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美文章 > 校园文章 >

俗套故事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3-04-25 19:40 点击:
300x246

说起来姑娘,绕不开的就是今年火得一塌糊涂的那部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不管九把刀的故事多么能引起人的共鸣户他也始终只是一个故事,一个真实的故事。身边很多般友看完之后表示这片子没什么好看的,不过是一个台湾小清新的初恋故事。但在我看来,那是因为他们没有那样的过往与倩怀吧。

我要说的这个故事很多地方和九把刀的《那》很像,但全天下的故事,不都是差不多的么?这不过是一个俗套故事。

六年前的夏天,初一。中国学校的持色就是在你入学的时候让你受受一个叫军训的罪,就在那个持别热的夏天中,我听说班上很多男生都看上了班上的某个女生。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我开始注意这个众多青春期小男生眼中的女神。好吧,看起来很一般啊,虽然是很清秀,很小清新,但不至于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觉得惊艳。现在想来那时候男生的喜欢有多大的程度是建立在外表上的啊。

但槽糕的是那个年纪的男生很容易就陷入一个许多兄弟都喜欢同一个女生的怪圈,关系越好的兄弟就越容易喜欢上同一个人。也许是这种奇怪的盲目的从众心理,不得不承认我莫名其妙的被这个被众人喜欢的姑娘吸引了。不过那个年纪的喜欢
确实也没有什么深刻的理由,一个表情,一句话,都可以作为理由。于是没有任何诱因,就这么喜欢上了。

若干年后,想起那段大家一起疯狂的时光,我还是可以笑着跟兄弟们说,当年我是最接近成功的那个人。

其实说起来是一起疯,其实我当时是很稳的。我的两个铁哥们博子和胖子就显得激进多了。博子是每天在各种人面前公开表示他对姑娘的喜爱。而胖子财是借蓄与姑娘回家同路之便每天和姑娘一道骑车回家,并一路欢声笑语绕着彩云飞,他的容心也绕着车轮飞。最过分的是,他第二天总会在那跟我和博子炫耀他昨天和姑娘说了什么谈了什么,他感觉自己已经深深住进姑娘的心中等等他的臆想。我和博子表面上是很不属的嘲讽他,其实暗地里两人都十分恐慌,生怕他占了先手,于是商盘核要把胖子的车胎刺破。

我在研究了三遍孙子兵法之后决定这种竞争对手多如牛毛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按兵不动,坐山观虎斗,看着对手们打个N败俱伤,在姑娘面前出尽洋相,我在翩然而至,一把夺取战略高地。于是在他们轰轰烈烈的讨姑娘喜欢的时候,我自岿然不动。但是俗套的故事沙夹都是有意外的我不动姑娘动了。

初一军训完之后的第一节物理课,处于爱衷现自己的年至己孙抓只极的回答了一浦闷与关阿基米德洗澡洗出浮力来的问题。其实当时说白勺很混乱,很多地方也都说错了,但年轻人最擅长的就是自我感觉良好。在我感觉良好的圳侯我的肚子感觉却很糟糕。于是下课之后我找同座借了纸就飞奔向楼上的男厕所。左上楼的过狸中,听见有人叫我.我把身子探出楼梯看见姑娘正在下面仰头望着我。

“那个关于阿基米德的问题,你在哪里看到的啊?能告诉我吗?”

该死的肠子代替了我的脑子回答到:我现左很急着上厕所你问问别人吧,很多声矛泪道的!“然后我就激动的冲入男厕。蹲在那大号的时候,我冷静下来一想,侮的想把肠子拉出来。

这该死的肠子打乱了我按兵不动的计戈,回到家的我激动不已,从那天开始我就有跟她在网上聊天,并极力的想扭转她对我屎佬的第一印象。聊着聊着就熟悉了,聊着聊着我就更喜欢她了,现在想起来,都不知道当牟到底喜欢她什么。不过有那句话么,爱一个人需要理由么了?
    在慢慢跟姑娘聊了学期成了关系很不错的朋友之后。俗套的故事迎来他的转机,我竟选了班长,而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唯一拍勺福利就是可以和纪律委员一起决定下个星期滚动调位的座位表。利用职权之便,我很容易就能把姑娘的座位调到我的身边,但因为我跟她碰巧是一个小组的,因此没可能和她同座,只能前后。但更奇妙的是我们班是单条坐的,也就是没有同座仁压勺,于是我们顺其自然的成为了前后座。

