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美文章 > 友情文章 >

元植与刘禹锡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5-04-18 10:02 点击:
300x246

刘禹锡与白居易为诗坛好友,同时与元棋之间也有一段不寻常的友谊

元和五年(810)冬,元镇因得罪宦官权贵而被罚捧从四川召回京城长安,途经华阴县敷水泽时,与宦官刘士元争骚厅,元镇不让,刘便恃暴逞凶,用马鞭打伤了元镇的脸。回京后,唐宪宗对骄横的宦官不加责问,反而给元棋加上了“少年后辈,务作威福”的罪名,并将元贬为江陵府士曹参军。这件事引起了一些人的不平。时贬滴在朗州(今瑚南常德)的刘禹锡闻讯后,即给元棋寄去了文石枕与《赠元九侍御文石枕以诗奖之》诗:

 

文章似锦气如虹,宜荐华替绿殿中。纵使凉飘生旦夕,犹堪拂拭愈头风。

 

文石是一种矿石,坚硬无比。以石为枕,唐代或已有这种风习。刘禹锡赠给元镇文石枕,是把元填誉为“文石”。诗意说,把文石枕送给像您这样有才华、有刚气的诗人使用,正是非常合适,要是遇到气候突变、“头风”病(暗用曹操读陈琳檄文而言“此愈我头风”典故)起的时候,它还能给您带来舒适,帮助你痊愈呢!诗既褒奖了元棋不屈服于阉竖淫威的坚强意志,也表达了自己对元棋的钦佩之情。

元填接诗后,即回赠了壁州产的马鞭和一首答诗《刘二十八以文石枕见赠,仍题绝句以将厚意,因持壁州鞭酬谢,兼广为四韵》诗:

 

枕截文琼珠缀篇,野人酬赠壁州鞭。用长节时君须策,泥醉风云我要眠。歌晒彩霞临药灶,执陪仙仗引炉烟。张蓦却上知何日,随会归朝在此年。

 

唐代壁州即今四川省通江县,当时以产竹鞭著名,元填因刚从东台监察御史(职掌弹纠东川地区违法官吏)任内回京,故以此物回赠。野人本指粗鄙之人,这里借谕出居僻地的滴官。诗的第一句先称谢刘禹锡赠送的石枕和诗篇的文难精美,次句自谦只能以土产的竹鞭相报。第三句“用长”是用其所长之意,意为您要发挥竹鞭的长处唯有时常鞭策,第四句指刘禹锡所赠之枕,意为在风云变幻中我偏要喝得烂醉,倚枕而眠。五六两句当是指道家的炼舟,元填在滴居中可能借此消磨岁月。末两句是期望之词,希望刘禹锡能如汉代张赛那样,早日持节(竹鞭有节)回朝。

刘禹锡接到元镇的酬赠,又写了(酬元九侍御赠壁州鞭长句》诗一道:

碧玉孤根生在林,美人相赠比双金。初开郑客缄封后,想见巴山冰雪深。多节本怀端直性,露青犹有岁寒心。何时策马同归去,关树扶疏敲橙吟?

 

诗的开头名为咏鞭,实则咏人。说壁州竹鞭虽然名贵,但赠鞭者如果不是“美人”的话,恐怕还不能以双金比拟。“美人”指有才之人,这里刘禹锡直接将元镇誉为“美人”,其赞扬之情显然已超过了第一首。“美人”同时又是酬对元诗中的“野人”一词的。诗人成功地运用了比兴手法,以碧玉般的壁州竹鞭的无比名贵,来暗示赠鞭者的高尚品格,因而不落案臼,写出了制鞭之竹在“巴山冰雪”中傲然挺立的景象,以翠竹不惧巴山的深深冰雪,来比喻元填不畏权宦的赫赫淫威,并巧妙地运用了“竹节”之“节”与“节操”之“节”的双关意义,进一步赞扬了元棋的贞操亮节和不畏强暴的品格。诗的末尾,针对元诗中所说的“归朝在此年”而提出了“何时策马同归去”的疑问,策马同归也即并髻扬鞭。刘禹锡表示愿和元填一同归去,望着扶疏的关树,轻敲金橙,朗吟新作,可是这又在什么时候呢?一对贬滴朋友的共同心愿于此可见。

从这以后,两人一直保持着唱和关系,友情深长。

大和五年,元祺得暴疾而死;大和六年,元填、白居易、刘禹锡的另一好友崔群(敦诗)也辞世而去;大和七年,又一位好友崔玄亮(晦叔)死去;哀伤之余,白居易写了《微之、敦诗、晦叔相继长逝,岿然自伤,因成二绝》,诗云:

 

并失鹤鸯侣,空留糜鹿身。只应篙洛下,长作独游人。长夜君先去,残年我几何。秋风满衫泪,泉下故人多。

 

鹤莺是传说中的仙鸟,飞行都有秩序,这里指白居易和这几位亡友本都是同朝的臣子,糜鹿身比喻自己在洛阳已成闲散之人。

刘禹锡也作有和诗《乐天见示伤微之、敦诗一、晦叔三君子,皆有深分,因成是诗以寄》:

吟君叹逝双绝句,使我伤怀奏短歌。世上空惊故人少,集中唯觉祭文多。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万古到今同此恨,闻琴泪尽欲如何?诗的基调苍凉悲凄,末句用王徽之吊王献之“人琴俱亡”典故,颈联和禹锡《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的寓意相似,实亦微含牢骚情绪;“流水前波让后波”,即现在俗语常说的“长江后浪推前浪”。

瞿蜕园<刘禹锡集笺证》说:“元、白、刘三人同开元和新派,各成壁垒。”所以,谈到元、白,不能不想到刘禹锡。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wenzhang/7779.html
50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