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美文章 > 友情文章 >

莺莺与曹氏琵琶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5-04-18 13:13 点击:
300x246

元棋曾经写过一首《代九九》:

昔年桃李月,颇色共花宜。回脸莲初破,低蛾柳并垂。望山多倚树,弄水爱临池。远被登楼识,潜因倒影窥。隔林徒想像,上砌转透逛。漫掷庭中果,虚攀墙外枝。强持文玉佩,求结赓香璃。阿母怜金重,亲兄要马骑。把将娇小女,嫁与冶游儿。自隐勤勤索,相要事事随。每常同坐卧,不省暂参差。才学羞兼妒,何言宠便移?青春来易皎,白日誓先亏。僻性滇来见,邪行醉后知。别床铺枕席,当面指瑕耽。妾貌应犹在,君情邃若斯。的成终世恨,焉用此宵为?弯镜灯前扑,鸳袭手下票。参商半夜起,琴瑟一声离。努力新丛艳,狂风次第吹。

九九是一个少女,生得娇艳活泼。被一个少年在她登楼时看到了,又暗地从水波中窥见她的影子,于是树林里、石砌间,都在向她追踪,后来就拿饰物到她家求婚。她母亲和哥哥贪图少年的多金,就将九九嫁给他。谁知这少年却是薄幸的浪子,他的酗酒冶游的行为,到婚后才始知道,她只好和他分离,任凭他与新欢勾搭。

另外又写过一首《曹十九舞绿锢》:

 

急管清弄频,舞.衣才揽结。含情独摇手,双袖参差列。腰裹柳牵丝,炫转风回雪。凝晒娇不移,往往度繁节。这个曹十九当是一个歌女(第一句的“弄”指曲子),故而能起舞唱曲,当她含着媚情凝视的时候,急剧的乐曲的节奏就此结束了。

九九的姓氏不详,和曹十九是两个女子,但陈寅洛《元白诗笺证稿》,怀疑曹十九之“十”乃“九”之讹,即应作曹九九,而九九两字的古音与鸟鸣声相近,又为复字,所以元填以此暗指其情人莺莺。陈氏又据《北梦琐言》所载毕、白、曹、罗为蕃姓的说法,推测曹九九殆亦出于中亚种族,而中亚胡人善于酿酒。莺莺所居之蒲州,唐代以前已是中亚胡族聚居之地,胡族人肤色较汉族人白哲,元棋《杂思》又有“寻常百种花齐发,偏摘梨花与白人”的话,可证莺莺肤色的白哲。“由是而言,就莺莺所居之地域及姓名并善音乐等条件观之,似有辛延年诗所谓‘酒家胡’之嫌疑也。”即是说,原始的莺莺,当是一个属于中亚胡族的酒家女郎。

这个圈子兜得太远了,卞孝查《元填年谱》已有纠辨,不再赘说,但由此可以获得另一种启示,即作家审美心理的跳跃。

元棋写《莺莺传》时是二十六岁。在这之前,他已经接触过许多女子,其中包括九九、曹十九以及各阶层的妇女。当他在塑造崔莺莺的形象时,必然有其他一些女子的姿色、才能、仪态和身世在思维中跳跃,为了要刻画崔莺莺的尤物风情和魅力,他会把其他妇女一些美感上的特征摄取进去,因为《莺莺传》毕竟和正式的人物传记不同,反过来说,在九九、曹十九等人身上,未始没有莺莺的影子。这在古今名作家的创作生活中,原是很普通的事情。

其次,陈氏引《北梦琐言》中的毕、白、曹、罗为蕃姓之说,而曹十九又是一位歌女,也使人很感兴味。

刘禹锡是和元白同时的人,他曾经写过一首《曹刚》:大弦嘈嘈小弦清,喷雪含风意思生。一听曹刚弹《薄媚》,人生不合出京城。据《乐府杂录》:曹保,保子曹善才,保孙曹钢(刚)皆袭技艺,与钢同时有裴兴奴。“曹善运拨若风雨而不事扣弦,兴奴长于拢撰,时人谓曹钢有右手,兴奴有左手。”可见曹氏三代都善弹琵琶。

白居易也有一首《听曹刚琵琶兼示重莲》:

 

拨拨弦弦意不同,胡啼番语两玲珑。谁能截得曹刚手,插向重莲衣袖中?

 

葛立方《韵语阳秋》:弹丝之法,妙在左手,曹刚却劣于左手,“惜乎乐天未知裴兴奴手之妙也”。即曹刚还抵不上裴兴奴。葛说并不妥切。最初,琵琶是用木拨的,至唐代也用手弹。曹用木拨,宜于右手,所以说“不事扣弦”,裴长于指弹,故用左手,并非技艺上的优劣之分。

白居易又有《代琵琶弟子谢女师曹供奉新调弄谱》:

琵琶师在九重城,忽得来喜且惊。一纸展看非旧谱,四弦翻出是新声。《龚宾》掩抑娇多怨,《散水》玲珑峭更清。珠颗泪露金杆拨,红妆弟子不胜情。(原注:《葵宾》、《散水》皆新调名。)这首诗是白氏代一个艺徒申谢女师曹供奉寄与新调的弄谱(即曲谱)而作,供奉是宫廷内演奏歌曲的艺人。这个曹供奉可能是曹刚的族人,世系出于西域胡族,即《北梦琐言》所谓“蕃姓”。

据向达《唐代长安与西域文明》所考,唐代乐府多袭周隋之旧,曹保一家,当即北齐琵琶高手曹妙达后裔。与元白同时的李绅,曾作《悲(曹)善才》诗,中间说:“紫髯供奉前屈膝,尽弹妙曲当春日。”这紫髯即是实写西域胡人的特征。白诗中的“胡啼番语两玲珑”,当非指琵琶的音调,而是因为曹刚为胡人的缘故。

琵琶亦写作批把,原指弹奏的动作。《宋书·乐志》引傅玄《琵琶赋》云:“汉遣乌孙公主嫁昆弥,念其行道思慕,故遣工人裁筝、筑,为马上之乐,欲从方俗语,故日琵琶,取其易传于外国也。”但当时是用木头拨的。

这样说来,琵琶是经过汉人改制后传到西域的一种新兴乐器,因而引起西域人的兴趣,弹奏者逐渐成为专业,一代一代传下来,到现在已成为民族乐器,弹词说《西厢记》还在用琵琶弹奏呢。

这篇文章,从崔莺莺的模特儿谈到曹氏琵琶,都是从陈寅洛先生的文章上得到了启示。陈先生论莺莺和曹九九的关系,虽然尚待商榷,但他在《元白诗笺证稿》中谈元白新乐府,大都环绕主题,由此及彼,相互印证,既有史料价值,又能引人入胜,立主干而枝叶葱笼,落英缤纷,这种方式,正值得我们取法。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wenzhang/7784.html
50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