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美文章 > 友情文章 >

白居易之交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5-04-17 11:00 点击:
300x246

白居易一生曾有两位以诗歌酬唱的挚友,前半期为元填,后半期则为刘禹锡。刘禹锡字梦得,洛阳人,与白居易同岁。两人曾先后担任过苏州刺史、太子宾客等职,又都屡遭贬滴,政治遭遇颇多相似,思想便很接近,晚年常以诗歌唱和,抒发胸中许多愤意和不平。

宝历二年(826),刘禹锡被罢免和州刺史,白居易也被解除了苏州刺史,冬末,两人相遇在扬州,“半月悠悠在广陵,何楼何塔不同登。共怜筋力犹堪在,上到栖灵第九层”(白居易《与梦得同登栖灵塔》)。这两位天涯羁旅之客,虽然都已年过半百,且饱经沧桑,可依旧筋骨犹健,相携而登楼塔。面对景色迷人的扬州,他们.又能作何感想呢?一次酒后,白居易作了《醉赠刘二十八使君》诗:

 

为我引杯添酒饮,与君把著击盘歌。诗称国手徒为尔,命压人头不奈何?举眼风光长寂寞,满朝官职独磋陀。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

 

白居易慨叹刘禹锡道:尽管您诗才横溢,堪称“国手”,可又能如何?满朝趋炎附势之徒都成了达官显宦,而您这样的忠正直言之士却倍遭冷落、排挤,只能到处奔波忙碌,坎坷地生活着。您才名太大,自参加永贞元年革新以来,接连被贬遭挫,至今已达二十三年(应为二十二年),也实在太多太久了。

刘禹锡即答《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诗: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还似烂柯人。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白居易和刘禹锡的晤面,当非从这次开始,题目中的扬州“初逢”,意谓这时才算是快晤,他们相交的深切,也于此见其端倪。这以后,便直称白居易之字为乐天,非公宴便不称其官名。诗中刘禹锡对白居易的只有诗坛密友才有的同情及不平表示了最诚挚的答复:是的,我姑且作为沉舟,作为病树,而沉舟侧畔千帆竞发,病树前头万木皆春,您就不要为我的寂寞和磋跄优伤不平了,还是借酒来振奋精神吧。刘诗借自然景物中的某个现象同自己的政治遭遇巧妙地结合起来,把自己比做沉舟、病树而强作达观,实是更深刻地抒发了自己二十二年遭贬滴的愤愤不平之情。

白居易当然理解刘禹锡的心情,不禁由衷地赞美“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这两句诗,直至大和三年(829)春为《刘白唱和集》写解时(因避刘文名绪嫌讳,故改序为解),还说“梦得梦得,文之神妙,莫先于诗。若妙与神,则吾岂敢。如梦得‘雪里高山头白早,海中仙果子生迟’,‘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之句之类,真谓神妙。在在处处,应当有灵物护之”。

然而关于白居易的这段评论,后人竟也有不同的看法:如清代王士镇《香祖笔记》云:“白乐天论诗多不可解,如刘梦得‘雪里高山头白早,海中仙果子生迟’,‘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等句,最为下劣,而乐天乃极赏叹,以为此等语,在在当有神物护持,悖谬甚矣。”大概这位创神韵派的诗人认为这两句诗还够不上他的“神韵”标准吧。

近人陈寅洛于此有一段精彩的论断:“乐天深赏梦得诗之处,即乐天自觉其所作逊于刘诗之处。此杜少陵所谓‘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者,非他人,尤非功力远不及己之人所能置嚎也。”“及大和五年微之卒后,乐天年已六十。其二十年前所欲改进其诗之辞繁言激之病者,并世诗人,莫如从梦得求之。乐天之所以倾倒梦得至是者,实职是之故。盖乐天平日之所薪求改进其作品而未能达到者,梦得则已臻其理想之境界也。”大概可给这场笔墨官司做一个定论了。我们平心看两人的作品,刘诗的数量没有白诗多,但骨力实超过白诗。

白刘的唱和早在长安时就已经开始,白居易在《刘白唱和集解》中道:“彭城刘梦得,诗豪者也。其锋森然,少敢当者。予不量力,往往犯之。夫合应者声同,交争者力敌,一往一复,欲罢不能。由是每制一篇,先相视草,视竟则兴作,兴作则文成。一二年来,日寻笔砚,同和赠答,不觉滋多。至大和三年春以前,纸墨所存者,凡一百三十八首。其余乘兴扶醉,率然口号者,不在此数。……”大和五年冬,刘禹锡由丰L部郎中集贤学士改任苏州刺史,因白居易前任苏州刺史,遂特来洛阳访问老友,两人“朝筋夕咏,颇极平生之欢”。此后赠答更多,便将以前的一百三十八首诗编为上、中卷,把刘到苏州以后的唱和诗编为下卷,题名《刘白吴洛寄和卷》。后来又增加了二卷,改名为《刘白唱和集》,便是《白氏长庆集》中的(刘白唱和集》五卷。

会昌二年(842),刘禹锡逝世,白居易有《哭刘尚梦得二首》诗:

 

四海齐名白与刘,百年交分两绸缪。同贫同病退闲日,一死一生临老头。杯酒英雄君与操(自注:“曹公日: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文章微婉我知丘(自注:“仲尼云:‘后世知丘者《春秋》。’又云:‘春秋之旨,微而婉也。”,)贤豪虽段精灵在,应共微之地下游。

今日哭君吾道孤,寝门泪满白揽须。不知箭折弓何用?兼恐唇亡齿亦枯。窗窗穷泉埋宝玉,驳驳落景挂桑榆。夜台暮齿期非远,但问前头相见无?


一生诗友,百年绸缪;而文章微婉,则蕴含当时政局中刘禹锡的出处起迭,实有不尽的难言之隐,这一点,也只有白知刘最深切。又,上一句“杯酒英雄君与操”,以此比喻刘白之惺惺相惜,白氏《和微之诗二十三首序》中也有“所谓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语,这是指白与元之相知,尤可见禹锡和元镇在白居易心中的地位。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wenzhang/7774.html
50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