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美文章 > 亲情文章 >

西方不相信眼泪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3-07-03 07:58 点击:
300x246

下公车后,要经过一条长长的、没有人烟的小路。秋天来得气势磅礴,寒气使我一下子又念起了加州那灿烂、慷慨的阳光。分别不过两个月而已。

人的祸福是不可预知的,也是难以计算的。命运之帚扫过后,把我留在了这块美丽、广裹、寒冷又寂寞的上地—加拿大。这条小路在浓重的夜雾中,望不见尽头。路上,没有行人。前头、后头,都没有。我是一个独行的女子。

我的路,走得一直很艰难;而外人看来,却很洒脱。

十五岁起,父母就知道我要离开我那块土地。妈妈写信给她远在加拿大的好朋友说:“她要用自己的脚跑遍地球。这不是我的孩子,她是上帝的孩子!”她怀我时曾从火车车厢的窗口爬进去,蹲了三天三夜,据说只为了见一位伟人;而她的女儿却成天泡在北京图馆的外文大厅中,只为了去看看美国。

我总记得小时候的一条路,路上盖满了白雪。凌晨六点,妈妈唤醒我,把我裹得严严实实,跟她去鸡舍喂鸡。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离开北京的高楼?为什么拿笔杆的妈妈要来到这个山沟,早早起来去喂鸡?只因为她脑子里的想法与别人不同吗?如果别人都说晚霞是壮丽的,而只有我妈妈说晚霞是悲凉的,她便要去喂鸡吗?

山沟里的冬晨也和今夜这条小路一样,没有一个人。妈妈前面走,踩着新雪;我在后面跟,踩着她的脚印。多少年后,我到美国费城大学读书,那里的雪比河北的还厚,只是景观由土舍变成了欧式钟楼。买不起车,就步行去上课。那去学校的小路全冻了冰,为赶课,不知摔过多少跟斗。爬起来时想,这是最难走的一条路,以后就会愈走愈平坦一了吧!

是在机场高速路还未建好时离开北京的。妈妈自始至终没有阻拦过我的许许多多念头。尽管她莫名其妙地喜爱美国的罐头和歌曲,但是在机场,她还是哭肿’r双眼,因为我走时,只有孤单单的一个人,既没有人给我提包,也没有人在大洋彼岸接我。

孤单是一首悲壮的歌。孤.单的孩子总会试着走很多路,没人事先告诉她哪条路是弯曲的,哪条路近些,哪条路上有陷阱。

三年以后的今夜,这条路还是一个人在走。这个女子还是在不屈不挠、不折不扣地找路。驾车从东岸开到西岸,从西岸开到南边;沿途看了无数想要看的景观,向卡车司机送过去很多短暂又温暖的微笑……

“她能做,我为什么不能?”于是朋友们纷纷效仿,蔑视飞机票。然而他们并不知道,那个爱开车的女子只是在找路。世界上太多的路,她只要开出一条自己的。只有开车时,她才‘能真正地思考。

加拿大的咖啡和美国的一样,让人无法入睡;加拿大的月亮,甚至比美国还亮。这是八月十五了,我一人走在这条小路上,望着云遮的月,忽然想到了数年未见、日日老一去的父母,还有那片炽热沸腾的大陆。妈妈写信忽然说,在路上碰见了我的好朋友雯雯,脸上已褪去了光泽;玲玲的眼睛也不再清爽,似乎担负了过多的心事;就连比我小三岁的薇薇,也不再是年轻的模样了。她遥遥地问,走时是个孩子模样的我,不知是否也打上了一层薄薄的秋霜?

想到这一层,摸摸自己的面颊,不知不觉眼泪就涌了出来,挂了一路。不怕从头开始,却在意料不及之时,厌倦了流浪。心被风吹得太久了。

“回来看看吧!”大洋彼岸的人都这么说。他们无法知道,离乡背井的人是怎样生活的。买报纸,打一十几个电话,然后是求人搬家。总共搬过九次.家,换过九个电话号码。这第于一次,也一样的凌乱、匆忙、劳顿,只是没有了家具和心爱的电视,车子还孤零零地立在洛衫矶的街头。只是光光的一个人,就搬进了空屋子。

一个月没打电话,妈妈竟买了昂贵的电话卡,跑到公用电话亭去打越洋,第一句话就迫不及待地说:“孩子,妈妈想念你!”心想,如果我的孩子是这样,心也会痛的。

终于在大学边上找到了一份工作。工资虽薄,却总能从窗口看见那些艺术系的学生走过,春光一样明媚的穿扮,让我回想起在美国读书的时光,恍如隔世。

午休时,就走进校园。学生们全背着书包坐在露台,不知在等待什么。总之这些年轻的面孔,让人恍如走进春天的苹果园,有蜜蜂在樱缨嗡嗡……

渐渐地又熟悉了这座城市。街角那间咖啡馆有免费报纸读,街中那家小店有好吃的沙拉,爱德华街藏着个“世界最大书屋”,而大学的图书馆,可以任意地走进去,拾回心灵的安宁。涯到夜里十点,再走下地铁,告别市中心:我住得很远。

月光洒在路面上,银子一般光滑。仿佛纽约皇后区铺雪的街面。午夜十二点的纽约地铁我也坐过,坦然地与流浪汉挤在同一车厢,没有出过事,更未害怕过—自己也不过是个流浪儿而已。更何况加拿大又是出名的宁静。

远远地,一个人走过来了。高高的、宽宽的、黑黑的影子。

不由地,有些怕了。生平第一次,在你最柔弱最仿徨时,在十一点半郊外的小路上,有了一个向你迎面走来、愈走愈近的.、雄壮的黑影。

没有逃遁的念头,无处可以逃遁,又为什么要逃遁?迎上去好了。心坪坪跳着,步履并不乱,继续向前走着。住在哪里,就是哪里的主人;住在纽约,就是纽约的主人;住在洛杉矶,就是洛杉矶的主人。昂首挺胸,来去匆匆,回家一样直奔主题。这样的坦然便是我浪迹天涯的奥秘。连做梦的时候,神情也是坚定的。谁能把我怎么样?泪水,从未亮出给人看过。西方不相信眼泪。

终于交肩而过了。他向我礼貌地一笑,我也回他一个笑。一切简捷而温和。但这笑的交流却叫人流连不舍。微笑,这夜色小路上的微笑,使我感世伤怀的泪水,又一次破堤而出,溢在胸口,海潮一样……

我在想,怎样才能留住青春呢?我还有那么多的开始要努力,那么多的梦要去尝试……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wenzhang/693.html
50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