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美文章 > 友情文章 >

元白之交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5-04-18 09:37 点击:
300x246

中国文学史上堪称知己的大诗人固然不少,但要论诗歌酬唱数量多且内容好的,当推元棋与白居易,也称元白。皮日休和陆龟蒙虽然赠答也很多,但诗情不及元白。

贞元十八年(802)冬,白居易三十一岁,元填二十四岁时,同在长安参加吏部的试判拔萃科考试,同时登第,又同授秘省校书郎的官职,从此两人开始了历经三十年之久的交谊。

订交之初,两人常用秋竹相互勉励,白居易在《赠元镇》诗中说:“无波古井水,有节秋竹竿。”这是因为白居易很喜爱竹子,认为竹子“本固性直,心空节贞”,他愿好友像古井之水那样“无波”,又像秋竹那样“孤直节贞”;元填在《种竹》诗中也说:“昔公怜我直,比之秋竹竿。”十年以后,白居易还在《酬元九对新栽竹有怀见寄》中互勉双方“共保秋竹心,风霜侵不得”。

元和元年(806),两人校书郎任满,又相偕住在长安永崇坊华阳观准备参加制举考试。他俩“闭户累月,揣摩当代之事,构成策目七十五门”,这便是现在还保留在《白氏长庆集》中的《策林》四卷,虽然放在白氏文集中,但实际是两人合作的成果,也是他俩最初的友谊之果,从中可见他俩当时对于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的观点。考试结果,元镇授左拾遗,白居易授熟厘县尉,从此各自走上了迁回的政治道路。

元填先任左拾遗,锋芒毕露,屡上书论时事,数月就遭忌被贬河南尉,因丁母忧离官返家。元和四年,他又任监察御史(职掌弹纠违法官吏),去东川考察地方行政,幼奏已故东川节度使违法征赋税数百万,还侵占八十八家百姓的田产和奴埠,结果,东川所属七州刺史皆被罚夺捧,白居易因此赞他:“元棋为御史,以直立其身。其心如肺石,动必达穷民。东川八十家,冤愤一言伸。”(《赠樊著作》)他赞扬元填的一片赤胆忠心,为穷苦百姓而伸张正义。

可在宦官当权的黑暗社会中,正直贤良者必遭排斥,元和五年冬,元棋终因得罪宦官权贵,而被罚傣召还京城,途经华阴县敷水骤时,与宦官刘士元争骚厅,元棋不让,刘士元便破门呼骂而入,用马鞭打伤了元棋的脸。回京后,朝廷不但不办刘士元的罪,反而贬元镇为江陵府士曹参军。这时白居易正在朝廷任翰林学士,闻讯非常气愤,三次上疏论元镇无罪,但宪宗皆不纳。白居易气愤之余,唯觉心酸,“同心一人去,坐觉长安空”,志同道合的朋友被贬远去,长安城再大再繁华也是空荡荡的了。他的另一首《登乐游园望》诗中说道:“孔生死洛阳,元九滴荆门。可怜南北路,高盖者何人?”孔生即孔勘,也是白居易的好友,由于不愿同流合污,于是年在洛阳狱中含冤而死。良臣被贬,好友冤死,自己今后的仕途也必定是风波险恶,而仕途得意的又是些什么样的人呢?诗人在此不得不发出如此沉重的感叹。

果然,白居易日后先后被贬江州、忠州、杭州、苏州等地,元镇也被贬江陵、通州、被州等地,昔日的好友又相继成了天涯飘零客,相互之间的诗歌唱酬自然就格外的多且深刻。白居易在被贬为江州司马途中曾有《寄微之》诗云:

 

江州望通州,天涯与地末。有山万丈高,有地千里阔。间之以云雾,飞鸟不可越。谁知千里险,为我二人设?通州君初到,郁郁愁如结。江州我方去,迢迢行未歇。道路日乖隔,音信日断绝。因风欲寄语,地远声不彻。生当复相逢,死当从此别。

 

结尾两句,尤其悲切。他的《十年三月三十日别微之于澄上》诗的结尾也道:“未死会应相见在,又知何地复何年?”只盼望能够活着相见,却又不知何年何地。直至元镇与刘禹锡死后,白居易还在(哭刘尚书梦得》诗中道:“贤豪虽段精灵在,应共微之地下游。”生前为诗坛密友,死后还应在地下共游,这是诗人的希望

长庆四年(824),白居易即将离任杭州刺史,元填时任浙东观察使。冬天,元镇将白居易在此之前的诗文编辑成集,因正是长庆年间,故名为《白氏长庆集》。全集共五十一卷,二千一百余首,元填并为之作序。序中说白居易诗“二十年间,禁省、观寺、邮候墙壁之上无不书,王公妾妇、牛童马走之口无不道”,并说“自篇章以来,未有如是流传之广者”,还记载了一些具体事例,如当时人们非常喜爱读白居易的诗,常常抄写、印刻之后拿到市场上去卖,并有人以此充作茶钱或酒钱;鸡林(今属朝鲜)的商人在市场上到处收买白居易的诗,说是在他们国家,宰相许以百金换一篇诗,但如系伪诗的话,宰相也能辨认。元镇还自叙,有一次他来到平水市上,见到一些村校学童在竞相学诗,问他们学的是什么诗,学童答曰:“请先生教我乐天、微之诗。”可他们却并不知道和他们说话的正是微之本人。诸如此类,足见白居易与元填的诗在当时就赢得了民间的喜爱。诗坛密友,遭遇相似,诗歌的风格自然也就颇为一致,都因其挚朴自然、通俗浅近的特点而广为流传。

大和五年(831)七月,元镇以暴疾卒于武昌军节度使住所,死前曾托白居易撰墓志铭。这时白居易在东都洛阳,灵枢运往长安路过洛阳时,居易曾作《祭元微之文》,中有“死生契阔者三十载,歌诗唱和者九百章”的话,并记下了元镇在自越州至洛阳和他相见时所写的两首诗,其中一首为:

自识君来三度别,这回白尽老觉须。恋君不去君须会,知得后回相见无?紧接着诗后,祭文又说:

吟罢涕零,执手而去。私揣其故,中心惕然。及公捐馆于鄂,悲讣忽至,一幼之后,万感交怀。复视前篇,词意若此,得非魂兆先知之乎?生死之际,精魂先知,事虽妄诞,情却可悯。

白居易还作有三首挽诗,其中一首《哭微之》云:

今在岂有相逢日?未死应无暂忘时。从此三篇收泪后,终身无复更吟诗。三十年诗友,一旦一个撒手,另一个自然再无兴握笔,只有地下相逢,再抒健笔。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wenzhang/7776.html
500*200
  
    相关热门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