎么,这是真的吗?”“没错,我就是你的亲妈。”

接着,老太太把事情的真相娓娓道来。

“四十五年前,你妈产下一个男婴还不到三天就夭折了。我呢,在你妈产后第二天也生下一个男婴。就在我即将出院回家时,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抱着个孩子跪在我面前说,求求您收下我这个孩子吧,他妈生下他之后就死了,我一个穷山沟里的孩子没爹没妈,实在没法养活这个孩子。我这人心软,见不了这个,什么也没想就把孩子接了过来。回到家就说是生了个双胞胎。可俩孩子奶不够吃呀,就让你妈帮着喂奶。你妈看着孩子就想起自己的孩子哭,当时我们家也不富裕,养俩孩子也确实困难。我就说,你要是喜欢哪个就抱走一个。不过当时我收养孩子的事儿你妈根本不知道,她抱起你就说,那我就要这个娃。我一瞧,这个心疼呀,你怎么把我亲生的娃抱走哇。可又不想让人知道这个秘密,就忍痛割爱给了她。这以后呢,我们俩就像亲姐妹一样。你呢,和虎子也跟亲兄弟没两样。你妈临终前,虽然说不出话,眼一直盯着我,我明白,这是示意让我把真相告诉你。你们那天跪着叫我妈,我真想当时就跟你们说,可总不想开这个口。”说完,老太太深深出了口气。

听完老太太的叙述,喜春已经痛哭流涕,心里更觉得这个妈竟如此伟大,他和媳妇再次跪在老太太床前,“妈妈”叫个不停。

手术非常成功,住了半个月院,又在城里养了几个月,老太太完全恢复了健康。这年春节,一家三口回家过节,饭菜摆上桌,大家刚要动筷子,李老太就端起酒杯站在喜春妈的供桌前说:“老姐姐,谢谢你帮我养大了儿子,这累都让你一个人受了,福都让我一个人享了。我这杯酒先敬你,说着把酒摆在供桌上行起了女人礼。”喜春三口呢,忙跪下磕头,喜春说:“妈您放心,有我妈陪着您,这个家永远不会散。”

再说爱华呢,上大学第三年,交了个男朋友叫刘华,听爱华说起她爸“租妈”又认“亲妈”的事,学习新闻专业的刘华非常兴奋,非要爱华带他前去采访。没想到,进了老家,李老太一眼就盯着刘华看个没完,她咋瞧咋像自己的虎子。等追根问底,到后来确定刘华就是自己的孙子。听到和看到爱华一家的义举,刘华红着脸跪在奶奶面前说:“奶奶,我这里给您赔罪了,往后,我要和爱华一块儿服侍您。”李老太忙扶起孙子说:“陪什么罪,奶奶不怪你们。爱华是个好孩子,你们俩要互相帮助,共同努力。不过,你爸不在了,你们一定要对你妈好。”刘华流着眼泪说:“我知道,有爱华和喜叔一家看着呢,我肯定能做到。”

又是一年春节到,喜春一家和刘华母子俩都来了,李老太乐得嘴都合不上了,脸上的皱纹挤到了一块儿。她指着刘华小两口说:“明年我可就七十三了,能不能在我见你奶奶之前让我抱上重孙子,就看你们俩了啊!”爱华一听,亲昵地搂着奶奶撒娇地说:“奶奶,瞧您!”

回城的路上,喜春对媳妇说:“你瞧,咱租妈这步棋是不是走对了?”“走对了,要不租妈这辈子还真不知道亲妈是谁呢!”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wenzhang/3563.html
500*200
  
    相关热门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