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美文章 > 友情文章 >

干里神交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5-04-18 09:59 点击:
300x246

元和四年(809)春,白居易在京城长安,与弟弟白行简、友人李建(字构直)一起游览位于长安城东南的慈恩寺和曲江,游毕又到李建家饮酒,席上忽然想起奉命去东川的元填,就写了一首《同李十一醉忆元九》诗:

 

花时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作酒筹。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在人们的生活中常会发现这样的事情,自己的密友出远门去了,便会情不自禁地计算起他是否已经到达终点或正在途中某地,还会牵挂他此时此刻正在干些什么。白居易的诗中说的正是这么一件真实的事情,这可以白行简《三梦记》中所叙为证:“元和四年,河南元微之为监察御史,奉使剑外,去逾旬。予与仲兄乐天、陇西李构直同游曲江,诣慈恩佛舍,遍历僧院,淹留移时,日已晚,同诣构直修行里第,命酒对酬,甚欢畅。兄停杯久之,日:‘微之当达梁矣。’命题一篇于屋壁。”慈恩寺与曲江都是唐代长安城内著名的游览胜地,慈恩寺塔即大雁塔,按照惯例,进士登科之后,皇帝即在曲江赐宴,然后还要去大雁塔题名留念。白居易二十九岁时进士登第后,曾到大雁塔题名留念,《唐撅言》中还载有白居易“慈恩塔下题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的诗句。两年之后,白居易又与元棋同时制举“拔萃”登科,想必从此更是常常游览该两处胜地。因此,当白居易与其他朋友再次游览此处,且酒醉兴酣之时,眼前便自然而然地浮现起元填的身影,计算起他的行程来。

元填呢?说来真怪,仿佛千里之外真存在现代人所谓的第六感觉,元镇真如白居易计算的那样正在梁州(在今陕西境),而且梦见正和好友一起同游曲江和慈恩寺,有元棋的《梦梁州》诗一首为证:梦君同绕曲江头,也向慈恩院院游。亭吏呼人排去马,忽惊身在古梁州。

梦,是潜意识的作用,梦的内容当与清醒时意识中保留的印象有关,也即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醒时萦绕心头的情事,睡眠时便借梦境或幻觉来表现。杜甫与http://www.aidwz.com/gushi/libai.html' target='_blank'>李白,也是一对生死关切的挚友,因此杜甫的《梦李白》便有“故人入我梦”、“三夜频梦君”之句。而身在异乡的元棋,对旧友与长安的思念.,自然更为殷切,因此睡梦中出现他们的影子,便是极其自然、真实的了。元祺在诗前加注云:“是夜宿汉川释,梦与构直、乐天同游曲江,兼人慈恩寺诸院,倏然而痞,则递乘及阶,邮吏已传呼报晓矣。”所记梦境和白居易与白行简所叙竟然完全吻合,令人简直不大相信。诗的一、二两句为梦境,也是虚景。慈恩寺是唐高宗李治为纪念生母长孙皇后而建,共有十三院落,故诗中有“院院”两字,这不仅加强了“景深”,也深化了偕游情趣,使虚景中有实义。诗的三四两句写出梦,已为实境,诗人从睡梦中被唤醒,一看,却是在梁州的骚馆之中。“忽惊”两字,将从梦境回到现实刹那间的情态,刻画得活灵活现,而诗笔至此戛然停止,将“忽惊”之后的无穷感受,留给读者去思索、联想。

综看白居易的《同李十一醉忆元九》与元填的《梦梁州》诗,一写于长安,一写于梁州;一写居者之忆,一写行人之思;一写真事,一写梦境;巧合的是,两诗写于同一天(按白行简《三梦记》所说),又用的同一韵,这是否真如唐代孟桨《本事诗》中所记载的那样“千里神交,合若符契,友朋之道,不期至钦’,还是前代文人故作玄虚之词?只有留待读者自己去思考了。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wenzhang/7777.html
500*200
  
    相关热门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