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美文章 > 友情文章 >

白氏兄弟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5-04-17 10:57 点击:
300x246

现在舞台上还在经常演出《李娃传》,内容叙述天宝年间荣阳世族郑生赴长安考试,与娟女李娃相恋,资财荡尽,遂为娟家驱逐,流落为丧事人家的挽歌郎。后为其父所知,痛加责打,又沦为乞丐。一日大雪,乞食李娃处,李感念旧情,乃赎身与之同居,并劝其发愤读,后来郑生果中高第,任成都府参军。李娃自感出身卑微,坚决与郑生分离。恰值郑父移官成都,父子重归于好,并为郑生娶李娃为妻。郑生后居高官,李娃亦封为济国夫人。

唐代婚姻制度很讲究门第,元镇和双文不能成为夫妻,门第上的悬殊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当时有些文士,对这种限制自然也有感到不满的,这篇《李娃传》就是要求突破门第限制的一种逆反,因而在当时广为传诵。元代石君宝的《李亚仙花酒曲江池》杂剧、明代薛近充的《绣懦记》传奇,都是据《李娃传》改编,《李娃传》的作者是白居易的弟弟白行简。

元镇《酬翰林白学士代书一百韵》诗有“光阴听话移”句,并有注道:“又尝于新昌宅(白居易住所)说一枝花话,自寅至已,犹未毕词也。”这里的“话”指故事,“话本”即说书人的故事底本。一枝花即指李娃,可能民间先有一枝花的故事在传播,经白行简编写成短篇小说(传奇)。他们从夜间一直听到第二天早晨,可见这故事的详尽而有吸引力。元棋还写过《李娃行》,可惜全诗已佚,只剩下“髻囊峨峨高一尺,门前立地看春风”两句。

白行简,字知退,元和二年登进士第,年龄大约比居易小四五岁。在白居易的诗集中,为行简而作的诗,数量也很多。

元和九年(814)夏,白行简将赴蜀中,入梓州刺史卢坦之幕,白居易作了一首《别行简》:

 

漠漠病眼花,星星愁鬓雪。筋骸已衰惫,形影仍分诀。梓州二千里,剑门五六月。岂是远行时,火云烧栈热。何言巾上泪,乃是肠中血。念此早归来,莫作经年别。

 

这时居易四十三岁,正患眼疾,居住在下邦(今陕西渭南县东北)金氏村,已感眼花鬓白,精力衰疲,行简又要远行,心情自然非常暗淡,唯有希望他早日归来,重相聚首。

不想到了次年,居易却被贬为江州司马。到了元和十三年,得到行简的信,说是要到江州来,于是先作了一首《得行简书闻欲下峡先以此寄》的七律:

 

朝来又得东力!信,欲取春初发梓州。书报九江闻  暂喜,路经三峡想还愁。潇湘瘁雾加餐饭,艳颁惊波稳泊舟。欲寄两行迎尔泪,长江不肯向西流。

 

这里的“暂”字是突然的意思,也即使他感到意外。喜是喜行简的到来,愁是愁三峡的艰险,故而叮嘱他旅途多加保重,“泪”是喜极而涕,有如杜甫所谓“初闻涕泪满衣裳”。

 

等到行简抵江州后,又作了一首(对酒示行简》:

 

今旦一禅酒,欢畅何怡怡。此乐从中来,他人安得知?兄弟唯二人,远别恒苦悲。今春自巴峡,万里平安归。复有双幼妹,笋年未结璃。昨日嫁娶毕,良人皆可依。忧念两消释,如刀斩羁糜。身轻心无击,忽欲凌空飞。人生苟有累,食肉常如饥。我心既无苦,饮水亦可肥。行简劝尔酒,停杯听我辞。不叹乡国远,不嫌官禄微。但愿我与尔,终老不相离。正因为是写兄弟的,所以没有半句浮文饰语,那么样的平平淡淡而又亲亲切切,真正是在话家常,也不发滴官的牢骚。诗人起先以骨肉分离而悲伤,这时万里安归,于愿已偿。两个小妹,起先还未出嫁,也是一桩心事,前些时(古诗中的“昨”也指过去一段时间)嫁娶已经完毕,她们的丈夫也很诚笃,所以到这时身轻心宽,如同凌空而飞。“人生苟有累,食肉常如饥”,意思是一个人精神上如果有负担,吃肉等于白吃。“不嫌官禄微”,是对自己贬滴江州的宽譬。

白行简有个儿子叫龟儿(http://www.aidwz.com/gushi/tangchao.html' target='_blank'>唐朝人用“龟”字取名的很多),很聪明,白居易曾写过一首《见小侄龟儿咏灯诗并腊娘制衣因寄行简》的七绝:

 

已知腊子能裁服,复报龟儿解咏灯。巧妇才人常薄命,莫教男女苦多能。

 

腊娘可能是行简的女儿。最后两句其实是在赞誉龟儿的幼慧,深庆白家有了后代,不但传种,还能继承家学,但想到“巧妇才人常薄命”,觉得还不如平庸一点好,亦东坡“唯愿孩儿愚且鲁”(《洗儿戏作》)之意。都是对世态的一种侧面讽刺。

白行简本人写的诗不多,也很平凡,但白居易在忠州时,行简曾相随从,并有一首《在巴南望郡南山呈乐天》的七绝,倒很巧妙:临江一嶂白云间,红绿层层锦绣班。不作巴南天外意,何殊昭应望骊山。意思是,在巴南远望忠州的南山,就像从昭应(即临撞)之望骊山,亦隐寓思乡之情。白居易在江州时作有一首《代春赠》:

 

山吐晴岚水放光,辛夷花白柳梢黄。但知莫作江西意,风景何曾异帝乡。

 

意思是,只要不当作自己身在江西,那风景和帝城长安有什么两样?两首诗的命意有相似地方。

但就在白居易写诗称赞侄子龟儿那一年,即敬宗宝历二年(826),白居易这时任苏州刺史,白行简逝世了。

两年后,白居易写了一篇《祭弟文》。在古人祭文中,实在也是一篇至性至情的文章

文中先叙弟亡之后,居易自己的悲凉心情,由于存段之间已历二年,所以将家中的前事后事,粗表一二,如“龟儿颇有文性,吾每自教诗书,三二年间,必堪应举”。这是对行简的最大安慰了。“下邦杨琳庄,今年买了,并造院堂已成。往日亦曾商量,他时身后甚要新昌西宅,今亦买讫。”这也是行简生前的心愿,所以特地写了进去,这些都像是在写家书。下面文情急转:可是从前年以来,合家为你斋供功德,你可曾领受?朔望晨夕,你到底有没有来享祭奠?为什么梦寐之中,相见全稀?难道真因幽冥之中,把你精灵迁散,因而杳无知觉?“不然,何一去三年而茫昧若此?”接下来说:

 

下郊北村,尔莹之东,是吾他日归全之位。神纵不合,骨且相依。岂恋余生,愿毕此志。呜呼!奠筵将彻,炜帐欲收。此生之间,岂有见日?未死之际,应无忘期。仰天一号,心骨破碎。犹冀万一,闻吾此言。痛心痛心,千万千万。

同样是用最质朴的语言,抒最沉痛的心情。古人有云:一生一死,乃见交情。何况兄弟。但也因为毕竟是诗人,才能使感情上的真实,融化为艺术上的骨肉。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wenzhang/7773.html
500*200
  
    相关热门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