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文章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精美文章 > 伤感文章 >

薄幕浅光里的微凉

作者:www.aidwz.com 时间:2013-04-26 20:02 点击:
300x246

生命里有些际遇就如夜深的梦庸,你永远不知道你会梦见什么,而有些梦,醒了之后就已忘记,也该忘记。

我是自由行走的花,开在无人过往的崖。一年四季,春秋冬夏。你是浪迹江湖的士,隐在风鹤廖廖的斋。三清九静,苦辣酸咸。相遇,离别,一切都来去匆匆。仿佛出现,消失,这只是两个词而已,没有过程。或许,我们都是尘世的造作,一片落叶,一粒沙土,一场轻风便飘散。

属于四月的诗,在那个被称为愚人的清晨,被人提起,却始终搁浅着,不知道该如何为它画上一个完满的句号。或许是语尽词穷了,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去勾勒这幅画,或许是疲惫懒隋了,不想去思考。更多的是感情的亏空,寻不到适当的位置。并不想要太华丽的字眼,也不愿加以太多的悲伤。只是不自禁的就敲出那行字:开在无人过往的崖。本是一个欢快的节奏,却被我一下降了调,内心有点罪恶感,却又有点窃喜,因为这是我喜欢的格调。

这个城市的春天短暂的几乎让人无法察觉,还没来得及背着包,皇着相机,去看春花,去保存美好的生机,而一切都已过去了,学校里随处可见的是穿着碎花裙子的女生,还有穿着T恤在操场上挥汗的男生,华园大道两旁的树,不知道何时长的如此茂盛,几乎将整条路都遮盖住了,像一条长长的绿廊,透过叶子的间隙,洒下细碎的光线,闭上眼,感受这份安静,温纯,一切都已不重要的吧,春天还是夏天,都没有关系了,重要的是,这一刻,这个世界很安静,我很安静,心很安静。

忘了有多久没有这么晚归,也忘了有多久没有这样踩着别人的脚步前进。身边的人已经都离开了,离开好久了吧。这一刻的我仿佛回到从前,其实不是回到从前,只是回到真实的自我。社会没有教会我成长的过程,我学会的只是伪装。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不让人看出任何端倪,不让任何人靠近。因为,我以为,这是自我保护的最好姿态。

那个总喜欢跟在别人身后,调皮的踩着别人的脚印一步一步前进的丫头,早已被岁月遗忘在青春年幼的时光角落里,无人察觉,也无需被提起。只是那些旧胶片还是会被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在脑海里放映。那个在课堂上总是很认真的女生,那个总喜欢在图馆里穿梭的女生,那个在午后阳光里趴在书堆里睡着的女生,那个坐在秋中湖畔静静仰望天空的女生,那个在深夜
里躲在被窝了看书,然后哭得泪流满面的女生,那个,那个……那个早已被人遗忘的女生。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女生,不再幼稚的追逐着别人的步伐,她开始学着自己走路,走自己的路。只是,她还是喜欢穿越在浩瀚的书海里,还是会在一些感人的情节里悲泣……

生命的纷扰,生活的际遇,这些曾经以为可以掌握的东西,在时代前进的洪流里,都失了控。不再固执的说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开始学会淡然的面对很多事情。顺其自然,或许是给自己最好的安慰。不想去争执,也不想要强求,只想安静的过自己是生活。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只要不越过极限,都是可以被原凉的。

在这个不明季节的时间断里,我开始整夜整夜的失眠。在天光微亮时迷迷糊糊的做着梦,梦里的那些人,模糊却又清晰,陌生却又熟悉。醒来时,疲惫不堪,仿佛经历了一场漫长的徒步旅行。而内心的酸楚更加让人无法言喻。睁着双眼,对着雪白的天花板,转动眼珠,扫视了一下空荡荡的屋子,心也随着空落了。心里有个声音,不断在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让自己变成这样,为什么选择这样的生活,为什么作出那样的决定。真的不难过吗?真的毫不在意吗?……那么多的间号盘旋在心脏的细胞里,撞击着仿佛要冲破血管,却又不得不隐忍,于是只能隐隐作痛。

什么样的感情才算真爱呢?再坚韧的感情都经不起时间与空间的拉扯吧。要有多坚强,才能走到最后呢?那么多曾经彼此相爱海誓山盟的人,到最后又剩几个不是各自散天涯的。这是个连上帝也无法回答的间题,何况是人类。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年月里,有多少人能坚持爱的真谛,为爱而爱?这也不是个人所能掌控的事情,时代赋予的标榜仪乎就是如此,不是个人所能够抗衡的。

阳光欢快的在尘埃上舞动着,那样的肆无忌惮,因为这个世界与它无关。悲伤也好,快乐也罢,于之都没有丝毫的影响。T恤,午仔短裙,黑丝袜,靴子,那个女子开始在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游荡,寻找各式各样的丝巾。希望那块小小的纱布,可以掩盖住她的哀伤。脖颈上的那个痕迹,在夏天愈加显眼。虽然被人间起时,她已经可以自然的开玩笑的给予回答,但是,她还是不希望被人提起,因为那是属于自己的伤口。

时间真的可以让一个人成长,我已经不会在喝酒的时候哭泣,不会在唱歌的时候哽咽,不会在别人表白的时候恐.谎,不会
在与人交谈的时候胆怯……,只是不知道这是本质里的改变,还是只是为了适应这个社会,连我自己都开始迷惑了。可以肯定的是,在深夜里,你们看到的我,是真的我口夜幕已经遣卷了这个城市,街灯下除了偶尔穿过的车辆,还有那个孤单的身影。眼前的那条路,长的看不到尽头,未来什么样,谁能知道呢?

嘘,安静了,让不安的灵魂得以停歇。后记:世界很大,物质很多,属于我的只有这么一点。不管你在不在乎,关不关心,我一直在这里,以自己的姿态活着。

本文地址:http://www.aidwz.com/wenzhang/88.html
500*200
  
    相关热门文章阅读