后来看见过一句话,说是比起男女做同座位,前后座才是最危险的。深以为然。

俗套故事中的我们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坐着,坐过了赘个初中。不过和《那》稍微有点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每个星期我都
有经常调换我们的前后位置,而不是像沈家宜柯景腾一样压定前后位首。我坐在她后面的时候除了每天不间断的聊天最喜欢
的事就是趴在桑子上,用桌子抵住她的凳子睡觉。闭上眼感觉自己跟她这么靠近。睡着也会笑醒啊。她坐在我后面的时候呢
不好意思又俗套了,跟沈家宜一样爱用各种除手以外的工具戳我的后背,每次我开她玩笑或者是调侃他的时候,她就会拿笔
的脊,水瓶之类的凶器戳过来。有时候很霸,重的我赘个人都要怒起来,但一碑专头看见她的脸,就怎么都发不了怒,只好回过头来生自己的气。

而说起座位,我最喜欢的位子莫过于靠着后门的倒数一二个位置。每次坐在那个角落里,全班一览无遗不说,还没有人能直接看见我,那个后门就是我们的地盘。离老师远,跟同学也不近,唯一的伙伴就是身后的姑娘。姑娘爱玩,也乐意坐在这个没人能注意到的位子。

那天体育课上完,要知道男生在体育课上打球打high之后衣服上是不止有汗水的。当我穿着满身汗湿还掺杂了鼻涕等液体的短袖坐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很自然的一皱眉,从拄屉里准出一包卫生纸,对蓄我甩过来。我自觉的擦完之后,她找我借了一支笔。过了一会拿笔戳我,我回头一看她正拿着我那支笔,然后她说,你脏的我都不愿意用自己的笔戳你了。我笑,那还不好,以后我天天打球打成这样,看你以后怎么戳我。她皱皱眉,没理这茬,反倒是自己把两手交握蓄放在桑上让我看,然后说,我刚打排球打成这样了。我一看,她大拇指两侧和食指中间部分都打红了。再看她的眼神,靠,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眼神,实在是摄我心弦啊。。。我右手不自觉的抬过去,想拿手指去碰碰她那红蓄的手并且问问她疼不疼。结果伸到一半那不争气的右手像发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发现自己还藻蓄刚刚擦汗的纸巾,于是顺势开始在额头上擦汗。斜着眼,皱着眉,很不属的阿了一句,这也疼?

结果俗套故事的继续发展着,我跟姑娘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说是无话不谈其实我都是在听,基本上总是她在说,说她最近干了什么家里发生了什么再追哪部动漫.挪部电视剧。然后终于说到他喜欢的男生。

她说她以前喜欢的男生现在变成什么样,说自己当年是睦了眼才会喜欢上这么一个烂人,又说自己喜欢的理想型,后来又说告诉我一个秘密,她喜欢上了隔壁班的某某。过两个月又跟我说不喜欢了,喜欢上另一个某某。我就一直那
么听着,斜着眼,不属的嘲讽着,假装不在意的讨论着,还会给她提两句意见。

就这么初中三年过去了。要中考之前,她打了个电话问我是不是决定要上49中了婀尹我说是啊。她说,那好。

然后一个星期后我看见学校的喜报才兰上省重点辱9中的保送生名单上赫然有蓄她的名字。

再然后就是无比混乱的高中,在分科之后我跟她又分到一个班,你看看,俗套故事里最不缺的就是这种巧台。

高中里我跟她关系依旧是非常好,好到我俩,浪不得都要义结金兰了。渐渐地,对她的感觉从喜欢的人变成了很亲的人。是一种夹杂了喜欢和兄弟请义的奇妙感清,在我从一个小屁孩成长成一个成年人的这段岁月里。她一直在我身旁,不是以恋人的身份,而是以兄弟的身份。我们互相见证对方的改变与成长,身边的环境变了又变,换了又换,但却一直不曾离开。我们已经互相了解到不可能有机会在一起的地步。知根知底,宛若兄妹。

俗套的故事发展到了大学,我们甚至又在同一个校区。到了大学,已经完全淡去了对这个姑娘的喜欢,而是成了完完全全的类似于亲晴的感觉。但若是让我在恋人与她之间傲出选择我更不愿意失去她。想着到了大学就能开始实现我们共同的杂志社的梦想,但俗套故事同样最不缺的就是波折。她在开学之后的两个月休学了,准备攻读语宫然后出国,这一去就是三年,真是够烂的损友啊,说好的一起的梦想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去努力。真是俗套的故事啊,从来不肯给人们一个完美的结局。

不过我从来都是感谢这个姑娘的,这个占据了我鳌个青春的姑娘。每次到夕阳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个晚自习你望着窗外的夕阳,光芒镭盖了你的脸,你转过头问我,“你说如果在我看夕阳的同时,我喜欢的那个人也在看夕阳,算不算我们一起看了夕阳?“我当时仍旧是斜着眼不属的说。算吧。

现在,我虽然不喜欢你,但很乐意跟你看着同一片夕阳。并在夕阳里安慰自己,一辈子这么长,这个俗套的故事应该还远远没有结局。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wenzhang/74.html
500*200
  
    相关热门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