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美文章 > 友情文章 >

刘白与民歌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5-04-17 11:01 点击:
300x246

刘禹锡以擅长《竹枝词》而著名。他作《竹枝词》的地点有两说,除下文所说的夔州外,还有朗州说,瞿蜕园《刘禹锡集笺证》考定为在夔州时所作,很是精确,这里就从瞿说。

刘禹锡在被贬为夔州(今四川巫山一带)刺史时,听到当地有一种民歌叫做《竹枝》的,音调宛转动人,歌词杂咏当地风俗景物和男女恋情,抒情味极其浓厚,他便依调填词,写了十来首,而且还学会了歌唱。白居易《忆梦得》诗云:“几时红烛下,听唱《竹枝》歌?”并自注道:“梦得能唱《竹枝》,听者愁绝。”据费燕峰《稚论》卷十:《竹枝》的唱法,上四字一断为“竹枝”,下三字为“女儿”,曲中的“竹枝”、“女儿”都是歌声中咽断的声音,所以听起来就有凄伤的感觉了。

刘禹锡作的《竹枝词》共有两组,一组九首,续作两首,共十一首,与屈原的《九歌》篇数相同,当是因其“以便歌(民歌)鄙陋,乃依骚人《九歌》作《竹枝》新辞九章,教里中儿歌之,由是盛于贞元、元和之间”的缘故。(《乐府诗集》)刘禹锡的《竹枝词》以表现男女恋情的最为出色,举两首为例:

 

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岸上踏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还有晴。

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

 

第一首通过“晴”与“情”的谐声双关语,把一位初恋女郎在江边听到情人唱歌时那种乍疑乍喜的复杂心情表现得极其形象而自然;第二首则以山桃花和蜀江水引出两个新颖贴切的比喻,表达了一位遭到爱情挫折的女郎的深深愁怨。

白居易也作有四首《竹枝词》,举一首为例:

 

江畔谁人唱《竹枝》?前声咽断后声迟。怪来调苦缘词苦,多是通州司马诗。

 

大概白居易认为,《竹枝词》声调的凄苦、短促和略带硬塞,是因为歌词内容的凄苦。通州司马元填和白居易也是诗坛至交,他所作词的内容自然也都是凄凉忧伤的了。

刘禹锡和白居易的《竹枝词》从民歌中吸取养料,并加以润色和提高,加上历代文人的努力,使原本是民间流传的雏型文学作品得以留传到今天,并显得更加引人注目,达到所谓“道风俗而不理,追古昔而不愧”的境界。这说明文人诗和民歌相结合,是诗歌发展的一条宽广道路。

宝历二年(826)冬末,白居易在卸去苏州刺史任后和刘禹锡一起经扬州返洛阳。乍到洛阳,对曾经担任过刺史的苏州、杭州还无限留恋,便依《忆江南》的曲调填词,创作了《忆江南》词(长短句)三首,首创了中国文学史上依曲填词的记录。下举二首为例: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刘禹锡对此也颇有兴趣,写了《和乐天春词依<忆江南>曲拍为句》二首:

 

春去也,多谢洛城人。弱柳从风疑举袂,丛兰衷露似沾巾,独坐亦含濒。

春过也,笑惜艳阳年。犹有桃花流水上,无辞竹叶醉搏前,唯待见青天。

 

这五首《忆江南》词,在中国词曲发展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乐府诗集》云:“《忆江南》,一曰《望江南》。《乐府杂录》曰:《望江南》,本名《谢秋娘》,李德裕镇浙西,为妾谢秋娘所制,后改为《望江南》。因白氏词,后遂改名《江南好》。”可见文人词的创作对于原有民歌的影响到了举足轻重的地步,但以为是李德裕镇浙西时所制,却并不正确,因早在代宗大历时就已风行了。

白居易还作有一首《杨柳枝词》,云:

 

一树春风千万枝,嫩于金色软于丝。永丰西角荒原里,尽日无人属阿谁?

 

当时人河南尹卢贡曾有一首和诗,并题序云:“永丰坊西南角园中,有垂柳一枝,柔条极茂。自尚曾赋诗,传人乐府,流遍京都。近有诏旨,取两枝植于禁苑。乃知一顾增十倍之价,非虚言也。”全诗寓意于咏物,痛惜永丰柳之被埋没,有如民歌之明白晓畅,加以描写之生动传神,以至当时就“流遍京都”,以后苏轼写《洞仙歌》词咏柳,并有“永丰坊那畔,尽日无人,谁见金丝弄晴昼”之句,即隐括此诗。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wenzhang/7775.html
50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